《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19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都不怕,他怕什么?他怕他的母亲伤心,如果孙文进了监狱,判了刑,或者被枪毙了。又或者被砍死了,砍伤了,残废了。他的母亲会怎么样?立刻疯掉,孙文是他母亲唯一的精神和生活支柱,孙文自己说过:“我妈,宁可去捡破烂养我,她都不会让我冒一点风险去赚钱。”
  孙文考虑的很有根据,混黑道,从八零年算起至今,嚣张跋扈者不计其数,手段凶残者更多,可是折进去多少人?死刑的,无期徒刑的,终身监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大刑十几二十年的。死了的,残了的,多不胜数,这就是一条用生命在赚钱的道,孙文就算有这个雄心,考虑到后果,他也不敢。
  可是发生的这个事件,让孙文彻底的改变了主意。时间是盛洪约战之后的第五天,也就是距离化工厂之战的前两天,这一天的下午,孙文约好的时间是当天晚上六点准时到达,当时有到了的兄弟,还有正往这来的。地点当然是孙文的麻将馆了。

  麻将馆的外屋仍然有很多人在赌钱,那时候B区的麻将馆,都是鲨鱼在控制,去玩的,鲨鱼说抽多少钱,你就得给多少钱。有些人心里不服,又不敢说,孙文的麻将馆开了,价格公平合理,所以来的人也多。鲨鱼当然看不上孙文的这点收入,可是鲨鱼生气的是,你敢在我的饭碗里抢饭吃。
  可是鲨鱼是个比大龙还人精的人精。他没有来找孙文的麻烦,他让盛家兄弟放心大胆的和孙文打,不行的时候还有我呢。鲨鱼的这句话,给盛家兄弟打了很强的动力针。所以盛家兄弟大张旗鼓的约战化工厂。
  这时候能看出来鲨鱼的筹码还没押下去,不论谁打赢了,他都等于没有损失,如果盛家兄弟败得太惨,盛老板出面找鲨鱼摆平,鲨鱼出手摆平孙文和铁军,当然两面得利。如果盛家兄弟赢了,鲨鱼等于一点力不用出,铲除了这个敢在他碗里抢饭吃的小子。
  可是孙文的这五天干的事,让盛家兄弟真真的摸不着头脑,他想出了一个主意。盛洪找来了徐师傅,用了鲨鱼用在盛家兄弟身上的办法。“他打你不能白打,打我也不能白打,收拾他们是一定的,你带着你的朋友,去看看,他们麻将馆天天怎么回事。实在不行就干他们。”

  徐师傅也不傻,他知道盛洪是拿自己当问路石,可是徐师傅也很想报仇,他就带了他的兄弟,还有二愣子一共七个人,去了孙文的麻将馆。他的兄弟中,有王权,还有一个叫石头的人。这个石头一脸凶相,鼻子有个豁口的伤疤,身上还有纹身,要带上别着一把刀。就是这把刀,改变了孙文的处世之道。
  这个石头后来笔者有幸见过本人。大概是十一二年之后,笔者那时候在上中学。他总是骑着一台本田400的公路赛,每天在学校转悠。三十来岁的他,还在以社会混子的身份,去学校找小姑娘玩。那时候孙文和铁军等人早就看不到人影了,他们出入高档场所,座驾数百万的豪车。这就是当年还一起打过架,经过十余年沧桑之后的差距。
  从上楼梯的脚步声,孙文就听出来了,这伙人不是来耍钱的,是来找茬的。孙文在收拾这个屋子的时候,捡到过两根暖气管子,那时候的暖气,都是生铁管子,没有吕朔制品。这两根管子,此刻让孙文放在了里屋门的门口,以备不时之需。
  徐师傅这伙人是喝了酒之后来的,一推开门,就舞马长枪的涌了进来。进来第一个说话的人,就是石头:“铁军呢?谁?给我过来。”这人说话鼻音很重,孙文说有可能是鼻子受过伤的原因。
  “,喊你妈了逼。”铁军最反感对他大声说话的人,可能他这一辈子,就他爸和孙文敢对他大声吼。二愣子喝的五迷三道,一眼就看见锅子在这了,还没等铁军走出来,就过去一把掀了锅子他们打牌的桌子,骂了一句:“,还有心情在这打麻将呢?出来、来。”二愣子放在以前,可能不敢跟锅子这么说话,可是今天不一样了,盛洪交代过,锅子他们也得挨收拾。
  铁军这时候正往这走,二愣子的举动显然气坏了他,铁军走过去一拳砸在二愣子的脸上,二愣子原本体质就不行,这时候喝的脚发软,被铁军一拳直接砸趴下了。石头冲上来就要揪铁军。
  铁军用手一扒拉,就把石头伸过来的手扒拉一边去了。“,干啥?”铁军骂了一声。这时候麻将馆耍钱的顾客,都停下了,转过头过来看热闹,可是还有原本坐着,这时候站起来并且走过来的人。

  魏朋坤、钱老二、穆六子和吴二奎,还有超人和锅子小伟黄毛子四个人。徐师傅一看有点懵了,这十个人,除了孙文和黄毛子体格不咋地之外,剩下的一个个都挺凶。
  他们这面,只有徐师傅和王权石头三个人还算说得过去,二愣子已经躺下了。剩下那几个,更白扯。打起来非输不可,徐师傅懵了,还有一个人没没懵,石头。石头一仰脖:“,吓唬我呢?来来来,动我试试。”
  后来铁军讲到这个事,他说他都想乐,明显是你们过来找茬,还激将法,等我主动上去揍你,这是什么套路?现今可能这样的人多得是,明明他想找人家麻烦,还说话挤兑人,等人家动手打他,完了好放赖,讹钱。可是在九零年,不算多见。
  日期:2016-08-29 17:47:59
  铁军可从来不惯着人,石头满以为,自己一身纹身,脸上还有刀疤,能唬住这伙人。可是他错了,孙文和铁军团伙,从来就没被人唬住过。铁军一个耳雷子就削他脸上了。为什么叫耳雷子不叫耳光?
  打耳光等于抽嘴巴,是打在腮帮子处的。而且多数使用手掌的一半加上手指打在对方的脸蛋子上,会留下明显的痕迹,这是耳光。耳雷子的区别,是用手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对方的耳朵上,要避开手指的缝隙处,手掌用力甩过去会有风,打在耳朵上,是名副其实的如雷贯耳,被这股气流撞击在耳膜上,不晕也懵了。因为打在对方的耳朵上,对方的耳朵会“嗡”的一声,就像被雷声震到,所以叫做耳雷子,不叫耳光,而且表面看出不出什么痕迹。看官们可以找身边有打人经验的问问,是不是这么个情况。

  石头显然被打懵了,两伙人还没聊,直接就动手了,而且都是铁军一人出手,孙文连拦着都没拦着。石头一个趔趄,脸差点没磕在旁边的桌子上。
  “我。”石头拿出了这次前来最大的王牌级依仗。从腰带上拽出来他别着的一把刀,卡簧,弹出来大概有四寸长的刀刃。石头一伸手,明晃晃的卡簧就指着铁军的脸。孙文突然间神经一阵跳动,他想到了如果被这把刀,刺进身体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不死也一定很疼。这是孙文的结论,他万万没想到,一点摩擦,竟然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矛盾越来越深,而且规模也越来越大。化工厂之战还没开始,甚至动员总结大会都没开始,一个开胃小菜,就动用了卡簧这个级别的武器。那化工厂之战等着自己和兄弟们的会是什么?照着徐师傅和石头,对比盛家兄弟的实力程度来说,盛家兄弟拿出枪,孙文也不奇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