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13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操,敲啥?”铁军吼了一声,盛洪没有孙文大,却比铁军大。他可能认为,自己的爸爸比铁军的爸爸有钱,铁军没自己大,就该服从自己。一听铁军骂人,仰头说:“铁军,下来唠唠。”铁军没迟疑,一个人就下去了。
  “你带着一大帮人堵我门口,干啥啊?让不让我做生意了?”铁军一面下楼一面问。“我就问你,超人怎么回事?跟你们才认识几天,就他妈的让人打成这样子。”盛洪找到兴师问罪的借口了。
  “我他妈的哪儿知道,超人现在还没醒呢,等他醒了你问他去。”铁军没给他好脸。盛洪还挺愿意讲理:“穆六子是不你兄弟?这小逼崽子看我哪天不削死他,整个破逼娘们,人家找上门来,让超人替他挨揍?”
  盛洪这么一说,铁军脸上挂不住了,问:“你他妈放什么屁?”盛洪点头:“铁军你他妈的现在长大了,跟我说话都带妈儿、妈儿、的了。整个破逼麻将馆,以为自己是老板了是不是?”

  铁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你就说你想咋地吧,没事别再这逼逼,少他妈的耽误我做生意。”盛洪一脸的倔相:“你行啊铁军,他们给我记住了。告诉你的把兄弟,这他妈的是B区,不是你们的地儿,在这里给我少他妈的嚣张。”
  铁军就撂下一句话:“B区就是我的地儿。你不服,找他们干干试试,我不给你传这个话,有能耐你干他们去,没事别领着一群傻逼上我这来嘚瑟。”说完,铁军转身上楼了。
  整个事件中,超人的受伤,好像是导火索。其时不然,盛洪在B区,本来是风头最盛的一个年轻团伙的老大,还有强大的家世背景,并且有鲨鱼这样的道上大哥支持。可是铁军带回来这一群把兄弟,立刻撼动了盛洪的地位,他有了威胁感。两个原因,第一个他怕铁军抢他的风头,第二他想打散铁军这些把兄弟,把他们赶出B区立威。
  因为原本在B区,没什么人跟他抢这个风头,B区除了真正的道上大哥鲨鱼之外,就算还有一些在道上戳得住的社会人,也没人跟这个“富二代”争雄,所以他想打架,也没人跟他打。那时候虽然没有富二代这个词。可是盛洪的确是个富二代,据估计盛老板在九零年初,资产就已经数百万的身家了。
  铁军回去把这话说给孙文听,孙文乐了:“铁军,如果咱们就很嚣张的话,他能怎么样呢?”“找人跟咱们干呗。”“那就干呗,谁怕谁啊?”孙文不是怕事的人,他虽然没想过自己能走上这条不归路,但是也不是一个挨打不还手的人,反而是一个明知挨打,便会先下手为强的人。
  整个B区就这么几个社会上的人吗?这毕竟是一个地级市的行政划分的区域啊。当然不是了,在后来的事情发展中,逐渐的靠着人脉关系,扯出来的人更多,加入这场纷争的人也就更多,孙文和铁军团伙的名气窜起的也就越快,这些垫脚石,就一一浮出水面了。
  日期:2016-08-29 15:30:19
  第五节 牵着鼻子走
  孙文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没事给兄弟们开会。据说他们因为兄弟之间的事情而开会的例子多不胜数,有为了解决矛盾,有为了钱,也有为了决定什么事情,还有为了处理什么事情。次数虽然多,兄弟们也不知道烦不烦,可是也因此证明了一件事,孙文不是独断专行的人,反而是一个很民主的人。
  这一次把大家召集来,孙文的主要问题就是说明了打了这场架的优劣之处,以及超人到底因为什么挨打,还有这小生意是做还是不做了,跟盛洪的事情怎么解决。
  孙文首先说:“打了二愣子和徐师傅,这没有错,为什么呢?别让这些傻逼以为咱们好欺负,今天你来装个逼,明天他来装个逼,这买卖还干不干了?超人挨揍,六子你的原因,你没事找妹子,能不能看清楚了在找,你知道打超人这伙人是谁吗?如果那天堵着的是你,现在你可能比超人伤的都严重。”

  穆六子没敢说话,开会,虽然是一个人人反感的事情,不过开会解决事情的有效程度绝对可观。而且开会时候的严肃性,也很让人不由自主的起敬。孙文很讲究,大桌上蒙着一块布,上面放了十个杯子,泡着茶,边喝边聊。
  管棠问:“当初花钱的时候,你不让我们摊,是不是就怕发生这样的事?”孙文叹了口气:“麻将馆嘛,来的都是赌徒,敢天天耍钱的,有几个稳当的主儿?咱们都没做过生意,我不想一把投资个大的,然后大家都血本无归。本来我准备在这扎住脚了,清明七月十五的时候大家摊钱,在楼下卖点烧纸冥币,冬天卖点冻货,过年的时候卖一些冻货鞭炮什么的,慢慢扩张。”
  铁军却一门心思不在做生意上,问:“老盛家可都不是吃素的,盛洪他妈的明显想打几场硬仗出名。咱们是首选啊。鲨鱼是他家的人,大龙他不敢动,他妈的咱们人多力量大,打跑了咱们,比打谁都有赚头。”
  景峰第一个反应:“操,他家牛逼啥?打呗,谁怕他我可不怕。”孙文后期评价,景峰这个人是一个脑袋别再裤腰带上活着的人。他可是真的谁都不怕,他唯一服的人,就是真心对他的人。
  会上没发言的,穆六子黄贵人魏朋坤三人。铁军强调了盛家的势力不弱,可是不能服软,必须跟他们干。景峰强调再有钱也怕死,我就不怕死,我看谁能弄过我。吴二奎也是个不服输得主,强调说:“既然开会,就强调一下打输了怎么办,打赢了怎么摆平事情。”
  管棠钱老二以及段磊三个人基本思想统一,听大家的。段磊多说了一句话:“谁打架都是为了出名,咱们兄弟这么多,怕他们吗?再说了,老盛家有钱,能砸死咱们吗?”
  孙文听完所有人的意见之后,说了一句话:“现在有两个不利之处,有一个有利之处。第一个不利,就是人家的买卖太大,咱们动不起。咱们的买卖太小,人家说动几个人就能来闹一顿。总不能每天十几个人在这等着他吧?第二就是他们所有人都住在B区。咱们却分散的太厉害。”
  铁军问:“有利的呢?”孙文说:“咱们人多,他们一个盛洪为主心骨,咱们的主心骨,至少七八个,甚至十个都是。盛洪一个人能找来三十人,咱们一个人出去找三个,人就比他多。如果也能一个找回来三十个,尿尿都能淹死他。”孙文是一个两极分化很严重的人,他文艺的时候像个艺术家,粗俗的时候,就是个土流氓。众人连连点头。
  孙文问铁军:“你估计他们,什么时候能来找茬?”铁军摇头说:“说不准。但是肯定会来。”孙文喝了口茶水说:“既然非打不可,就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要牵着他的鼻子走,这样,你们回去开始张罗人,每个人,至少给我找回来五个朋友来帮忙,同学也行,邻居也行,不需要敢动手打人,打起来别跑就行。”
  团伙的骨干力量,就是这么集结起来的,让兄弟们去召集人,孙文干什么呢?孙文去牵着盛洪的鼻子。事态的发展,掌握在当事人手里,孙文那个时候虽然不懂这个道理,却能很好的运用,他知道,不能让事态的发展掌握在盛洪的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