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10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文记得清楚,当时的抽水抽的很少,麻将打一圈,你打多大的,我就抽多少。你麻将打一块钱的,我一圈就抽一块钱。打五块的,就抽五块钱,不过S市打麻将的翻倍数量特别大,从一个子儿,可以翻到一百二十八倍,所以打五块的很少见。扑克基本就是一副纸牌,商店卖一块五,孙文这就是五块钱,旧了你就换新的,仍然是五块钱。不换也行,不限时随便玩。
  推牌九这种人多的玩法,抽的多一些,一把输赢总数超过三十,孙文抽一块,一把超过五十,收两块,一把超过一百,收五块。因为开麻将馆,还有一个麻烦事,被丨警丨察抓了,没收的钱款,你必须给要回来,抓的人也必须弄出来,如果要不回来,为了拉住回头客,你只能自己掏腰包赔给人家了。所以推牌九这种局子,人多钱多,没收了风险也大,所以相对比抽的多一些。
  日期:2016-08-29 14:41:32
  开业一个月,孙文不但回本,而且赚了很多。事情发生的时间,大概是九零年四月初。某一天,孙文的牌九桌子上频出大牌,孙文抽了一夜的水,手里的现金已经六七百了。他回头看了看铁军那边的局子,铁军管理着拖拉机的桌子,铁军手里也有好几张一百的了,孙文打定主意:如果今天我俩抽的钱超过一千,就带这两桌子人去吃个饭。那时候熬一夜,赚个一两千都是比较多的了,这够好多人群一个月的工资,安排两桌子酒菜,也就百八十块钱。

  而当时总来这个麻将馆的人,除了段磊要在家帮着打理台球室的生意,景松每天都长在他家之外,基本每个人都不定时间的来。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在这的有孙文、铁军、魏朋坤、穆六子、钱老二。

  散局子之后,有赌就有输赢,有赢钱的就有输钱的。赢钱的高兴,话多了很正常,输钱的憋气,说话也自然带着火药味。孙文没让大家走,去了下面的饭店,点了双份的菜,每份十个菜,准备了好多啤酒,他可没敢准备白酒。
  然后在麻将馆摆了两桌,请客吃饭。到这时候就要交待两桌都是什么人了。玩牌九的这一桌,是一群以出力打工,各处干零工的年轻人,这伙年轻人,没有背景,没有钱,打工赚了钱,却只知道喝酒赌博。
  第二伙人,孙文也搞不清楚来路,也是年轻人,他们除了每个星期有那么几天不出现之外,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赌钱,互相赌的很大,而且脾气都不怎么好,很容易就吵吵起来,不过每次都虎头蛇尾,从来没见他们动手打过架,自己人也没打过,更没打过别人。
  这里有几个人必须要介绍一下,也许这些人是孙文第一次接触的混子。这些人,也有几个成为了孙文铁军团伙的骨干力量,也有几个人成为了孙文和铁军成功之路的垫脚石。
  第一个要介绍的,是小黄毛,小黄毛不是染发的黄毛,而是天生的头发质量不好,干枯发黄,所以有了小黄毛的外号。他是那群什么都不干的那伙人之一。第二个是锅子,锅子真实姓名笔者不知道,不过他黑如锅底,庞大腰圆,锅子的称呼也是这么来的。还有一个外号叫做“超人”的小瘦子。超人的外号来源于他的扑克技术,这小子打牌很稳,往往决定性的大牌总是留在决胜时刻才出,不会因为斗气而乱出牌,由于时机掌握的准,关键时刻了解他的人都会希望他手里能出现这样的牌,就会调侃他说:“喊超人。”而且多数他都不会让同伙失望,超人外号由此而来。

  这群什么都不干的,和主要发生事情的相关人物都介绍了。还有一群打零工的人,这些人笔者认为有些奇葩,既然出力赚钱,为什么还要喝酒赌博?既然不想安安稳稳赚钱,为什么不研究点道上的事儿做?在社会上赚点“飘钱儿”,既然不做这犯法的的事,为什么愣是装道上人?
  这群人为首的叫做徐师傅,因为他是这伙人的带头者,能找到打零工的地方,而且经验颇多,什么都懂一些,什么活儿都会干一些,所以叫做徐师傅。他的手下,有一个跟着他一起赚钱的二愣子,就暂时称呼为二愣子吧,因为这个人喝完酒,不但二,而且楞。这场架以及后面的更多事件,就是因为他的酒品引发的。
  最有意思的事,就是这两伙人还有一个共同点,虽然不是一路人,却为一个老板服务。这个老板,就是两位B区最大的煤炭资源老板之一的盛老板,盛老板有三个儿子,二儿子在社会上比较有名气,是B区闹腾的最凶的一个,他为老爸做事,带着的就是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其中以黄毛、锅子、超人这伙人为主,当然他的手下还有不耍钱的人,孙文没见过。
  而徐师傅带着的兄弟,基本每天都在B区的各个工厂、矿井、站台、煤场找零工干,这些买卖,B区至少有百分之三十是盛家的,所以他们和盛老板,也算是有点关系。不过徐师傅看不上黄毛和锅子他们,他认为他是靠自己的力气吃饭,因为这个原因,他连孙文都看不上。当然,锅子和黄毛也看不上他。
  孙文让铁军和钱老二俩人去陪着黄毛锅子他们喝酒,孙文和穆六子陪徐师傅喝酒。
  菜过五味,酒自然就要过三巡的,酒如果过了三巡,就自然有人醉,醉的人酒品如果好还可以,如果不好,就会有麻烦。二愣子估计来赌博之前,就已经喝了一顿了,否则不能喝了啤酒耍白酒疯。

  “我瞧不起你,孙文我跟你说实话,我出力,我赚的是我自己的力气钱,我想怎么花我就怎么花,我想怎么赌,我就怎么赌。你们不行,别看铁军管你叫大哥,我最看不上不靠自己吃饭的人。”徐师傅可能有点喝多了,孙文没有跟他理论,孙文有两点做的比较好,第一不和女人理论,第二不和酒鬼理论,其余的人,至今在理论上孙文没遇到过对手。
  “所以你一辈子,只能靠出大力、当苦力吃饭。”这句话孙文可没有说出来,孙文点头答应,其不以为意的表情和神态,跃然于脸上。那个时候,孙文很年轻,还不会给自己的脸上带上面具。
  二愣子看孙文不甩徐师傅,有些不乐意。也许他也有中国人特有的毛病,就是我来你家消费,我就是顾客,我就可以装逼。可是一定要分清楚地方,有些地方,不是你去消费就可以装逼的。
  “哥,我二愣子也不会说话,天天来你家玩,你招待的不错,又吃又喝的,喝一个,给兄弟个面子。”二愣子就是有意找茬,认识孙文的人都知道他滴酒不沾。孙文拿起面前的茶杯说:“呵呵,我不会喝酒,以茶代酒,陪你们聊会儿天。”说完,孙文喝了一口茶,然后没理会二愣子,把茶杯就放回桌子上了。

  二愣子斜楞着眼睛,看着孙文,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不喝酒也就算了,还不跟我撞杯?不等我喝,你就把杯放下。你这是瞧不起我?孙文事后评价此事,曾经过说:“这种装逼的人,多不胜数,对于酒文化了解的连皮毛都算不上,就敢在酒桌上乱讲规矩,好像他懂得很多一样,尊重人不是在酒桌上就能看得出来的,这样乱装逼的人,铁军不削他,他也早晚挨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