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8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九零年初,能做生意的,家里都有点底儿,也很少有这么年轻就想到投资做生意的,而且这个二楼面积不小,这人这么认为,也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他说话不好听,可是他一个落魄老混子,又喝了点酒,午觉睡的正香,被几个人从睡梦中叫醒,想说几句好听的可就难了。
  这个人叫做毛锁子,是铁军父亲的那个年代,最不成功的老混子之一,一来二去,没混到名,没混到利,混的连个家都没有,可是这人真的是在“道儿”上走过。并不像现在,一些小混子不知所以,到哪儿都一出社会人的架势,满嘴的社会磕,当自己是黑道中人,不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吴二奎脾气再好,也挂不住了,骂了一句:“操,酒鬼。”说完吴二奎准备走了,铁军这人有个好处,就是他极重把兄弟之间的长幼次序,很少看到他顶撞比自己排行大的哥哥,而且在外,除非他的必须场面,否则有哥哥在,他从来不主动说话,更不会抢风头。
  所以吴二奎在说话,他就一直没动静。穆六子就不用提了,正事时候根本啥也不是。所以吴二奎准备下楼的时候,铁军和穆六子也就准备下楼了。可是吴二奎骂了一句不知道算不算骂人的话,毛锁子可真是不乐意了。
  “的小逼崽子,跟谁操、操的呢?”说着毛锁子就骂骂咧咧五马长枪的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吴二奎已经转身下了楼梯,毛锁子没管铁军和穆六子,对着吴二奎后腰一脚就踹了过去。
  日期:2016-08-29 13:36:42
  这个二层楼,笔者没见过,可是听很多人提起过,笔者第一次去B区,准备感受一下这个S市黑社会发祥地的时候,它已经被拆了。可是根据当事人回忆,这个楼梯起码有三米高,而且没有缓台,直上直下的那种,通体铁质。

  吴二奎被一脚踹中后腰,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按说吴二奎战斗力虽然不算是团伙中比较能打的,就算和普通人比也不算是很强,可是他也不至于让一个老醉鬼一脚踹下去。可是在那种情形下,下楼梯的时候是一只脚高一只脚低,本来自身平衡就不好,再说他也没想到老酒鬼上来就动手。
  铁军一看火了,“。”铁军怒骂了一声,接着冲过去一拳打在老酒鬼的脸上,“呼嗵”一声巨响,老酒鬼毛锁子被铁军一拳打进了屋,撞得门都忽闪忽闪的乱响。穆六子后来说,从来没见过一拳能把人打这么狠,铁军的体格一直很好。
  吴二奎连滚带摔的下了楼梯,穆六子知道铁军一个人打三个这样的老酒鬼都不在话下,根本没去帮忙,他下楼去看吴二奎。吴二奎身上没有大伤,鼻子磕出了血,可是后腰一直疼。
  铁军看毛锁子没起来,躺在屋里哼哼唧唧,铁军也懒得和一个老酒鬼纠缠,他就准备下楼去看看吴二奎的伤怎么样了。可是铁军下了一半的楼梯,听见老酒鬼在屋里破口大骂。

  “,小逼崽子敢打我,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在B区,铁老大看到我都乖乖跟我打招呼,你们几个小逼崽子还穿开裆裤的时候,铁老大那时候还管我叫声毛哥呢!你妈了逼的……”他的后半句没骂出来,因为被铁军骑着一顿拳头,打成了哀嚎。
  后来孙文询问过铁军,之所以发怒,不是因为吴二奎的腰伤,当时铁军没下楼梯,还不知道吴二奎伤的多重,是因为毛锁子诋毁了铁军心目中,爸爸的光辉形象。同时也刺痛了铁军心里对父亲的伤。
  铁老大在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末期,在S市是响当当的人物,首屈一指的黑道大哥。可是因为后来的一次严打,把他们团伙的两个顶梁柱全部打倒,其一就是肖霸王被打成了S市涉黑团伙头子,他承担了大部分的罪名,被打成了终身监禁。
  其二就是铁老大,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后来铁老大出狱,终于大彻大悟,金盆洗手,退出黑道,在家颐养天年。可是这样不是很好嘛?有什么伤呢?就是因为铁老大的名气在黑道太大,也因此退出,导致成为了大部分人口中的讽刺对象,以及反面教材。
  七十年代初到九零年,只要混过黑道,只有三个结果,第一就是成为大老板,这是最好的。铁军父亲的把兄弟中,有一个就成功了,后来在九十年代中期,成为了本市的公认首富,也是铁军和孙文团伙后来的鼎力支柱,并且他的本市首富位置,一直持续到煤炭的黄金十年。

  第二个结果,就是被欺负,被打,被打到从黑道退出,结局就是一无所有,毛锁子就是一个例子。被铁军的父亲打到退出黑道。以至于现如今每日烂醉如泥,连个家都没有的落魄分子。
  第三个结果就是铁军的父亲以及肖霸王的结果,被法律制裁。所以这后两个结果,不论哪一个,都不是好的。铁军的父亲因为有个好兄弟,没有过那种下半生在监狱暗无天日的生活,可是却成为了大多数人口中的反面教材。铁军听到毛锁子用铁军的父亲来提升自己的威慑力,听在他的耳中,就如同讽刺,一刀扎在了铁军引以为豪的伤口上。
  所以,铁军痛殴了毛锁子,一顿拳头,打的毛锁子一脸的血,痛骂变成了哀嚎,直至没有声音。吴二奎在下面听到,连忙让穆六子去拉住铁军。穆六子拉开了铁军,看到铁军双手的血和毛锁子一脸的血,对铁军说:“快走吧。”
  三个人选择了直接去找孙文,孙文在团伙中,至少在铁军、魏朋坤、吴二奎和景峰的心里,一直是一个顶梁柱的存在,他们有什么问题,都会找孙文商量。这个形势坚持了很多年。

  孙文静静的听完了讲述,第一句话就问:“二奎子,腰怎么样?”“操,别提了,现在还疼呢,坐车给我颠的,比他这一脚踹的还疼呢。”孙文点点头:“行,你在我家炕头烙烙。不行去医院看看。”孙文的家是平房,九零年,本市经济不错,已经很多人住上了楼,可是像孙文家这样的贫困户,仍然占据百分之八十。直至后来国家领导人大改棚户区建设,才让绝大部分老百姓住上了楼。
  孙文找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也不知道,兴许如果在D区找到了,他们也就走不上黑社会这条不归路了。孙文带着黄贵清,两个人去了B区,找毛锁子算账。
  按道理讲,人家伤得重,孙文怎么去跟人家讲道理?看官们要知道一点,孙文是一个无理抢三分,有三分理抢天下的人。他至今说话还如大部分东北没有文化的人一样,平卷舌都分不清,傻会读成洒,超会读成操,是会读成四。可是他的口才辩驳能力之强,在他黑道生涯遇到的所有人之中,无人能出其右。这个能力,在以后的多次“黑道事件”中,给孙文谋取了不可估量的好处。
  孙文选择在第二天的下午去找毛锁子,因为对方一脸的血,如果当时去找,无论如何也竞争不出来道理。等你的血洗干净了,咱们在理论。这样就好处理多了,那三分道理,孙文也能抢得来。
  敲门,毛锁子开门,这一次毛锁子没有睡觉,可是仍然在喝酒。不过不同的是不是自己喝,而是和两个哥们在喝。开门的第一句,孙文准备的话就咽回了肚里,因为毛锁子眼眶子发青,脸颊红肿,一侧的脸都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