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7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之后大家又聊了很多,孙文一一观察,大致摸出了分别这几年他们的性格,管棠为人最为深沉,有什么想法不说,藏在肚子里。偶尔冒出来一句,往往都是语出惊人。钱老二喝多了酒,语无伦次之极,想法也是让孙文很头疼,说的话根本不着边际。钱老二这个喝酒之后的性格,曾经给这个团伙带来了极大的伤害,险些把这个团伙摧毁。
  魏朋坤是个不论到什么时候都不多说一句的人,他也从来不发表意见。吴二奎意见颇多,而且语言圆滑,虽然喝多了,可是仍然说话不得罪人,孙文看在眼里,暗暗点头。
  穆六子高谈阔论,用孙文的话说:“他好像什么都明白。”可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到重点,看后期大家的作为,他也是一个没有分量的人。黄清贵不怎么爱说话,不过每每谈到比较敏感的问题,他都要强调一句:“兄弟为重,不管赚不赚钱,大家都好好的。”可是提到正事,他却不理不睬。
  铁军和景松极力赞成大家团结一致,两个人兴高采烈,甚至谈到兄弟同生共死之类的话题。段磊却偶尔装逼,说一两句名词,孙文说他:“想装逼,爱用名词,还总是运用不当。”这十个人,各有缺点,也都有相对应的优势,让孙文对他们心里都有个谱,以后的过程中,加以挖掘利用,促进团伙的强大,期间这翻了解,功不可没。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饭店关门,孙文的记忆力惊人,他仍然清楚的记得,这一顿饭喝了十二瓶白酒,据说消费了五十八块钱,还是他们九个人凑出来的。孙文花钱之大方,笔者曾经亲眼所见,可是这一顿饭,孙文却没有争着买单。
  孙文从外面回来,已经是八九年的冬至之后,距离年关已经不远,孙文也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所以这个冬天,一直到九零年的开春这段时间,这十个人是尽情的玩,玩嗨了。
  嗨到什么程度呢,举例说明,他们每个人都不怎么回家,年关将至,除了谁家院子里的雪太多需要清理之外,基本都在外面瞎混。而这个时候人人都忙着用这两个月的工资办年货,饭店的生意基本不好,所以他们就成了饭店的常客,当然,是一人凑个几块钱十几块钱,就能下一顿饭店了。
  如果没钱,他们就挨家蹭,饭菜家里有的是,东北的冬天,家家都有酸菜粉条,过冬的大葱,以及蒜茄子。酸菜和粉条一顿,大葱蘸着酱,蒜茄子,这都是下酒菜。买酒钱就好凑了,六七毛钱一斤的散白,随便喝。
  当时孙文手里有钱,不过他能任由这帮人嘚瑟,却不能拿出钱来让大家挥霍,平时他的老大做的也到位,例如打打台球什么的,他还是会掏钱请客。

  在他们嘚瑟,瞎玩的过程中,孙文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个时候本市没有浴池经营方式待客房的,小旅店也是不多见。可是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去哪儿玩?孙文想起了一个古老而持久的赚钱方法。或许是他在外地见到过的,麻将馆。
  九十年代初期,尤其是九零年,S市的整体经济很不错,不论是煤炭还是木柴,或者其他如采石场等资源,经营的都很好,工人也很富足。可是在东北这个百分之八十的人会耍钱喝酒的地方,想耍钱去哪里?
  每个人都不想把这一大群耍钱鬼带到自己家里去耍钱,所以孙文有了一个念头,开麻将馆。投资小,利润稳定,只要好好经营,陪不了钱。就算不赚钱,这些人暂时也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在放长远打算。
  日期:2016-08-29 13:28:01

  第二节 选址风波
  九零年过完年,刚刚开春,孙文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每个人都欣然同意。这个事件上没有分歧,第一是因为,在这个团伙里,没有人比孙文更具慧眼,也没有人比孙文更有主意,所以孙文的主意,一般情况下,服从比例都很高。
  孙文对大家说:“管棠跟小钱子两个人,去K区好好看看,铁军和吴二奎,小六子你们三个去B区好好找找。清贵和我在我家这片看看。E市距离大家都比较远,不能选在那儿。况且吴二奎也多数不回去住。市中心的消费比例太高,咱们接受不了,所以这两个地方不用看。”
  孙文做事周详,考虑到位。他心里已经有了地点的大致方向,没有去查看的地方,他也把原因说明。因为兄弟们一起做生意,都想开在自己的家门口,所以孙文做出了没有去市里和E市的合理解释。
  风波一事,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生。发生事情的,是铁军和吴二奎小六子去的B区,也就是铁军土生土长的地方,这也是孙文和铁军的黑道之路的发祥地,也可以说是S市黑社会的发祥地。
  在此暂且描述一下B区的大致地形,中心片儿有一条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东西两侧延伸,东侧延伸至K区,西侧延伸至S市下属县级市大S市,这两个上下级关系的城市分化如此奇怪,后期会有描述。北侧延伸至中心区,南侧基本都是住户,再往南,就上了山,也都是煤矿的开采点。B区的煤矿开采点未必是全市最大,却是全市最多,煤头井、小煤窑等不计其数。
  中心片儿,也就是俗称的“街里”这个商业集中地段,是铁军的第一站。三个人在大街上溜达,从中心大街的十字路口,往东一百米左右的地方,铁军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引导孙文团伙走上黑道的重要地点,所以详细描述。根据后来得知,这是一个政府的废弃办公楼,而且是独立式的,两侧都不连着楼房,下面一层分成十几个小门市,出租。有台球室、游戏厅、副食品商店、小型超市、果蔬店、饭店和理发店等等。
  这个二层楼整个就闲着了,暂时只有一个人在这里打更。楼后是一块极大的空地,据说是当年的B区政府办公人员的停车场,后来B区国企煤矿出了事故停产,资源也有问题,特大型国企开采取消,导致整个行政区经济下滑,所以也废弃了。也因此成就了一些私企老板,国企不屑要的资源,承包给个人,个人来投资建矿开采,可就发了。
  铁军认识这里的一家粮油店的老板,问清楚了情况之后,铁军和吴二奎穆六子,直接从楼侧的梯子上了二楼。敲开门之后,里面一个醉醺醺的满嘴酒气,似乎刚刚睡醒,开门就问:“干啥?”
  吴二奎知道铁军性如烈火,三两句合不来就张口骂人,连忙抢着打招呼:“大哥,请问一下,这个二楼,出租吗?”接着吴二奎向着里面望了望,见到里面通长,大概有二十米左右长、五米左右宽的空间,到头之后,里面似乎还有一个屋子,中间有门,被打成了隔断,对着大门这一侧空间特大,除了承重梁之外,几乎是空的,一说话都带回音。
  “不卖,你们啥时候看到政府卖过房子?”仍然是满嘴的酒气,而且他听差了,以为这几个年轻小毛头是要来买房子的。的确,在九八年那次特大经济危机之前,S市的政府,房子就算扔哪儿闲着,雇人看房子打更,也不会卖的。
  吴二奎还是好声气儿的说:“我们是来租房子的。”“租?你们几个小屁孩没地方打趣儿了?跑这来跟我逗皮子。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