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6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人知道孙文这两年在外地干什么,他也不说,连铁军都不知道。已知孙文去过直辖市省城共计十余处,已知孙文跟的一个大哥在北京市及周边都很罩得住,已知孙文在出去的几年当中,学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这些东西上学学不来,他所阅览过的所有书籍中,也学不到。
  孙文回来了,因为他已经带着足够回来投资,做一些小本买卖的本钱回来了。他的初衷,是想开一家早餐店,让母亲教自己做一些面食以及各种粥和饼的技巧,而且他真的付出了行动,至今孙文都没有忘记和面的方法以及水和面的比例。可是回来之后的一场接风,改变了孙文团伙十个兄弟以及更多人的命运。
  孙文极重义气,重义气的人,朋友自然多,在那个钱还不是很重要的年代,有人品就能交到朋友。所以十个兄弟之中,他唯独没见过黄清贵和段磊,却被这莫名其妙的人际关系,把这十个人聚集到了一起。
  这十个人当中,有两个奇葩,第一个就是孙文,他很喜欢朋友聚集在一起热闹,又很反感喝酒喝多了人磨叽以及大舌头。他自己却又滴酒不沾。第二个就是段磊,此人的装逼之行为无与伦比,堪称奇葩,孙文评价:脑袋里多了点东西。
  可是能喝的可不再少数,最能喝的要数铁军和管棠了,这两个人酒到杯干,喝酒速度极快。钱老二次之,吴二奎卯上劲儿,也能跟得上,魏朋坤却不紧不慢,也不比谁喝得少。可是最能喝的还数黄清贵,据说黄清贵曾经就着一半桔子,一根冰棍,看着新闻联播,半小时时间,喝了两斤半酒厂的原浆白酒,自己把自己喝多了。
  景峰是一个能喝,却不爱喝酒的人,他从来不跟人拼酒,也不受人拼,你让我喝,我就喝,速度不快不慢,也不比你喝得多,也不比你喝得少。如果你真的把他拼急眼了,他能喝死你。
  所以给孙文接风那天,能喝的都喝多了,不能喝的,一个是脑残,尽管那个时候还没有脑残这个词汇,孙文仍然认为这个人脑袋有些天生残疾。另外一个就是孙文。十个人稀里糊涂的拜了把子。

  为什么称之为稀里糊涂的拜了把子?如果让孙文今天重新选择,他不会拜这个把子,因为就是这个“结拜兄弟”的牵绊,导致孙文这个黑道团伙险些成为时代的垫脚石,其时面临着兄弟反目,团伙决裂,孙文那段日子过得,比没有钱的时候还要惨不忍睹。
  十个人,当时孙文是最苦的,他在外地的经历为什么不说,没有人知道,不过从小的苦难,让他变得比谁都想脱贫。而管棠呢?技校毕业之后,没有工作,去了煤矿下井,矿工,暗无天日,地底数百米乃至上千米的地方,每天和煤炭打交道,呼吸的都是煤尘,四十摄氏度以上的工作环境。那时候人民币的购买力虽然很坚挺,可是俗话说脑袋别再裤腰带上赚钱,煤矿虽然工资高,谁会开心?
  钱老二的工作不错,在国企车队开车,可是给孙文接风之前,他出了车祸,把一个老太太撞死,虽然矿上照理赔偿,可是他却被停职在家,如果不是因为钱老二的舅舅是这个的单位的丨党丨委书记,恐怕他就要被开除,乃至判刑。
  魏朋坤是个微残,他的脑袋向左微偏,左眼角有些下垂,所以去征兵,被驳回了,他是团伙里第一个有梦想的人,就是当兵,可是梦想却被判了死刑。一直无业在家。吴二奎却一事无成,每天庸庸碌碌,连自己该干什么都不知道。穆六子和黄清贵的日子过的比较潇洒,每天等着老爹高兴了,给两个零花钱,然后去买酒喝,或者去找小姑娘玩,因为他俩在家里排行比较小,所以也成为了中国最早的一代啃老族。

  铁军当时有比较好的出路,初中辍学之后,去了母亲所在的城市,学修车,那个时候的修车厂,基本都是国企,能安排进去做学徒,很难。铁军却因为长期被师父欺凌,最终暴怒,用一个扳手,将这个师父打成瘫痪,跑路回来,无所事事在家。那年他十八。应该是八七年前后的事情。
  段磊和景松更不用提了,这两个人,除了每天吃饭睡觉之外,几乎不知道该做什么,天天在段磊家的台球室里,看人家打台球,或者没人的时候俩人对打,如果烦闷了,这俩人会干一个很奇葩的事情,就是抓土鳖。
  抓土鳖就是在大街上,看哪个人长得比较像倒霉蛋,然后冲上去二话不说,一顿胖揍,一直打到有人干涉,然后逃之夭夭,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刺激。直到有一天,这俩人打了一个学生之后,这学生站起来带着哭腔大吼一声:“,我爸是市公丨安丨局XXX。”这俩人再也不敢出来抓土鳖了。
  这十个人在一起喝酒,听着孙文的高谈阔论,想着自己的“悲催”人生,终于从兴高采烈,喝到黯然无神,最终喝多了的人有的在偷偷抹眼泪,各个都消沉了,他们都想做人上人,都想有钱,都想脱离现今的生活状态,可是国家在改革开放,上班的想投资做生意,几乎不能,穷人想赚钱,更是难上加难。看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根本没希望。

  日期:2016-08-29 12:37:45
  席间铁军问过孙文:“回来了打算干什么?”“做生意。”孙文断然的回答,那时候国家刚刚号召起来经商下海,在东北,所有人还仍然认为拥有一个铁饭碗的工作才是上上之选,孙文的回答却让他们一愣。
  “改革开放不是说着玩的,你们记住,一年之后,三年之后,甚至十年之后,就会变成一个有钱就是爷的年代,所以,有钱才能做人上人,管棠你想下一辈子井吗?铁军想在家让你爸养你一辈子?你们谁有好的工作?谁有能力赚钱养家?就算你们都不是独生子,可是你们父母老了之后,你们有什么能力去赡养他们?到时候谁养你们?靠你们的兄弟姐妹?”八九年虽然没出现啃老族,可是人人都知道,父母将来终究会老,到时候责任就出现在自己的肩上了。

  孙文的话,勾起了他们心里的一个共同的欲望,有钱。孙文是这个圈子里唯一的一个独生子,他是母亲以后的唯一依仗,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想有钱,不过孙文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却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欲望。
  景松第一个说:“咱们一起干吧,大家一起拿钱,一起出力,一起分钱,人多力量大。”铁军立刻赞成:“行啊。”吴二奎趁着酒劲儿提议:“不如大家拜个把子,学学铁军他爸,咱们也是兄弟啊。”

  孙文当时也很年轻,很年轻很幼稚,思想并不老辣,一腔热血也被这几个喝多了的人勾了起来,这十个人稀里糊涂的拜了把子。论起了年纪,从孙文开始,一直到景峰。十个人,从十七到二十二岁,十个兄弟。
  那时候的饭店单间很少,就算他们都喝多了,孙文也没喝多,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就磕头吧?所以他们没有什么仪式,在孙文看来,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是个钉,说了是兄弟,就是兄弟,说了结拜,就结拜,磕头与否,并不重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