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1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当我的双手触及到那纯银般材质的十字架项链时,突然间感觉到这玩意是如此的沉重,就仿佛长在了我的脖子上面一般,根本就取不下来,而且我越是用劲儿,它上面的重量反而是越重,反倒是我轻缓了一些,感觉还正常一些。
  而不管如何,我都取不下这东西来。
  这情况让我有些惊讶了,因为我感觉到这十字架,就跟捆仙绳是一般用处的法器,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封印住我身体里面的修为,让我无法调动起全身百骸之中的力量,仅仅只是能够维持住正常的行为。
  说实话,这事儿,就真的可怕了。
  我相当于被囚禁在了这里。
  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我走下了石床,左右打量着,虽然我感应不到周遭的环境,但总能够感觉到有人在打量着我。
  我下意识地朝着房间的打量而去,并没有瞧见任何的监控设备。
  这儿完全就是一个原生态的石穴,我甚至还能够瞧见有人刀削斧劈出来的痕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我开始走向了铁门,试图将其打开,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管我如何用劲,都无法推开。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被骗了,开始使劲儿的拍起了门来。
  嘭、嘭、嘭……
  巨大的响声引来了附近的看守,有人在外面询问我,然而让我崩溃的,是对方说的,居然不是英文,也不是我前些天刚刚学的西班牙文,而是一种我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语言,至于是什么,我完全不了解。
  我有点儿懵了,不过好在并不傻,我开始向外面的人反复提起一个人的名字。
  秦鲁江、秦鲁江、秦鲁江……

  我觉得给予我承诺的秦鲁江在这个地方,应该算是一个人物,特别是把我带进这儿来的人,也是他,我认为看守应该能够想到我在表达些什么东西。
  然而对方听了半天,居然就走了。
  然后半天都没有回应。
  我喊累了,没有再暴躁地吼叫,而是回到了石床上来,靠在墙壁上,开始思索起我与秦鲁江之间的交谈来。

  我之前有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害怕惹怒了秦鲁江,他就不会再管我的事情,而更害怕他完全就是欺骗我,所以将我给弄到这儿来,给我关着,杯酒释兵权……
  我想起了他对我说的一句话。
  这儿是伊甸圣地,他不让我四处乱走,会限制我的自由,并且不让我与他们的人接触。
  从现在看来,他并没有违背承诺。
  而如果我试图突破这儿的限制,离开石穴,那么就违背了我与他的承诺。
  只是……
  他真的会信守承诺么?
  我双手抱头,陷入了自我怀疑的循环之中。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确定了脖子上的十字架不能够取下来,它让我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而一直到我几乎快要崩溃,忍不住再一次吵闹的时候,窗户处,终于有了人影。
  一份石头的餐盘从那里递了过来,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去。

  我匆忙走到跟前来,只瞧见了对方的背影。
  依旧是一个穿着破烂传教士长袍的苦修士,那人的背影有些佝偻,一步又一步,走得十分艰难。
  我伸手过去,取下了沉重的石质餐盘,发现上面有一团面饼,还有一杯水。
  我捡起来,查看了一下,面饼并没有发酵,很是粗糙。
  这伙食……
  我有些无语,不过却知道秦鲁江将我弄到这儿来,并不是想要将我饿死,至少还是给我送了吃喝的东西来。
  虽然乾坤囊中有补给,但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在有可能被监视的情况下乱来,所以将餐盘里面的食物吃光。
  未发酵的面饼果然十分难吃,我很难想象这帮人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水是咸的,想来是加了一些盐。

  这帮人,完全在自虐。
  不过即便如此,依然有那么多的人愿意跟随着这位先知,在这环境残酷的南极之地修行,可见那位先知的声望有多高。
  用过了餐,我将石盘放回了窗边,过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又有人来取。
  我一直在蹲着那人,他一靠近,我立刻走上去,用蹩脚的英语与对方沟通,然而那个长得跟钟楼怪人一般丑陋的家伙却只是平静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取了东西离去。

  他完全不与我有任何的沟通和交流。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一点,那就是秦鲁江应该是早就有交代过。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耐心等待了。
  身处于那阴冷黑暗的石穴之中,对于时间的概念会渐渐退化,我仅仅能够凭借着对方送餐的次数,来计算我在这儿待了多少天——一天两餐,不多也不少。
  我依旧没有动用乾坤囊,从一开始的烦躁,到了后来的淡定,渐渐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难得有时间沉静下来,我没有费那种无用之功,而是尝试着让自己安静,然后认真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渐渐的,我不再管秦鲁江的承诺,也不关注小龙女的下落,更不再去计算一日两餐的次数。
  不知不觉,我入定了,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在我的世界里,我瞧见了不同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长者,有小孩,他们同处于一个维度,彼此却并不知晓。
  他们都是我,也却并不是他们。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一个梦境,也是一段属于我的记忆。
  在那个世界里,它们并没有任何不同,也没有强弱高低之分,只是不同的我,以及同一个未来。
  我徜徉在那个世界里,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感觉到了外界的刺激,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来。
  一直关闭的门,终于打开了。

  有人推门而入,走了进来,瞧见黑暗中的我,没有说话,而是端出了一个烛台来,将其点燃,然后安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来人让我有些意外,竟然是之前在埃茨站碰到过的圣徒摩西,同时也是我在天池宫外碰见过的八翼少年。
  他不请自来,坐在了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然后看着我。
  他笑了,说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相见。
  我说我也没有想到——事实上,第二天我想要再去找你,可惜他们告诉我你走了,不然我就用不着像个无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走了。
  摩西微笑,然后抬起了手来。
  烛台之上的蜡烛火焰一瞬间,变得湛蓝,宛如鬼火一般,随后这光芒逐渐蔓延,充斥在了整个的房间里面。
  我虽然炁场感应被剥夺了,但仍然知晓对方的用意。
  他用这烛火,将一切窥探给屏蔽了去。

  很不错的手法。
  摩西弄完这些,然后看着我,平静地说道:“我也是刚刚知道你的事情,而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见到了与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儿,后来找人问了,才知道你已经到了伊甸圣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