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8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齐鲁之地来了一位方士名宿,当下江魁和吴镫两个人都亲自去请这个老家伙。当时归不归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当时几乎是一天江家一天吴家的吃酒。就这样江、吴二人还是觉得受益匪浅,最后索性两家并在一起。两位齐国富商一起请归不归吃酒。一次趁着酒醉遮脸,两位富商一起跪在老神仙一般的归不归身前,拜他做了师尊。
  归不归也是好说话,加上两个人家资巨富这一点就对了老家伙的路子。当下收了这俩弟子,吴镫、江魁两个人在临淄城中给归不归修了一座修炼的道场,二人也搬过来。守着归不归一起修炼成仙得道之术。
  不过让老家伙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他这两个新受的弟子竟然着实有些慧根。归不归本来就是想找个蹭饭的地方,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还真在他身上学到了不少精妙的术法。虽然在归不归的眼里还只是小孩子玩的把戏,不过凡人的眼里,这两位富商已经变成了好像神仙一般的人物。
  当时归不过的名声早已经渊博,尤其是教出来两个神仙一样的弟子之后,关于他的传说已经是家喻户晓了。当时,赵王派了侍臣来请,归不归也是在临淄城住的腻了。当下吩咐了两个弟子抓紧世间修炼术法,他老人家去赵国玩个三年五年玩腻了自然就会回来。

  到了赵国之后,赵王也是礼遇有加。还封了这个老家伙为宫廷方士总管,一晃归不归就在邯郸城住了四五年。就在老家伙住的正舒服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封来自临淄的急信。
  书简上面上面写着齐王为了谋夺江魁和吴镫两人的家产,竟然给二人编造了一个忤逆早饭的罪名。知道两个人修炼术法,便连夜派出宫廷方士和军队将两个人抓住,下了大狱当中。
  现在两家已经散尽了家产才买了两个人半个月的活命,都在盼望着能把归不归请回来,救了两个人一命。看到了书简之后,归不归马上利用五行遁法赶到了齐都临淄。不过老家伙这样的人凡事都会留个心眼,他在搭救两个弟子之前,先偷偷潜入到了官衙。看到了两个人确有谋反的证据,而且归不归还偷听了两个人在大狱的对话,知道了这两个人掉脑袋并不冤枉。
  当初归不归离开两个人身边之后,吴镫和江魁两个人便有些膨胀。由于归不归之前说过他们俩都没有产生不老的体质,这俩人便打了和后世淮南王刘喜一样的毛病。开始惦记上齐国王宫里面的那个座位。
  当下,两个人开始花钱笼络宫中宦官和朝中大臣。就在两个人私下招兵买马的时候,吴镫、江魁两个人的东窗事发,被武王派下大军剿灭。当时事发突然,这两个人连造反的证据都没有来得及毁掉。就被关进了大牢当中。
  亲眼看了造反的证据那时,归不归本来还有将吴镫、江魁救走的打算。不过在大狱里面听到了这二人的对话,还在商量怎么蒙骗前来搭救他们俩的老师尊。然后还要蒙骗这他杀进王宫当中,只要把这个老家伙拉下水,整个齐国就是他们俩的囊中之物了。

  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之后,归不归将他们俩造反的证据留下之后,便离开了这里。三天之后,两个人连同近亲都被押赴刑场五马分尸。据说两个人在死之前竟然指着上天咒骂归不归,诅咒他的后世子孙都没有好下场。似乎没有这个老家伙,吴镫和江魁两个人也不会有这样的命运。
  归不归这几百年得罪的人不少,不过能这样熬过几百年还一直惦记他后世子孙的,应该也没有其他人了。
  吴镫和江魁被腰斩的时候,两家都有子嗣躲到了外地。本来归不归还想找到这些人,然后推荐给他方士门中的徒子徒孙收之为徒。不过这个时候却闹起来问天楼的事情,当下,寻找吴、江两家后人的事情便耽搁了下来。
  等到徐福带领众修士剿灭了问天楼之后,归不归再想去找吴、江两家后人的下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几年之后。归不归正在游历列国的时候,突然被人在半路上伏击。
  伏击归不归的人使用的是纵神弄鬼的术法,本来老家伙还以为是刚刚被剿灭的问天楼余孽前来寻仇。当下归不归不敢怠慢,下了重手瞬间解决掉了带头的几个人,不过等到老家伙抓到了带头的几个人之后,才问明白他们这些人竟然都是当年吴镫和江魁两家的后人。
  当初吴、江两家遭受了灭顶之灾之后。两家存活的后人都以为当初就是因为归不归见死不救,两家的先人才遭受灭顶之灾的。齐国国君他们不敢去惹,当下就把报仇的目标对准了归不归。机缘巧合之下,这两家的后世子孙拜在了当世纵神弄鬼一大家的门下。练就了几年的术法之后,自以为必胜归不归,这才出来找这个老家伙报仇的。

  听到了这都是自己的故人之子之后,归不归刚刚起来的一点杀心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叹了口气之后,归不归将这些人打发走了。临走之前还给了要报仇随时来着老人家我的许诺,看来那次就是后来归家人不断惨死的祸根了。
  听完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翻了翻自己牛眼一样的大眼睛,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你这辈子得罪的人多了,怎么就敢认定了是姓江的,姓吴的两家做的?就不是能别人来寻仇的吗?比方是你年轻人的事情是不是祸害了谁家的小寡妇?现在人家小寡妇的丈夫回来找你报仇了。看到你逃了,就把这口气撒到你们家孩子的身上了。老家伙,有主的干粮不能碰啊。”

  “都小寡妇了,她哪来的丈夫?呸!哪有什么小寡妇?”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不归阁里面。好在该说的已经说完,后面的话也没有什么可背人的:“当初吴、江两家的后生伏击我老人家的时候。术法和通灵图都是一路的。傻儿子,你说的有件事说对了。他们只是找不到老人家我了,就把这一肚子怨气撒到了我这些后世子孙的身上。”
  将崔头丧气的秦鸣押回到他自己的寝室之后。归不归看了看头顶上的大月亮,看到差不多还有两个时辰才能天亮。归不归的脸上瞬间流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就看见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出现,让这个老家伙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决。
  “娃娃,你的魂魄已经被残魄附体,死了之后,魂魄就会游历在天地之间。到时候天不收地不留的,早晚都要烟消云散。”归不归嘴里一边说道,眼睛一边盯着秦管家身上的画像。虽然向看押他的仆人手里要过来了一柄匈奴样式的短刀。
  用大拇指试了试刀锋之后,归不归继续对着已经有点明白过来的秦鸣说道:“现在有个法子能解了你的苦难,不过这个法子多少有点遭罪,咬咬牙忍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用手里的小刀插进了秦鸣身上画着归辛头像位置上,随后手里的短刀飞快的平着在秦管家的身上来了一下。几乎就在秦鸣感觉到疼痛的时候。画着归辛头像,巴掌大小的一块人皮已经被揭了下来。这个时候粉红色的皮肉连接处这才有鲜血冒了出来。
  日期:2016-09-1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