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对方的笑容里,楚天齐忽然看到了一种叫做“阴谋”的东西。他急忙转移了话题:“市长,我还要对刚才说的内容补充一点,我认为现在必须对全市那些半私有房尽快再次房改,否则后患无穷。”
  王永新并没有责怪对方转移话题,但也未顺着对方的话,而是说道:“看来城建项目果真是贪多嚼不烂,是未解决不可了。”
  “叮呤呤”,铃声响起,是王永新的手机在响。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恭敬的说:“您好,我是成康市政府王永新。”
  楚天齐再次站起身,来在窗前向外看去,大门口静悄悄的,门卫室外的灯光显得特别亮堂。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他心中暗道:也该回来了呀,难道是事情不顺?
  楚天齐在看市里那三辆中巴车。中巴车是下午三*点钟走的,和王永新一起去了雁云市。以成康市到雁云市的距离,中巴车走高速,来回也就四个多小时,再加上耽误点时间,现在应该也差不多了。
  王永新之所以去雁云市,是下午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电话,要他去省政府领上丨访丨的人。
  当时楚天齐正在市长办公室汇报那两个项目的事,正好听到了电话内容,是去接上丨访丨者,好像就是那两个项目的原住民。他还听到,王永新问对方“可否派副职去”,对方直接回了一句“省领导点名叫市长去领”。于是,王永新带着三辆空中巴车去了省城,楚天齐便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如果上丨访丨者真是那些原住民,很可能就是关于拆迁补偿款的事,这正是楚天齐关心的。所以,他要关注中巴车有没有把人接回来,更关注这件事会怎么处理,关注能否最终撬动再次房改。
  正要收回目光,视线中*出现了光亮,光亮就在大门外,而且越来越亮。很快,一辆中巴车出现在大院铁门外。门卫迅速打开院门,中巴车鱼贯进入,一共三辆,正是成康市政府的中巴。
  楚天齐看到,首辆中巴车车门打开,政府办主任何志平先走下中巴车。接着,三辆车上下来好多人,总共有五、六十人的样子,这些人跟着何志平向后院走去。楚天齐知道,这些人是去食堂吃饭,晚餐时专门有人嘱咐过管理员。
  怎么没见王永新?正纳闷间,市长专车冲起院子,直接驶向了后院。
  难道市长与民同乐,共进晚餐去了?应该不是。王永新恨不得永远别见这些人,还能自己扑过去?楚天齐心中自问自答着。
  踱回座位,坐到椅子上,楚天齐在想着刚才的事。既然三辆中巴车满载而归,那说明王永新肯定答复了什么,否则上丨访丨者不会同意回来的。有省领导盯着,王永新不能不接回这些人。
  王永新究竟答复了什么呢?不用说,肯定是付款。但如何付款,又拿什么付呢?楚天齐不禁疑惑着,做着各种猜测。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还未等楚天齐说话,手机里便传来王永新的声音:“你在哪?”
  楚天齐道:“办公室。”
  “到我办公室。”王永新声音戛然而止。
  稍微思考一下,楚天齐离开自己屋子,向市长办公室走去。

  来在市长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没有动静,再敲还是如此。楚天齐不禁纳闷,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噔噔噔”,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身后一个人走来。楚天齐回头看去,是市长秘书杨永亮。
  “楚市长,市长让你到这屋先等着。”杨永亮边说边打开了对门屋子,身子向旁边一闪。
  楚天齐“哦”了一声,进了那间屋子,坐到椅子上。
  平时和这个秘书没什么交流,杨永亮也不怎么和副市长们来往。所以,杨永亮往楚天齐面前放了一瓶水,便去干自己的。楚天齐则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

  大约过了有二十多分钟,楼道里响起脚步声,很快传来王永新的声音:“天齐市长,过来吧。”
  楚天齐走出屋子,正好王永新刚到市长室门外。打开屋子,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坐到座位上,王永新没有先说话,而是给自己和楚天齐各拿了一支烟。楚天齐先是给对方点着,接着又点上了自己手里的香烟。
  吸了两口,王永新才说:“天齐市长,我今天全是替你干活呀。”
  知道对方指的是接上丨访丨者的事,楚天齐心中暗道:扯蛋,跟我有什么关系?钱又不归我管。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讲。他说道:“市长,顺利吗?”
  “怎么说呢,还算顺利。先是被省政府秘书长训了一顿,又听省信访局局长宣讲了一通政策,然后就是跟上丨访丨者说好话,求他们回来。”王永新一副调侃口吻,“咱们这小地方的官,到了省里什么都不是,谁都能剋上两句,就连上丨访丨的人都气粗了好多,我在那就跟三孙子似的。”
  楚天齐接话:“所好的是,上丨访丨的人回来了,要不更麻烦。”
  “人是回来了,麻烦事也来了,这一千多万上哪变去?可要不定这城下之盟,人家根本就不回来。”王永新轻叹一声,“弄了那么两个破烂尾,惹了这么多麻烦。”
  “就是飞天和四海的原住户,还是因为拆迁补偿款的事?”楚天齐明知故问。
  “不是那事还能是什么?这回他们按原隶属单位选了代表,其余没去的那些住户摊了路上费用和这些人的补助。据他们说,如果还不能解决,下次就至少六百多户每家出一个人,再去省政府,实在不行就去首都。”说到这里,王永新话题一转,“人是回来了,接下来你说怎么办?”
  楚天齐回答:“那就只有付钱了,否则这些人不还得去吗?”

  “钱从哪来?”王永新反问。
  楚天齐心里话: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掌钱袋子。但他嘴上却说的很委婉:“这又得市长费心,肯定需要财政想办法了。”
  王永新“嗤笑”一声,又道:“先不说这件事。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怎么弄?”
  “类似的事?那只能摸底了,首先看看已开工项目是否涉及这事,涉及多少,同时对暂未涉及的住户也要统计。”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早一天房改,就能早避免单位占用个人拆迁款的事,也能促成房屋的正常买卖流转。”
  王永新沉吟了一会,换了话题:“这两个烂尾工程的事,鹏燕建筑公司的监管追责,包括那两份卖国条约,都需要提上议事日程,都需要有专人处理了。”

  楚天齐点点头:“是该处理了,否则早晚是个麻烦,没准这麻烦接二连三就来了。”
  “谁来处理?”王永新盯问着。
  楚天齐明白,对方就等着自己答一句“我来”,可自己怎么能答应?他故做糊涂:“这么多的事,又这么棘手,那就需要市长统筹安排了。”
  王永新道:“我觉得你来处理,最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