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6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土粗菜馆的张老板年轻时在徐州煤矿挖了十几年的煤矿,眼看着身边工友在一次次的事故中变成了一堆黄土,他选择了不再挖煤,回到家乡。
  四十岁那年,这个在外地打工多年的男人怀揣着所有的积蓄,领着老婆孩子回到了老家普安市。
  他家住在普安市城郊,回来那年,正好赶上研究所的建设要征用土地,在集体利益面前,这位铁铮铮的矿工汉子,主动又积极的签署了征用协议,服从了政府利益。
  化工园区大致成形后,他用自己的积蓄投资兴建了这家老土粗菜馆,一家人凭着粗菜馆的收入把日子过了起来,这两年,随着化工园区一些配套设施建设逐步完善,入住的居民越来越多,粗菜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就在这时候,却有人看中了他粗菜馆的地盘。
  了解张老板一生境遇的牛大茂心里清楚,这粗菜馆在张老板心里的份量有多重,牛大茂也是明白的,因此当秦书凯安排他任务的时候,他的心里其实是在叹息的。
  秦书凯听了牛大茂的一番话后,才明白,这里面竟然已经发生了诸多的插曲,他心里也有些气愤。
  这个冯香妞做事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开始自己动作起来,从法律上来说,只要张老板没同意签署转让酒店的协议之前,酒店的归属权就还是人家张老板的,她凭什么派人在人家的酒店里胡乱折腾。
  秦书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在说给牛大茂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民不与官斗,胳膊总归绕不过大腿,你回去以后跟张老板好好说说吧,这件事恐怕没有回旋的余地。
  牛大茂也叹了一口气说,老领导刚才跟我提及这件事,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张老板这次的委屈的确是大了去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口才好呢。
  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否则的话,北京郊区也不会有个著名的“上丨访丨村”了,遇上不公平的事情,找谁呢?一般人的答案自然是找政府,找法院,找公丨安丨,实在不行去北京告状去。
  其实不然,众生都不明白一个道理,求人不如求己。
  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不会沦落到被人欺负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地步,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自身想要强大起来,意味着必须有足够的物质基础,更重要的一点是,还必须有足够的人脉资源。
  这两个条件中,做到其中任何一点都很难,但是想想看,没有任何背景和人脉的秦书凯,从一无所有的小小基层办事员,能混到如今这种地步,难道是偶然吗?当然不是,付出必定有回报。
  没有人天生就是一个谋略家或者是具有领袖人物的胸怀,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在时光雕刻机的雕刻下,每个人都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牛大茂和秦书凯分手后,赶紧让随行过来的司机把自己送到一个酒店,让办公室的小江负责结账等工作。
  牛大茂急着到了那个酒店,那里有一个女人在等着他,当然这个女人不是他老婆,而是另有其人。
  再说,牛大茂离开后,小江出现了,看到小江,秦书凯才想起他要求自己的事儿,他笑着向小江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非得要单独说。”
  小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秦书凯送到外面,秦书凯指了指路边的长椅道:“就在这儿说,回头我还有事儿。”
  两人来到长椅坐下,小江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有人在,方才小声道:“秦县长,我……我犯错误了。”
  秦书凯笑道:“你犯错误不该找我,你该去找牛大茂检讨,我现在管不着你了。”
  小江道:“园区最近在搞违章建筑清理整治,很多亲戚朋友找过来,想让我帮忙,我开始也都拒绝了,可有些面子是驳不了的,于是我就……就给化工园区的城建局的李局打了个招呼。”
  秦书凯没说话,他也明白小江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同往日,再不是当初那个小小办事员,牛大茂的秘书,园区的党政办副主任,那可是红人,虽然级别不高,可化工园区的大小干部多少也得给他一些面子。

  别人给他办事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他身后的牛大茂。
  小江道:“本来李局都答应了,可没想到赵正杨书记和牛大茂主任这次整顿违章建筑的态度这么坚决……”
  秦书凯道:“你既然管不了,就跟那些亲戚朋友说明白,把你的苦衷全都说清楚。”
  小江费了好大努力方才道:“可……可我收了他们的东西……”
  秦书凯愕然望着小江,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骂道:“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副科级就敢收礼?”
  小江哭丧着脸道:“本来我也没想收,可碍不住人家的面子,最后只能收下来,如果事儿帮他们办成了还好说,现在事情办不成,我……”这厮就快哭出来了。
  秦书凯道:“那就抓紧把东西退回去。”
  小江道:“退不回去啊,当初求我的时候都跟孙子似的,现在一个个翻脸比翻书还快,说要是我办不成事儿,就把我收礼的事情抖出来,大家一拍两散。”
  秦书凯叹了口气道:“我说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尽是犯些低级错误,你好不容易混到了现在的位置,容易吗?只要你好好干,眼看就要出头了,在官场上混最怕的就是经济出问题,生活作风出问题,你背着领导收礼,这件事要是被抖出来,人家会怎么想牛大茂?他能饶了你?”
  小江脸色惨白道:“秦县长,我现在后悔都晚了,不收都也收过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秦书凯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把收的那些东西全都上缴,最好先跟赵正杨书记和牛大茂沟通一下,认真勇敢的承认错误。”
  小江急得眼睛都红了:“秦县长,我要是把这件事说了,他们肯定让我滚蛋,我以后……我以后再没什么前途了,我……”
  秦书凯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你现在想到前途了?收人钱财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这么大人,不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傻啊”
  小江垂着头,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秦书凯看到他沮丧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骂,低声道:“收了多少?”
  小江道:“一共三千,还有一块手表。”
  秦书凯道:“就这么点儿?”
  小江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秦书凯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没完全交代,内心感到有些不悦,作势要起身道:“你不说就算了。”
  小江看到秦书凯要走,慌忙拽住他的手臂道:“秦县长,我说,我全都说……我……”
  秦书凯怒道:“瞧你的样子,敢做不敢当啊?我最烦就是你这样的。”
  小江道:“人家请我喝酒,我喝多了,结果跟他一起去了红五月洗桑拿……然后……”他没继续说下去,一双眼睛期期艾艾的看着秦书凯。

  秦书凯扬起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犯贱啊,在体制里混了这么久,这点利害关系分不清吗?”
  日期:2017-08-1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