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1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
  这是一匹色马,对男人有歧视。
  我有些无语,而小龙女又摸着白马的脸,在它的耳朵边呢喃了一会儿,随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啊?
  我瞧见小龙女翻身上了那白马的背上,不由得一愣,说去哪儿?
  小龙女唤出了炭精小黑在前方照明,然后说道:“它刚才跟我说了,它知道那帮苦修士住在哪儿,它带我们过去。”
  是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有些高兴,想要也跨上去,结果那匹色马一个后脚踢,朝着我的脸砸了过来。
  小龙女哈哈大笑,说它说你自己有脚,让你跟着就是了。
  我说你也有脚啊,为什么让你骑?
  小龙女摸着白马脑袋上的鬃毛,说它喜欢让我骑啊,哈哈……
  随后那白马开始在雪地里奔跑了起来,它的四只蹄子很宽,而且身子凭空有一股浮力,仅仅一沾雪地,立刻就腾然而起,显得十分迅速。

  而与它相比,我就慢了许多,不知不觉,就给甩了很远去。
  好在它在小龙女的叮嘱下,会时不时停下来等我,使得我大概还是能够跟得上脚步。
  如此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前面的道路一转,突然间有光芒落入了我的眼中来。
  入目处,是两个巨大的天使石像。
  这玩意恐怕有一百多米的高度,在冰雪的世界里,它们却显露出了灰白色的石材质感来,而经过两个巨大石像之后,有一道敞口冰缝,冰缝的尽头,却是一阶一阶往下的台阶,不知道蔓延到何处去。

  天使石像的头上,有光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有洁白发亮的光芒洒落而来。
  我们停在了石像的不远处,看着这不像是人为,而仿佛如神迹一般的景象,有些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地方,让人有些意外。
  而就在我发愣的时候,白马撒丫子地往里面跑去,不一会儿,就跑到了那冰缝口,然后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我不敢跟丢,人也往前方走,然而没走几步,突然间前方浮现出了五个身影来。
  这些人全部都穿着灰白色的传教士长袍,满脸的胡须,眉高目深,怀里抱着一本封面陈旧的古书,然后拦在了我的跟前来。
  他们冲着我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我听着有些头晕。
  我听不懂。

  我不得不用蹩脚的英语跟对方交流,并且配上了中文以及手舞足蹈的肢体语言,如此交流了好一会儿,有一个人将头罩取下,走到了我的跟前来,问我道:“中国人?你好,我叫做秦鲁江,请问你来伊甸圣地,有何事?”
  这个叫做秦鲁江的老头儿说话语速很慢,仿佛很久都没有说过汉语了,有点儿艰涩,而且带着一些口音,让我好一会儿,方才明白过来。
  我指着远处白马和小龙女的背影,说那是我朋友。
  秦鲁江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我:“请问你来伊甸圣地,有什么事?”
  呃……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来拜见先知亚当。”
  秦鲁江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先知有事出去了,并没有回来,还请回吧。”
  他朝着我一拱手,然后带着人离开。

  我赶忙追上去,立刻又有人转身将我拦住,表现得很愤怒,而这时秦鲁江也回过身来,对我说道:“朋友,看在同时中国人的份上,我已经让教友不追究你私闯圣地的罪过了,但如果你仍然一意孤行,那么就不要怪我不讲究情分了。”
  我走上前,说你们的先知,他抓走了我的朋友,我想要见他,将我的朋友带回去,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
  啊?
  秦鲁江一脸惊愕,继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们的先知,抓了你的朋友?什么时候……
  我说就在几天之前。

  秦鲁江哈哈一笑,说先知今天白天才出的门,之前一直都在闭关,如何能够掳走你的朋友呢?谁告诉你的……
  我说我亲眼所见。
  秦鲁江摇头,说我是问你,谁告诉你掳走你朋友的那人,是先知阁下的?
  我想了想,说一个叫做阿瑟黑斯廷斯的男人。
  当我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周遭的气氛顿时就为之凝固,那个原本准备甩手离开的秦鲁海在嘴里重复了一遍那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走上跟前来,对我说道:“倒吊男?”
  我点头,说对,就是他。

  秦鲁江的脸上浮现出了古怪的笑容来,然后说道:“也就是说,你跟倒吊男是一伙的咯?”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然后说道:“不,我跟倒吊男不是一伙的,也是刚刚认识……”
  秦鲁江却没有听完我的解释,吩咐了周围一声,然后对我拱手说道:“对不起,既然如此,那就抱歉了,我们不能让你离开这里。”
  他的话语一落,周围立刻又浮现出了十来人。
  这些人全部穿着苦修士一般的破烂长袍,满脸脏兮兮的大胡子,如钉子一般站在不同的位置,然后口中吟唱着某种圣歌,这些歌声相互交汇,在半空之中彼此纠缠,最后激荡在一起,与天空之中石像头顶的光环相互辉映,制造成了一种很古怪的场域,一种无上的威严降落到了地上来。
  这并非是我熟悉的龙威,比那个更加极端一些,性质仿佛是光明的,然而落在了我的心头,却沉甸甸,如同山峦一般,有着重压。
  听着这些人口中来回激荡的圣歌,我仿佛身处于教堂之中。
  那种仪式感很足的宗教性歌曲,给予了我一种强烈的压迫,肩上仿佛压下万钧之力,而下一秒,有一个浑身窟窿的苦修士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相比于秦鲁江这种年纪不知道多大的老头儿,这人的年纪要轻上一些。
  他的脸上虽然也满是络腮胡子,但双目之中迸射而出的光芒,却让人心中一惊,感受得到他强大的生命力。
  外国人的年纪很难猜,如果没有这一脸蓬乱的胡子,或许三十岁,或许四十岁,或许二十多年,这些都说不准,因为外国人看东方人都一个模样,而中国人看外国人,也是脸盲。

  那人走上前来,朝着我行了一个礼。
  他报了一个名字。
  热诚者西门。
  这是一个很古怪的名字,而更加怪异的,是这大冷天,对方居然将身上的破烂长袍给拽了下来,并且将内衫也给脱下,露出了满是胸毛的上半身来。
  他半蹲在地,捧着一把雪,用那雪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尽管隔着一定的距离,但我还是能够借助着头顶高处的光环,看清楚对方身上的肌肉,感觉宛如岩石一般的坚硬,一块一块的,仿佛里面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他清洗完了身上之后,看向了我。
  他显然在等我先动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