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1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是欢迎宴也是欢送宴,明天一早,陈韬就会带着那几个兵离开南港前往东南军区,把人给还回去。实际上,他做得是一个中介的工作,但谁也没有比他更适合做这个工作。
  整个晚餐王主任闭口不谈工作,陈韬就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海军那边最后还是给了陆军老大哥一个面子,让陈韬把人带回去自行处理。

  当兵的喝酒都凶猛,当晚大醉。
  第二天,王主任亲自把陈韬送到机场,一起的当然还有已经慢慢恢复一些精气神的李牧等人。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李牧这几个人短暂的护航工作,也告了一段落。
  一周后。

  东南军区机关大院,一辆军牌商务通勤车通行无阻地开进去,直接在那气派的机关大楼前面停下。电动门打开,一名手脚利索的女中尉下车,随即伸手将挺着大肚子的冯玉叶扶了下来。
  冯玉叶没有穿军装,肚子日益大了起来,军装是穿不上了的。
  由女中尉扶着,冯玉叶径直走进了机关大楼。她是不用通报什么的,主要靠刷脸。
  “小冯,你怎么过来了。”

  到了司令员办公楼层,恰好从走廊走过的机机要秘书猛然看到冯玉叶走出电梯,大吃一惊,急忙急步过去搀扶。
  其实冯玉叶现在是完全可以自己行动的,安排女中尉陪同只是为了稳妥起见。机要秘书这个动作,就是出于尊敬了。
  机要秘书近三十多岁的人,肩膀上挂着的是上校军衔,叫冯玉叶小冯无论怎么看都是合适的。
  “我爸呢?”冯玉叶的情绪明显不好,直接问。
  “首长在开会。”机要秘书和女中尉搀扶着冯玉叶往冯司令员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说道,“你先坐会,我马上向首长汇报。”
  “让他快点,我有急事。”冯玉叶迸出一句。
  机要秘书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快步离开。
  他了解首长的闺女,冯玉叶没有大小姐脾气,今天这样说话,显然是遇着什么急事了。
  机要秘书不敢怠慢,连忙到小会议室去,附耳向冯司令员汇报了这个事情。冯司令员正在和其他几位军区领导讨论下半年的工作,闻言微微点了点头,便继续开会。
  冯司令员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为何而来。
  冯玉叶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快不耐烦了才听见脚步声,冯司令员大步走了进来,机要秘书提着他的文件夹捧着茶杯。
  “丫头,平时可是请你来都不来,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冯司令员明知故问,哈哈笑道,指了指冯玉叶的肚子,“什么时候值得我外孙亲自出马。”
  机要秘书和女中尉都笑了,越大的首长就越平易近人,这话是真没错。女中尉也不怵了,调过来快两个月了,见大首长的次数比之前在部队见旅长的次数都多。
  “小杨,你到外面等我。”冯玉叶根本没接老爹的茬,对女中尉说。
  “是!”女中尉利索地答道,举步就离开。

  机要秘书把东西放好,也知趣地出去带上门,把空间留给这对父女。
  “爸,李牧的事情到底怎么个说法?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怎么就这么的不近人情吗?李牧差点就回不来了还要处分他!”冯玉叶本来就憋着一口气,没说几句就气愤起来,又觉得委屈,眼泪就转了起来。
  李牧的事情瞒不住她,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不怕牺牲地把其他人救了出来,换来的却是不明不白的冷处理。
  “关了一个星期了,是死是活总得给个准信啊!你就干脆把他开了得了!免得我担惊受怕!”冯玉叶抹了一把眼泪说。
  冯司令员取来纸巾替女儿擦眼泪,冯玉叶劈手夺过来,一点也不给大区正职首长面子。只是,此时此刻显然只有父女没有上下级。
  一周前,冯玉叶就知道李牧回来了,但是却被告知,李牧要接受封闭学习,连见一面都不行。
  冯玉叶当即就认为,哪里是什么封闭学习,根本就是软禁嘛!
  冯司令员在女儿身边坐下,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你说你丫头哭什么,人好好的,学习完了就回家。”
  “那是学习吗?有什么学习是不让看望的?你别蒙我!”冯玉叶气鼓鼓地说。
  笑了笑,冯司令员说道,“的确是学习。不只是他,其他几个兵也在接受学习。从战场上下来,又是在海外,集中起来加强思想教育学习,这是正常的程序。丫头啊,你就别操心了,爸爸保证他没事,你的任务是安心养胎。”
  “真的?”冯玉叶不相信地看着冯司令员。
  冯司令员说,“怎么,爸爸还会骗你。”
  “可是,到底是个什么结果啊,是不是真的要处分?”冯玉叶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出身高干家庭,她的政治敏感性比李牧都要强,她也知道,这种情况,不挨处分恐怕不太可能。
  想了想,冯司令员说道,“你呀你,你和你妈一个性子,急。”

  说着,他就缓缓说道,“涉及到海外护航撤侨,这个事情,军区这边只负责上报处理意见,怎么处理,决定权在总部。”
  冯玉叶不耐烦了,撒着娇说,“爸!你就直接告诉我到底怎么样吧!”
  怜爱地摸着女儿的脑袋,冯司令员颇为无奈地说道,“顶多就是个功过相抵,不会影响到李牧的前途。你把心放宽了,你这个情况就不要闹情绪了。”
  说到底,冯司令员是担心女儿肚子里的外孙,不然以他的性格,就算是女儿,这话他也不会提前说。

  得到父亲肯定的答复,冯玉叶才放下心来,但想起李牧执行的那些危险的任务,她就恐惧从脚底升起来,非常决然地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李牧给调出来,什么破突击队!爸,这事你一定要管!我不想孩子以后没了爸爸。”
  冯司令员当即一愣,随即笑道,“你这傻孩子。”
  父女俩又接着聊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冯玉叶这才离去。
  对冯司令员来说,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怎么安排李牧不是他的事情——级别太低,还轮不到他亲自过问。
  扎扎实实地接受了两周的思想政治教育,最后一天,李牧还憧憬着学习完了之后再和哥几个好好地一块儿抽烟一块好好的聊聊。
  从下飞机到了南港警备区小招待所,他们相互之间没有交谈过哪怕一句话,在小招又是被分别安置,回东南的路上也没有说过什么话,大家心里都在想着同样的事情。

  最后被安排学习了,却发现居然是一对一授课,没有见过其他战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也逐渐明朗了,虽然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但陈韬在离开之前明确说了,不会很严重,因此李牧也没有之前那么沉默和担心。
  日期:2016-09-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