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1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了很多工作,陈韬才在这第三天来都南港,和负责此事的王主任讨论。
  事情绝对不是小事,关键是站在哪个角度看。站在王主任他们的角度看,或者说站在外交部的角度看,这几个兵,军装是肯定穿不成的了,甚至还有可能上军事法庭!
  即便是现在,陈韬也不知道就算顺利把人接走,接下来他们会被怎样处理。真的背上一个大处分,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李牧安静地坐在陈韬的面前,两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
  陈韬把烟和打火机滑过去,李牧拿起来点了一根猛抽了几口,半支烟没了。他身上穿着夏季迷彩楼,不过已经换成了陆军的样式,只是头发有些长了胡须也没刮过,倒是有战场归来老兵的模样。
  李牧低垂着脑袋,默默地一口一口地抽着烟。
  可以责怪他吗?
  陈韬看着李牧,心里在想着,可以责怪,但不能责怪。在当时的环境下,无论是劫持哈雷斯还是主动攻击胡塞武装士兵,都是唯一救人和自保的手段。
  从李牧和和杜晓帆奉命保护海岚清进入亚丁港开始,一直到李牧和特别搜救队回到荷台达港,整个过程,杨致远基于老刘的报告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提交到了总部。
  因此陈韬非常的清楚整个过程。
  扪心自问,陈韬并没有觉得李牧做错了,而唯一不妥当的地方,是私自出动的特别搜救队。这一方面,理论上来说和几个兵没有关系,那是领导的责任。只是,说一千道一万,错了就是错了。

  然而,就算是陈韬当时在场,恐怕他的表现会比老刘和杨致远的更加过激。
  而让陈韬感到欣慰的是他没有看错人。特别搜救队被搜救对象救了出来,就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明,证明李牧这个他去年发掘出来的种子不仅没有让他失望,还让他吃惊。
  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李牧的选择没有错。
  如果非要说他错了,那么只能说他错就错在牺牲自己挽救战友。
  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陈韬非常的清楚,李牧决定劫持哈雷斯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牺牲自己的决心。
  这样的兵,这样的未来的种子军官,不应该保护吗?
  一路上陈韬心里都有一个声音在喊着,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把李牧保下来,为此不惜他甚至做好了牺牲其他人的心理准备。

  如果海军咬定不松口,实际上陈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思绪回来,陈韬开口了。
  他缓缓说道,“老刘被关起来了,最好的结果是转业。”
  此时李牧才抬起头来看着陈韬,重重地抽了两口眼,但他什么也没说。他非常清楚,这对老刘来说,甚至比背上其他处分都要难受。支撑着年近四十的老刘在外工作那么多年的一定不是待遇,那显然和信仰有关。

  离开了下定决心奉献终生的事业,放在谁身上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又点上一根烟,李牧继续默默地抽烟。
  他的心思,也许陈韬不能马上了解,但他看得出,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见过意志这般消沉的李牧。住的房间里没有配备剃须刀吗,肯定有,但他没有剃胡子。小小的一个细节说明很大问题——他心里对这个组织很失望。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想到这,陈韬不禁脸色沉了下来,“我这次过来是专门解决你们的事情,如果你已经失去了斗志,那么我马上打道回府,我不想带回去的是个废人!”
  这话说得很直白,也很严重。
  李牧依然只是抬了抬头看了看陈韬,便继续沉默,稳稳的抽他的烟,不为所动。
  沉思良久,陈韬终于还是缓和了语气,慢慢的说着,“李牧,我不想在这里和你讲很多大道理,你是聪明人,你也知道现在这种局面是必然会发生的。我赴京任职之前告诉过你,以后的路不会更轻松。也许你冲破了战场上所有的障碍,但并不说明你能冲破战场下的障碍。你已经不是普通战士了,你是干部。如果你打算一辈子就混个尉官,那么我可以理解你的情绪。但如果你还想着努力为军事改革做出自己的影响来,那么你就要站高一些,把问题看得全面一些!”

  顿了顿,陈韬点上一根烟,继续说道,“特别搜救队没有得到批准执行军事任务,本身就不符合程序。这件事情是一定会被处理的。但怎么样处理,有一个范围。你擅自行动在撤侨过程中采取武力,可以会坏事也可以是好事。有一个好的结果,过程不太过分,首长不会盯着不放。”
  “话就这么多。”陈韬磕了磕烟灰,看着已经抬起头的李牧,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的信仰还在,你的理想还在,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把你带回去。如果你已经没有了那股冲劲,对我而言,你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这样的话,也就只有陈韬和李牧这样的特殊的曾经的上下级关系,陈韬才会说得这么的直白。
  对于李牧而言,陈韬是伯乐,对陈韬而言,李牧是他发现的千里马。师徒名分没有明确过,但实实在在的是存在的。
  此时,李牧已经知道,自己是没事了,就算有事,也不会是大事。但他更关心的,是其余几位弟兄。
  “他们会怎么处理?”李牧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长时间没说话的缘故。
  陈韬非常干脆地说道,“具体处理意见我也不知道。现在还在和海军讨论的过程中。最好的结果,我把人带回东南军区,由东南军区来处理。冯副司令员知道此事,会有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磕了磕烟灰,陈韬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我劝你不要去想,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他们也不例外。怎么处理怎么安排,轮不到你过问。”
  话里话外,李牧都听明白了,心中不禁长叹,出生入死的弟兄,到头来终究还是要分道扬镳。
  如果说之前的猎人突击队解散只是形式上的,那么这一回,就是彻彻底底的打散。尽管陈韬不明说,但李牧很了解陈韬,他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
  “会降衔吗?”李牧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微微叹口气,陈韬沉声说,“我给你交个底吧。只要海军肯放人,处分免不了,但干部身份是不会撤销。你的事情比较麻烦,可能是大好事,也可能是坏事,这方面,冯副司令员也许会据理力争。”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李牧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大半。
  陈韬没有和其他人再见面,他知道,只要李牧没问题,其他人就没问题。眼下是把人带回去。
  当天晚上,王主任过来了,和警备区的领导陪着陈韬共进晚餐。毕竟陈韬头顶顶着个总部的光环,又是部长助理。在军改之前,哪个军种绕得开总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