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0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只好扯了个谎:“刚才家里给我打电话,说是小孩子发烧了。她妈妈在美国,就两个老人在,实在是不放心。”
  徐部长道:“这倒也是情有可原。不过,你把人家姑娘一个人扔下了,这也不对。回头好好跟人家赔个不是。”
  “是!首长教训得是。我待会就给她打电话赔礼道歉!”梁健忙道。
  “你记得就行。”徐部长说完就挂了电话。梁健给浅浅回了个电话,将刚才跟徐部长说的借口,又跟她说了一遍。浅浅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听着有些疏离,两人间之前房间里的那番旖旎,似乎又只是一场梦。
  梁健没有多想,浅浅是他不能碰的。先不说这姑娘是徐部长带来的,就是看在项瑾的面上,他也不应该。
  梁健再次在心底感谢了一下那个电话。

  回到太和没多久,梁健刚准备睡下,忽然接到明德的电话。明德说,小叶的母亲醒了,闹着要见领导。
  梁健道:“你不就是领导吗?”
  明德支吾着说道:“您最好还是过来一下比较好。”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为什么?”
  明德犹豫了几秒,才说小叶母亲醒来后就一直在说,女儿是不可能自杀的,肯定是被别人害死的。她知道女儿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她觉得小叶的死跟这个男朋友有关系。
  梁健听完这些,心里咯噔一下,就想到了霍家驹。难道小叶母亲知道些什么?根据明德所说的,小叶母亲未必知道霍家驹这个人,但到底掌握了多少也不好说。最最关键的是,万一小叶母亲不甘心,铁了心要将事情闹大的话,就比较难办了。
  梁健还是决定去一趟。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明德站在病房门口,神色憔悴。看到梁健过来,忙迎了上来,轻声道:“人在里面,闹了两个多小时了。”
  “辛苦你了。”梁健看他一眼,道。明德忙说:“这是职责所在,应该的。”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口,门缝里传出哭声,嘶哑沉痛。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去。明德在身后小心地嘱咐:“她的情绪不稳定,您最好别靠太近!”
  梁健没说话,走进去看到一个头发散乱的中年女人蜷缩在床上,旁边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双手抱着头。
  听到声音,男人先抬起了头看向了梁健。
  明德在身旁介绍:“你们要见领导,领导已经来了。”
  听到声音,女人停止了哭泣,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梁健,空洞的目光一下子有了聚焦,用力地盯着梁健,像是要将梁健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到脑海里。
  梁健不太喜欢被她用这样的目光看,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女人一下就从床上冲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梁健面前,弯腰就要给梁健磕头,一边弯腰一边嘴里还嚎了起来:“领导,你要为我女儿做主啊!我女儿死得冤啊!”
  女人的动作太快,梁健实在是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女人双手抱住了他的脚,让他动弹不得。
  梁健虽然怜悯他们痛失爱女,可是这样的方式,真的让人无法冷静下来。梁健皱着眉头忍着心底的烦躁,道:“你先冷静下来,这样子的话,我们没办法说话。”
  女人根本听不进,男人本也想跪下来,听到梁健这话倒是停住了。女人已经失去理智,梁健只好看向男人道:“把你夫人扶起来,这样子的话,我只能走了。”
  男人这才去拉自己的夫人,好不容易扶起来后,女人还在那边抽噎,气都喘不过来的模样,让人又心生怜悯。

  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女人冷静下来。梁健开口问他们:“你们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女人又要哭,旁边明德许是听了这一夜听得烦了,喝了一声:“哭有什么用!哭能把你女儿哭回来吗?”
  女人愣在了那里,虽然明德这话有些伤人,但确实有用。
  一会儿后,女人开始说话。

  她说,小叶怀孕了。梁健震惊地转头去看明德,明德低了头不敢看梁健。显然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但他没告诉梁健。
  女人还说,小叶怀孕的事情,她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小叶告诉她,她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她本来想跟他一刀两断,可是没想到她怀孕了。她说要跟他谈判。
  女人还劝小叶,把孩子打了,把这个男人给忘了,重新开始。小叶是个固执的人,她觉得无论如何,男人多少应该有个态度。女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大骂那个让小叶怀孕的男人。
  梁健见她情绪已经失控,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没多久,小叶父亲也走了出来,叫住梁健:“领导,等等。”
  梁健站住,等着小叶父亲过来。

  小叶父亲第一句话是:“您是梁书记吧?”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点头:“我是。”
  小叶父亲抹了下眼角,哽咽道:“小叶喜欢上有妇之夫是她不对,可是罪不至死啊!梁书记,小叶以前常跟我提起您,说您是个很有能力,很会为百姓着想的好官。我求求您,帮帮我们,小叶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她是个很乐观的女孩子,她是不会自杀的!”
  小叶父亲说着说着,就要给梁健跪下了。梁健忙扶住他。他心里多少有些震动,之前因为小叶调动的事情,小叶还跟他吵过,没想到她在家里人面前是这么说他的。再想到自己今天的作为,梁健忽然有些愧疚。
  他对得起小叶对他的那句评价吗?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弄清楚事情真相的!”梁健安慰他,小叶父亲再三谢过后,回去陪病房里嘶声痛苦的妻子。

  梁健站在那里,心里十分复杂。
  明德在身后轻声道:“酒店那边,有好几个服务员都看到出事前,曾有个中年男人进小叶的房间。”
  梁健回过神,瞪他一眼。明德立即噤声。
  梁健快步往医院外面走,明德紧随其后。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梁健才觉得压在胸口的那块大石松了松,能喘口气了。
  这口气还没吐出来,明德又在旁边说:“小叶有身孕的事情,我也是晚上的时候才知道的。本来想通知您,但当时这边小叶母亲闹了起来,就忘了。”
  梁健没说话,他忽然觉得明德有些烦。这明德人虽然不错,工作也还算稳重,但怎么就这么没有政治敏感度呢?

  梁健让他将录像带拿回来,又勒令他必须要将这件事的消息封锁住,无论从哪一点,他都应该品味出,这件事必然是涉及到了某些重要的人。
  可他却不停地在耳边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他想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