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19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了美人鱼,来了个狐狸精,更是要人命。
  叶少阳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盘算怎么样把小九赶紧送走。
  在楼下找到瓜瓜,从小区出来,正在为这么晚去哪里打车犯难,一辆车开过来,停在面前。
  开车的是一个小伙,兴奋地冲叶少阳笑着:“叶天师,叶先生,我是奉命来接你的,请上车!”

  叶少阳带着瓜瓜上车。
  小伙非常激动,问东问西,叶少阳嗯嗯啊啊的敷衍着,更是让小伙感到高深莫测。
  到了警局,叶少阳立刻被请进一个封闭的办公室里。
  几个丨警丨察看到叶少阳,立刻投来崇敬的目光,上下打量起来。
  办公室内部,还有一个小屋。
  谢雨晴拉开门走出来,让几个手下在外面守着,自己领着叶少阳进去。

  “僵尸!”
  叶少阳一眼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小男孩。
  小男孩被绑了有半个小时,精神仍然很好,嘴巴啃在椅背上,将木质的椅背啃豁了一个口子,神情狂躁,嘴里哼哼着。
  “到底怎么一回事?”叶少阳问道。
  “你先去了他的尸气,切记不要留下伤口。”谢雨晴嘱咐道。
  叶少阳本来已经拿出了定尸符,听见这句话,又把灵符收了起来,从背包里抽出一把袖珍的枣木剑,握在手心里,把拳头伸到小僵尸面前,小僵尸立刻张嘴咬过来,叶少阳手猛地一缩,却松开了枣木剑,正好被小僵尸咬住。
  叶少阳立刻一只手抓着小僵尸的脑袋,另一只手握住被被他咬住的枣木剑,口中念道:“金钩破尸气,四方大帝急急如律令!”
  剑锋往下一压,将小僵尸的嘴巴撬开,手心张开,将两只握在手心的铜钱弹了出去,正好落在小僵尸嘴巴两边的牙根上,卡在牙齿缝里。
  小僵尸吐掉枣木剑,用力咬合嘴巴,两枚铜钱立刻放出金光,顶住压力,将小僵尸的嘴巴撑到最大,丝毫咬不下去。
  叶少阳从背包里拿出十八神针的针盒,取出一根中粗的金针,一只手捡起地上的枣木剑,挑起小僵尸的舌头,下面有一个凸起的好像瘤子一样的东西,叶少阳用金针刺破,立刻流出黑血。
  叶少阳画了一张吸灵符,包着铜钱,压在了这个“瘤子”上面。
  吸灵符一点点被黑水染黑。
  在这过程中,小僵尸一直套头晃脑地挣扎着,直到最后,皮肤上的黑紫之气褪去,眼角上翻,抽搐了一会不动了,看上去是一具正常的尸体,只是保持着口歪眼斜的姿势。
  叶少阳又点燃一把艾叶,在小僵尸身上熏了一会,将尸气彻底清除干净。
  “搞定了,一点伤也没有,跟普通死亡的人一样。”
  “还是你有办法!”谢雨晴赞了一句,想到一个几岁的孩子就这么死了,却是心疼不已。
  雪琪把事情跟叶少阳讲了一遍。

  “有这种事?”
  叶少阳眉头皱了起来。这件事如果是谢雨晴说的,他还不会放在心上,但是雪琪是天罗夜叉,对阴气的感知力极强,叶少阳相信她的判断。
  “千真万确,不然我也不会找你出面。”雪琪说道。
  叶少阳想了一下,让谢雨晴先把这孩子的生辰八字找来,他刚死不久,如果正常的话,魂魄还没有进枉死城,自己可以试试招魂,如果能把他魂魄召来,一切谜底就解开了。

  叶少阳立刻叫来一个手下,吩咐下去,那人立刻就去查了。
  叶少阳抓紧时间布置了一个招魂的法坛,等死者生辰八字查到,立刻作法招魂。
  谢雨晴等人在一旁紧张的等待着:如果死者的魂魄能被超度,对他的父母来说,应该也算是安慰吧?
  可惜,招魂进行了没一会,叶少阳就放弃了。
  “魂魄不见了,感知不到。”叶少阳边收拾东西边说道。
  “为什么?”谢雨晴说道。
  “要么是碎魂城精魄了,要么就是被紧闭在某个特殊的地方,反正我感觉不到魂魄的存在。”
  “这……”
  最后谢雨晴找来祁宸,商量了一下,将尸体按照常规程序来处理,关键是稳住死者的父母。

  接着她带叶少阳去看案发现场。
  “九尾狐呢?”从警局离开的时候,雪琪找了个机会问叶少阳。
  “在家呢。”叶少阳随口答道。
  先来到发现尸体的下水道,叶少阳让瓜瓜进去探查一番,看有没有什么邪物藏在里面。

  瓜瓜闻了一下下水道那味儿,打死也不想下去。
  “我只跟你说,我在办正事。”叶少阳道。
  听见这句话,瓜瓜才不得已钻进了下水道。
  其余人来到死者的家里。
  还有两个丨警丨察在家中取证。谢雨晴让他们回避,带着叶少阳走进了小男孩乐乐的房间。
  “就是这里。”

  雪琪伸手推开壁橱,把自己的发现又说了一遍。
  “不可能啊,这里又没别的出口……”
  看到实物,叶少阳不免有些怀疑起来。
  “时间过了,尸气已经完全散去了。”雪琪说道。

  “总会有些残余的,就算过去三天,也有办法能让它们显影。”
  雪琪也很想知道真相,站在一旁,满怀期待的看他怎么做。
  叶少阳先找了个小碗,取出一小块龙涎香,磨碎指甲盖大小的一点,接着掺进去各种法药的粉末。
  四眼狗的狗宝一钱、七星草粉末二钱、雄鸡颈血半钱。

  用小拇指的指甲一勾,就知道有多少。
  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往里面倒了一点油液。
  看着黄澄澄的油液,谢雨晴好奇问道:“怎么跟香油似的,这是什么?”
  “鲛油。”
  叶少阳用鲛油把粉末搅拌成了一团糊状,冲谢雨晴举起来:“黑芝麻糊,要不要来一口?”
  “滚开!”
  谢雨晴一抬手,不小心碰到碗口,差点把碗掀翻。
  叶少阳赶忙接住,不敢再跟这个冒失鬼开玩笑,拿出一支朱砂笔,蘸了自己调配的“黑芝麻糊”,这时候橱柜早已经被清空,一些杂物都被拿走做指纹鉴定了。
  叶少阳用朱砂笔在橱柜内部刷了起来。
  后来感觉橱柜空间太大,就画了一碗符水,兑在法药里,将橱柜内部整个刷成了黑乎乎的。
  谢雨晴和雪琪一起凑上来围观。
  “这算什么意思?”谢雨晴问。
  叶少阳没理她,拿出之前用过的枣木剑,在上面绑了一层层的黄裱纸,一只手端着符水,口中念起《开明咒》:
  “浩荡乾坤,岂无遁形,日月当空,岂有藏身,三清赐我开明术,天清地明不藏奸!太乙三清急急如律令!”

  喝一口符水,喷吐在黄裱纸上,左手在上面飞快的画了几笔,轻轻一拍,清喝一声,“着!”
  卷在枣木剑上的黄裱纸,立刻燃烧起来。
  谢雨晴呆呆的看着他作法,带着一种痴迷的神情。
  她最喜欢看的就是叶少阳作法的过程,那些看似普通的材料,在他熟练的手法中,产生各种奇妙的反应,而且他作法时候那种专注的模样,非常迷人。
  “啊!这样!”随着雪琪一声惊呼,谢雨晴回过神来,朝橱柜里看去,叶少阳手持火把,在橱柜里上上下下的烘烤着。

  日期:2016-10-19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