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8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管家魂魄也看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他脸上瞬间出现了惊恐的表情,随后这个魂魄开始拼命用手去蹭身上的画像。不过他蹭了以后没有任何效果不说。反而越蹭他身上的人脸画像越清晰了起来。
  看到了管家魂魄的反应之后,归不归微微一笑,随后用手掐住了魂魄的脖子。对着他的肉身一甩。就见倒在地上的管家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瞪大了眼睛起来:“为什么那些死人脸都印在我的魂魄上,为什么……”
  “有残魂附在自己魂魄上的感觉不好吧?”归不归冲着惊慌失措的管家笑了一下。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那个人是怎么跟你说的?如果归家有人看破你的把戏,你就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这一世完了,下一世他会安排一方诸侯王让你去投胎,是吧?”
  这话说完的时候,管家的脸色已经煞白。他机械般的点了点头之后,目光呆滞的看着归不归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归不归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管家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老人家我教你个乖,记住了。通灵图画在你身上的那一刻起,除非你比画像之人早死。要不然的话,他们只要一死。就会有残魄附着在你魂魄的身上。这样的魂魄不可能会转世投胎,当时候,你会有两种魂飞魄散的方法。其一,通灵图上的生灵都被你害死,最后饿鬼反噬你的魂魄。
  其二,最后还差几个生灵没有害死,你却比他们先死了一步。当时候,你的魂魄就会因为附着了其他生灵的残魂,不能投胎转世。最后还是一样要烟消云散的。像大方师那样的人物都抵不过这一劫,就更别说你了。”
  这一大段话说完,管家已经是冷汗之流了。他也是跟着归辛修炼过术法的。知道归不归说的是什么意思。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万劫不复,管家终于怕了起来。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如果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老人家你会想办法救我一命吗?”
  “说说看,你不说老人家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救你一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管家继续说道:“不过你说话之前,先让老人家我猜猜,在你身上画图的那个人,是姓吴,还是姓江?”
  “姓江,他说他叫做江河海。”这个时候的管家闹钟已经是一片空白,不过求生的意志还是支撑着他继续说道:“当年我还是十岁小孩子,父母因为瘟疫双亡。就是这个江河海出现之后又收留的我,当时这个人让我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亲眼看到了自己的魂魄从肉身当中分离了出来。然后又亲自带着我去送了父母投胎到了两户大户人家,我也就是看了这个,才相信他后面说的鬼话。”

  送了管家的父母去轮回之后,江河海给了十岁的秦鸣两个选择。要么让他留在这里等着自生自灭,要么混入一户人家当中,替江河海将里面的人赶尽杀绝。
  秦鸣当时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爹妈刚死一个人在世上无亲无助。除了答应江河海这件事,他几乎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当下。在这个人神秘人的安排之下,插了草标在人市上卖身葬父的秦鸣被归辛发现。随后便将这个孩子买回来在自己的身边做了一名小厮。
  当时不归阁里面已经有了一位姓王的管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管家对秦鸣出奇的关照,最后还收了这个刚刚进府的十岁孩子当作干儿子。秦鸣平时除了侍侯归辛之外,剩下的就是陪着那位王管家在不归阁里面处理各种事情。当时归辛和王管家几乎就是将秦鸣当作下一位管家来培养的。
  这段时间秦鸣虽然每天忙里忙外,不过起码不用再为吃喝发愁。他几乎已经忘了当初受江河海索托,混进不归阁的事情。不过好日子没过几年,就在秦鸣进入不归阁的第六年头上。那位一直照顾他的王管家突然得了急症,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断了气。
  王管家离世的匆忙。不过不归阁里面不能没有管事的人。不过当时秦鸣年纪还小,也当不起管理不归阁上上下下的重任。当下,在王管家离世的当年,归辛救安排了一个资格和王管家差不多的老人接替了管家的职务。
  不过这位新管家办事一塌糊涂,连给王管家发丧出殡这样的事情都办的一团糟。出殡的当天,竟然有抬棺材的杠夫为了赏钱在归辛面前动手的。当下将这位归家的老太爷气的火冒三证。守着王管家的棺材革了新管家的职。抬举已经哭成泪人的秦鸣,做了他不归阁的新管家。
  本来事情到了现在秦鸣算是一步登天了,归家在整个邦县都是一言九鼎的大家族。就见县守大人看见了归家人都是客客气气的,见到归辛还要自称晚辈,现在做了不归阁的管家,起码在邦县这百十里地的范围之内,算得上是一人之下很多人之上。
  不过秦鸣高兴的还没有过夜,他的噩梦便出现了。当天晚上,忙乎了一天的秦管家刚刚躺下,困意上来正要入睡的时候。冷不丁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就在秦鸣睁眼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床头。见到秦鸣醒过来之后。这人影混沌的相貌也开始变的清晰了起来。这个人正是他十岁那年见到了江河海……

  见到了秦鸣醒过来之后,江河海也没有废话,只是对他说了一句:“跟着我来……”
  这句话说完。江河海也不管秦鸣,他自己先一步的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而秦鸣就像着了魔一样,身子僵直的站起来,跟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向着寝室外面走过去。秦鸣心里清楚,不过他的四肢好像不受自己指挥的一样。木然的一步一步跟着江河海走出了不归阁的大门。
  那天晚上,整个邦县都不对起来。本来秦鸣亲自安排好的巡更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门房睡的好像死猪一样,就连打开大门这个人都没有发觉。出了不归阁,邦县的大街上更是显得有些诡异。邦县不比长安,小地方晚上也没有查夜这一说。加上现在天热,平时睡在外面纳凉的人这时候也不见了踪影。
  跟着江河海一直向着城门的方向走过去。就见城门竟然已经大开。守城的兵丁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就这样跟着江河海向着城外走过去,一个时辰左右之后。两个人走到了白天下葬王管家的墓地前。
  这个时候,王管家的坟地已经被人挖开,里面的棺椁也被抬了出来。棺材盖已经被大开,里面的王管家好像睡着了一样的躺在里面。
  看了一眼王管家的尸体之后,从寝室出来之后便一直没有再说话的江河海终于再次对着秦鸣说道:“去,把他的衣服拔下来。你们俩今天也该做个交接了……”
  当时秦鸣已经被吓傻了,按着他以前的胆量,说什么也不敢上前去拔死人的衣服。不过这个时候的秦鸣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江河海说完之后,他竟然自动的走到了棺材之前,伸手解开了死人身上的丝绦。

  日期:2016-09-19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