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6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听出牛大茂话里有话,做了一个继续往下说的手势。
  牛大茂本来听了秦书凯的指示,心里就有些想法,但是顾忌到秦书凯交代的任务,必须要完成,也就只好答应了下来,现在见秦书凯给自己机会解释,赶紧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老领导秦书凯汇报了一遍。
  就在两天前的一个中午,牛大茂正准备夹着小包上班,粗菜馆的张老板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牛大茂经常到粗菜馆消费,所以跟张老板也算是脸熟,只不过是生意人和老顾客之间的情义,倒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张老板在化工园区办公大楼的大厅里堵住了牛大茂,满脸委屈的模样对牛大茂说,牛主任啊,我那酒店开的好好的,上面既没有见文件下来,底下也没接到有什么通知,怎么说要征用就要征用了呢?那块地皮不是刚刚规划过吗?难不成化工园区的规划又改了?

  牛大茂被张老板说的一头雾水,他有些不解的问张老板,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谁说你家酒店的土地要被征用了,我这化工园区的主任都不了解的情况,你倒是先得到消息了,这还真是神了?
  张老板听了这话,把腰杆一下子挺直了说,不对劲啊,今天有几个人到我家酒店丈量尺寸,明明说酒店要被征用了,怎么您这个牛主任竟然不知情呢?难道那些人不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
  牛大茂哈哈大笑说,我说你这个张老板啊,可真是做生意做糊涂了,八成是有人跟你开玩笑,开大发了,看把你吓成这样,这化工园区的规划是一年前刚刚弄好的,哪里能这么快就有修改呢?你当这是小孩过家家啊?
  张老板听了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瞧我这脑袋,可这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把我这七魂差点吓跑了六窍。

  两人哈哈一笑后,正好牛大茂要去吃午饭,顺便就跟张老板一道去了老土粗菜馆。
  两人一路说笑着来到粗菜馆的门口,张老板不由愣住了,牛大茂顺着张老板的眼神望去,在张老板家粗菜馆的围墙上,竟然有个大红的“拆”字,写字的小伙子还拎着油漆桶站在一边,那情形似乎是在观赏一下自己的水平到底怎么样。
  张老板着急了,快走几步站到离小伙子不到二十厘米处,厉声呵斥道,你在这墙上胡乱画些什么呢?
  小伙子看了一眼张老板说,难道你不认识字吗?我这写了一个“拆”字,就是说,这堵围墙马上要拆掉的意思,这里很快要建一个大型的停车场,围墙有些碍事了,只能拆掉。
  张老板不由冷笑说,你说拆掉就拆掉吗?这是酒店的围墙,我是酒店的老板,围墙到底拆不拆轮不到你这个黄毛小子说了算。
  年轻人轻蔑的眼神看了张老板一眼说,我们老板看得上你这小酒店是瞧得上你,我们老板要干的事情,这普安市里还没人能拦得住,既然这围墙要拆是我们老板的意思,就必定会被拆掉。
  牛大茂站在一边插嘴说,小伙子,你张口闭口你们老板,你们老板到底是谁呀?为什么要你平白无故的在别人家酒店墙上写字呢?
  年轻人斜眼看了一下牛大茂,瞧着像是领导干部的模样,说话倒也没敢过份放肆,只是说,这酒店的地段已经被我们老板看中了,过两天这里要开始动工,经过改造后,这里将会成为一个更加高档的五星级大酒店,我不过是按照老板的要求,把哪里需要拆除的地方标示出来,方便过两天工人施工,至于其他的情况,你们别问我。
  张老板听了这话,两眼瞧着牛大茂,那眼神里的意思牛大茂明白,张老板这是在反问自己呢,你牛主任不是刚刚才说过,这酒店的地段并没有被重新规划吗?怎么现在已经有人过来要拆除动工建设新酒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一个普通的生意人,自己一手开起来的酒店,说被人占就被人抢占了?

  牛大茂上前一步对年轻人说,小伙子,我不管你们老板是谁?这是人家张老板的酒店,你在人家的酒店围墙上写字就是不对,赶紧向张老板道歉,否则的话,可别怪我叫派出所的人来。
  年轻人不屑一顾的笑道,化工园区的小小派出所,来人又能怎么样?你当我没见过世面呢?这字既然写上去,是不可能再擦掉了,谁要是敢擦掉,那就是跟我们老板作对。
  年轻人不管不顾的扬长而去,倒是让牛大茂一时因为有些摸不清这狂妄家伙的底气,不敢随便动作。
  晚饭后,牛大茂正准备休息,张老板的电话又来了,说是来了一批人,在酒店的大厅里丈量尺寸,那意思好像要扒掉自己的房子似的,张老板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于是打电话报警,丨警丨察来了,对方来了一个年轻女人当着丨警丨察的面打了个电话后,丨警丨察竟然又走了。
  张老板带着哭腔说,牛主任,你也知道,这酒店是我们一家人活命的本钱,要是把酒店给扒了,我以后可就没活路了,您是我们化工园区老百姓的父母官,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牛大茂见事情有些蹊跷,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化工园区派出所的所长,问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不依法保护化工园区老百姓的财产安全?
  派出所长大吐苦水说,牛主任,我们不是不想保护,是人家靠山太硬,我们没胆跟人家硬碰啊。
  牛大茂问派出所长,对方到底什么底细?
  派出所长回答说,到底什么底细不清楚,不过,化工园区的丨警丨察去处理问题的时候,市公丨安丨局的魏副局长亲自打电话交代说,不准得罪对方,还隐晦的意思说,对方省里是有后台的,谁要是得罪了,后果自负。
  派出所长诉苦说,牛主任,我们也是家里有老有小的,有个铁饭碗不容易,既然遇上了硬茬,我们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能怎么样呢?反正对方说了,很快就会有个官方说法出来,会给张老板一个交代。
  牛大茂听了派出所长的话,心里明白了几分,张老板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就采取了拒听的方式,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内情,张老板想要保住酒店估计是不可能了,既然明知保不住,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牛大茂心里对张老板是同情的,尤其是听秦书凯说这件事算是市委书记胡亚平安排下来的政治任务,一定要完成的话后,牛大茂更是感觉到为人脾气好,做生意又公道的张老板实在是太可怜了。
  不管是动乱岁月还是太平盛世,最苦的一定是普通的老百姓,纵观历史长河中,不少揭竿起义的英雄起初都是打着为天下苍生的名义去战斗,一旦夺下了江山,立即就成了不顾百姓死活的高高在上当权者。
  国兴,百姓苦,国亡,百姓苦,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一个朝代的普通老百姓是能真正当家作主的。
  有人说,现在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还有另一个说法,人民代表大会已经成了留学生家长同盟会,不可否认,现在推举出来的人民代表中,从代表们的经济收入层次上来说,少有几个是能真正代表最底层老百姓的,当某种政权监督形式,只是流于形式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完全变质了。
  日期:2017-08-1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