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的脑子“嗡”的一声,心道不好,自己那只罪恶的手被他撞见了,还好这时候爬起来的张素玉揉了揉眼睛,困意未消地说:“一大早上吵什么……”说完了才反应过来不太对,坐起身后四处扫了一眼,脸上火辣辣地,不过当她看到贺楚涵以后心情就平衡了很多,转移话题地问了句:“雨停了吧?”
  张清扬不敢坐在二人中间,爬下床伸了个懒腰说,“嗯,好像停了,没有声音了……”说完之后发现两个女人的眼光不太对,吃吃地盯着自己的下三路,低下头一看,下面的小兄弟高高的顶起,恨得他差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怎么了,男人的生理反应,没见过啊!”张清扬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赶紧跑进了卫生间。
  贺楚涵这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睡梦中抓着的木棍,似有所悟,失口说了句:“怪不得……”
  “什么?”张素玉不解地问。
  “哦,没什么……”贺楚涵一阵心跳,暗骂张清扬流氓,早忘记睡梦中的自己很舒服了。
  解决完的张清扬再出现在两个女人面前的时候,有点尴尬,虽然刚才都豁出去了,可心理上仍然很不自在,还好两个女人没傻到主动提起这事,已经下了床,去卫生间洗漱了。张清扬发傻地坐在床边,似醉似醒地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却回忆不起来,这多少有点遗憾。
  两个女人洗漱完后发现张清扬坐在那呆想,贺楚涵愤愤不平地说:“别想了,大色郎!”
  张清扬不动声色地顶了她一句,“谁色谁知道!”
  贺楚涵脸色一红,不敢再说什么。张素玉毕竟比两个人年长,所以成熟一些,拉着贺楚涵说:“妹子,好啦,反正也没有人看见,也……也没发生什么,这事就过去了,谁也别提了。”
  贺楚涵白了她一眼,有些吃醋地说:“谁像你,被人非礼了还这么高兴。”
  几天以后,延春的案子在省城江平市法院进行了审判,涉案官员最轻的罢职,最严重的刘一水由于贪污了两千四百万元,将要在监狱里度过十二年,他的儿子刘华夏被判了十四年(这是通过省委刘副书记关系的结果,不然不止这些)。利民集团的李常贵则是死刑,他不但涉毒而且涉黑,手上有三条人命。
  值得一提的是延春市的方国庆市长本身并没有严重的经济问题,考虑到他为延春所做的贡献,把他调到了双林省文化厅任厅长,虽然是闲职,可也保住了他的级别,可以说省委领导给了他很大的面子。他的儿子方少聪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被判了四年。另外,刘梦婷的父亲,延春市常务副市长刘义贪污钱数较少,被判了三年。
  案子结束了,延春接下来就面临着一系列的人员变动,省委领导各方势力均衡后,每个派系都得到了甜头,这样一来延春的政局就更复杂了。市委书记孙常青这次负有领导责任,行政记过一次算是保住了位子,不过这次的事情也令他汗颜不已,要不是有省委张书记为他撑腰,他这次也非要调位子不可。
  由于张清扬在案件中的杰出表现,受到了省委张耀东书记在常委会上的表扬,本着我党近年来多多任用年青干部的政策,又加上张清扬是双学历硕士,省委研究决定等两个月后双林省党校中青年后备干部班开课,派他去学习。
  双林省党校与省行政学院合并,实行一套机构、两块牌子的制度,能到这里来学习的人全部是省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张清扬是这一期当中最年轻的学员,年仅25岁的他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变身,做到了有些同龄人也许一辈子也完成不到的事情。
  党校秋季班要两个月以后才开课,这之前张清扬依然在执法监察室调查二科上班。由于科长黄永贵升为了执法监察室副主任,副科长陈喜顶了他的缺升了半级,贺楚涵与张清扬分别挂了个副科长的头衔。
  同事们都知道张清扬马上要去党校学习,这些日子对他隔外热情,三天两头就要请他吃饭,都想在他走后坐上他的位子。张清扬也明白他们的心思,能躲则躲,不想与这些势利小人过分纠缠。刚上任的科长陈喜见到同事们都巴结张清扬,而不太重视自己这位科长,虽心有不满可也不敢说什么,他见视过张清扬身后背景的强大,对贺楚涵再也不敢有什么非份之想。
  上次经历已经过去了一周,贺楚涵见到张清扬时还心有余悸,条件反射般地手心发汗。工作的时候不再像过去那般自在,心里有两个自己,一个自己想和他亲近,另一个自己想起上次的事情就没有了勇气,毕竟上次还有一个垫背的张素玉。两个人几天来都没说过一句闲话,这成了贺楚涵的心病,人都瘦了一圈,一直比较保守的她还没有接受那夜的事情。

  第48章 闲话
  张清扬也感受到了贺楚涵心理的变化,这种似远似近的距离感让他很不舒服,他想找机会儿两个人打开心扉地聊聊,让贺楚涵恢复正常,他更希望见到那个乐观开朗的她。并且内心深外也想与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交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天下班前,张清扬偷偷地递给贺楚涵一张纸条,并且对她顽皮地笑了笑。贺楚涵的心“怦怦”跳动不已,犹豫了好久,终于在张清扬注视的目光下,脸红心热地打开了纸条。
  “下班后等我,一起走,我请你吃饭。”
  很简短的一句话,却让贺楚涵心潮澎湃,她抬头扫了一眼张清扬,心情好了很多,一时间玩性大起,提笔在纸条上写:
  “让我等你就等你,那我多没面子!”

  张清扬看后笑得更欢了,有一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不禁让他想到了学生时代上课与刘梦婷传情书的事情。
  “我求你等我,好不好?”张清扬的字很漂亮,看在贺楚涵的心里美极了。
  “这还差不多!”
  贺楚涵把纸条扔回来时,看也不看张清扬,起身去了洗手间。一个人站在镜子前微笑,心如鹿撞,她喜欢这种被追求的滋味。
  北方夏日的傍晚,景色十分优美,天边彩霞淡淡,还有着落日的余辉。张清扬行走在贺楚涵的身边,贺楚涵低着头,不时地回答他两句闲话,两个人行走得很慢,仿佛不想很快走完这段路似的。
  “楚涵,你知道吗,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两个人静静地走在路上,伴随着傍晚的景色,路越走越远,心却越走越近,你有过这种体会吗?”

  “嗯,”贺楚涵腼腆地点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听到张清扬说到这些,两人间之前所有的隔阂好像都消失了。
  张清扬突然大胆地拉起了贺楚涵的手,笑道:“别忘了,我们是恋人呀,恋人走路可是都要牵手的。”
  贺楚涵羞涩地小脸飞上了两朵红霞,与天边的景色融為一體,红彤彤的小脸甚是可爱,她努力挣扎了两下,小手被张清扬紧紧地捏在手心没有动,只好有些倔强地说:“谁是恋人啊,你少美了,我……上次是骗王斌的,你还当真了!”
  “你不想当真?”张清扬停下脚步,驻足盯着她的美目。
  贺楚涵不敢去看他那霸道的眼神,摇晃着手臂说:“我饿了,快找地方吃饭,我要吃大餐!”
  “好,好,前面有一家饭店,小玉姐说那的菜很好,我就带你去那里。”
  听到他又提到了张素玉,贺楚涵就有些不高兴,轻声说:“她对你真好!”
  “你又吃她的醋了?”张清扬笑着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