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一见到你姐姐就忘了我!”贺楚涵一狠心委屈地挂掉了电话,脸上还簌簌地流下了几滴凄楚的眼泪,一个人踢着石子行走在路上。
  发现接完电话后的张清扬神色很难看,张素玉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谁打的电话?”
  “贺楚涵,本来说好一起离开的,我给忘了,直接上了你的车,她不高兴了,说我有了姐姐就忘了她……”张清扬悲悯地说,心里也有点堵,仿佛做错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这一刻他才发现贺楚涵在他心中微妙的地位。

  “呃……”他喝了点酒,没动脑子地把贺楚涵的原话讲了出来。这令张素玉一阵脸红心热,自己都能感受到心脏跳动的频率加快。“那个,我把车倒回去接她吧。”
  想了想,虽然二人世界令人幻想,不过张素玉也不想过分寒了贺楚涵的心。不经过张清扬的同意,张素玉就在马路中央把车子拐了回去,这让其它的司机大骂不止。
  正巧巡逻的交警看在眼里,美滋滋地停下摩托车想去开张罚单,突然扫到了贺楚涵车子前军车的牌照和挡风镜前盖着红章的通行证。男交警无奈地叹息一声,拧了下油门灰溜溜地走掉了。
  贺楚涵没有走多远,正低头生着闷气呢,张素玉远远地就看到了她,对张清扬说,下去表现一下,把她请上来。
  张清扬很听话,摇摇晃晃地下车,走到一脸惊讶的贺楚涵面前,很直白地说:“走吧,我请你上车……”

  “我不用你请,躲开!”贺楚涵猛烈地一甩手,使出了大小姐的性子,把对张清扬的不满发挥得淋漓尽致,车中的张素玉看得咯咯直笑,不由得感慨到年轻真好。
  “走吧,别不好意思了……”动嘴不行,张清扬直接动手了,二话不说抱着贺楚涵的腰硬把她塞进了车里。
  第47章 开车太危险
  贺楚涵半真半假地挣扎着,心里却为自己的小伎俩高兴,看来这招还是挺管用的。
  张素玉回头打笑她说:“妹妹,才和清扬分开就想啦,脸上怎么还挂着几颗金豆豆啊!”

  “姐,我才不会想这个没良心的人呢,刚才被风吹进了沙子……”贺楚涵在张素玉面前,扮作淑女地说。
  不料一旁的张清扬半醉半醒地说:“这个借口真不怎么样,影视剧里都用烂了……”
  “你给我闭嘴!”贺楚涵怒目而视。
  张清扬的头有些沉,靠着贺楚涵的香肩進入了梦香。贺楚涵本想躲开的,可是看着他睡觉时的孩子样,没忍心。“梦婷……梦婷,我想你……”睡着后的张清扬做了一个梦,远远地看到刘梦婷在自己的眼前挥手,他扑上去趴在她的肩头,诉说着离别之苦……
  车内的两个女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同时发出一声叹息。贺楚涵推开张清扬的头,小声说了一句:“色鬼,想的女人还真不少!”

  张素玉含笑不语,专心开车。三人刚到张清扬的住处,雷声轰轰,远处的天边刚刚还有落日时的彩霞,转瞬间就是漆黑一片。两个女人的胆子都很小,紧张得抱在一起,求助地望向张清扬。
  张清扬还没有完全醒来,迷迷糊糊地说:“打雷有什么好怕的,夏天有雷雨很正常。”
  两个女人也不说话,互相看看谁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些诡异。还好张素玉先打破了沉默,笑着问道:“涵涵,这次下去查案子,很累吧?”
  贺楚涵回答道:“与这个木头在一起能不累么!”
  “涵涵,怎么听你说话好像一肚子气似的,到底是谁惹你了?”张素玉拉了拉她的手。

  “没……没什么,”贺楚涵有点不好意思,为自己刚才的不良态度心有些虚,这时候雨已经下下来了,狂风四起,雨滴拍在玻璃上发出可怕的响声。
  “这可怎么回家啊!”贺楚涵有些烦躁地直跺脚,把气全撒在了张清扬的身上,点了一下他的头说:“全怪你。”
  张素玉紧紧地靠在贺楚涵旁边,吓得失去了声音,“好吓人,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涵涵,今天别回家了……”
  “那怎么行,不能让这小子占我便宜!”贺楚涵大叫一声,很明显误会了张素玉的意思。
  张素玉捂着嘴笑道:“你紧张什么,这么大的雨,我也不敢开车回家,我们两个一起睡,不是让你和他一起睡!”
  贺楚涵的脸讪讪的红了,偷偷扫了张清扬一眼,只听张清扬迷迷糊糊地说:“我看行,要……要不然这么大的雨,你们开车太危险了……”
  贺楚涵说:“不行,我家里要误会的,我爸……他这方面特别注意。”
  张素玉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拉,说:“没事,你就说睡在我那里了,我一个人害怕不让你回家。”
  贺楚涵心里痒痒的,没有反对,张素玉就抢过她的手机,打给了她的家里,是贺楚涵的母亲接的电话。

  “阿姨,我是小玉……”
  “完事了!”张素玉打完电话,笑呵呵地说。贺楚涵的母亲听到张素玉留下女儿,外边又下这么大的雨,自然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留下吧,好……正好陪我,一个人睡没意思……”昏昏沉沉的张清扬又冒出来一句傻话。
  “清扬,你先去睡吧,我们一会儿洗完澡睡在隔壁。”张素玉担心张清扬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想的,竟然想留下睡在这里。

  张清扬站起来,摇摇晃晃地仿佛是显示着自己的聪明地说,“不用睡在隔壁,我的床大,我……我先睡了,不等你们了……”
  这话搞得两个女人同时脸红,可又不能对一个喝醉酒了的人说什么。两人洗完澡来到隔壁的房间时都傻了眼,原来屋里的床上没有床垫,只有一层木板,两人面面相怯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贺楚涵聪明,想出了一条毒计,“姐,让他来这屋睡木板,我们两个睡他的床!”
  张素玉心疼地摇头,“不行,他喝酒了,着凉容易生病。”
  “那你说怎么办啊,这……没法睡啊……”
  张素玉想了想,一狠心说:“好了,啥也别想了,我们俩个上他那屋对付一夜吧,那个……又没有人知道,反正是我们两个……”

  “这……这……”贺楚涵想出言反对,却没有说出口,这个见意很刺激,虽然胆小但也跃跃欲试,女人在爱情面前往往会昏了头脑,不敢干的事情都敢干了。
  望着床上已经睡着了的张清扬,两个女人站在床前为谁靠着他睡又争了一翻,最后由张素玉拍板:一人睡一边,把张清扬夹在中间。
  这个晚上,张清扬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张清扬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很僵硬,睁开眼睛一看,彻底被雷倒了。

  接下来就用不着反应了,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发疯似地一阵尖叫,“啊………你混蛋,非礼我!”
  张素玉也被她吵醒,先是伸了个懒腰,张清扬趁机把手伸了出来,先没理她,扭头对贺楚涵说:“是你搂着我,谁非礼谁看清楚了再说。”
  刚醒来的贺楚涵有些发傻,摊开双手看了看,心想刚才抓着的木棍哪去了,听到张清扬这么说,强辞夺理地说:“反正就是怪你,我……我是女人,怎么会非礼你,刚才……我明明看见你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