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梦婷抱着李强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口,撫摸着他的脸。李强抬起满脸泪痕的头,悲伤地说:“我没怪你,我只恨我自己………”
  张清扬随省委巡视组下访办案至今,已经有一个月了,延春的一切已经结束,该抓的抓,该撤的撤,江山书记今天带着人回省城。
  张清扬与母亲短暂的相见后,分别在即,前一夜母子二人促夜长谈,张丽告诉儿子过几天就带着柳叶到天王汽车经销公司总部报道,那时再与儿子相会。
  当天晚上,刘远山也打来了电话,对张丽说张清扬的表现很好,老爷子很满意。也许张清扬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延春的表现已经从省委传到了京城。

  张清扬的第一次亮相,可谓是功德圆满,刘远山很为这个“有实无名”的儿子自豪,看得出,刘家的老爷子在张清扬的身上下了大注。子寄父业,一个政治家庭如果没有后代来延续,那实在是件可悲的事情。
  这几天工作组的成员在延春游走了很多地方,所以坐在返程的车里还游兴未减,谈论着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张清扬与贺楚涵坐在一起,却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想心事,他本想临走前再见一眼刘梦婷,可是刘梦婷却没有同意。
  他明白刘梦婷不来的原因,也明白想短时间解决与李强三人间的矛盾是不可能的,解决事情的关键当然在刘梦婷的身上。他不想逼她,他要给她一定的时间,他相信她。
  贺楚涵这几天跟着同事们游玩,没有张清扬的陪伴甚感无聊,今天与他重逢,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张清扬却理也不理她,这令她很生气,倔着小嘴偷偷地看着他,也赌气地不主动说话。
  本以为张清扬一会儿就能和自己聊天,可哪想汽车出了延春市区,张清扬看都没看她一眼,她只好败下阵来,拉下面子推了一下张清扬,“喂,你想什么呢,好像受气了似的!”
  张清扬抬头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没什么,昨晚没睡好,有点困了。”说着话,不经意地看到了她手上的玉镯,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暖意,笑了笑。
  张清扬的眼神没能逃离贺楚涵的视线,她的脸害羞地红晕,清了清嗓子说:“这次回去,估计你会升官。本来你就是高学历,这次又立了功。”
  张清扬笑了笑,说:“那就请你在岳父他老人家面前多美言几句,他老人家可是组织部的部长。”

  “讨厌,和你说正事呢,你扯哪去了,不理你了!”贺楚涵讪讪地说,心里却是一阵得意。
  接下来张清扬没头没尾的话却让她的心里一凉,张清扬好像随意地说:“过几天柳叶也会到江平上班,可能要和我住在一起了。”
  “哦……”贺楚涵不安地低下头,在心里比较着自己和柳叶的姿色,哪个更胜一筹,还真没什么把握胜过她。
  江平高速公路的路口,依次停着几辆高级轿车,巡视组前方的小车见到后,立刻停下,江书记与金部长从车上下来。后边车上的人这才知道原来省委张书记亲自带队跑这来给江书记等人接风,搞得声势浩大,这可是最高级别的接待,闲着的省委常委几乎都来了。
  这种待遇很让巡视组的人自豪,大家也纷纷下车。张耀东书记紧紧握着江书记的手说:“老江,你们辛苦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为双林省的功臣们接风,特意为你准备了好酒哦!”
  江书记话少,只是笑着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张书记的身后就是刘为民副书记,与之前相比,刘副书记明显苍老了一些,延春的老家被敌人给端了,他肯定不好受。
  刘副书记也握了握江书记的手,一脸惭愧地说:“老江,这次多亏了你,不然党和人民的损失就要增大了!”
  身后是几位副省长,看来张书记这次很高调。来人当中的李副省长便是李强的父亲,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因为他和刘副书记一直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领导们依次握手后,张书记又特意走到后边,同工作组的成员们亲切握手,见到张清扬时,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张清扬,表现得不错,没有让我失望,省委会考虑给你加加担子的!”这话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升官的意思。

  再次坐上车的时候,同事们看着张清扬的眼光就有了些变化,虽然过去知道这小子有些背景,却没想到连省委書記都如此器重他。
  车队继续前进,在江平宾馆停下来。这次巡视组回来,张书记高调地准备了欢迎宴,无疑给了刘副书记当头一棒。案子仍然在调查当中,虽然刘一水等人把事情全揽在了自己头上,不会伤及到刘副书记的位子,但对他的威望却有着很深的影响,省里一些还没来得及站队的厅级干部,这几天已经频频向张书记汇报工作了。
  这次,张书记无疑打了一个漂亮的仗,常委会上也高调地批评了某些人的山头主义导致地方上的干部们犯了错误,并且宣布以后要严查腐败。通过这个大案子,常委会算是牢牢地掌握在了张书记的手上。酒席前,张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站在一旁的刘副书记满脸的木然,他知道自己想要更进一步的理想已经破灭了。
  酒席结束后,天已经要黑了,张清扬想要回到住处的时候才发现没有车的不方便,正要伸手拦出租,身后就响起了车笛声,回头一看,风情万种地张素玉正坐在宝马车里向他挥着手。
  见到她今天又换了一辆车,张清扬唏嘘不已,上车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姐,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切,你也不想想今天是谁请你们喝酒!”张素玉轻巧地说,抑制住體内对张清扬久久的分别之情,要不然她真想和他紧紧拥抱在一起。
  张清扬当然不了解张素玉那复杂的心情,只是在想自己刚才问了一句废话,有个省委書記的老爸,想知道自己的行踪真是太容易了。
  张素玉开着车心里有些不安,偷偷地扫视着张清扬,有点做贼心虚地感觉。

  “姐,谢谢你来接我!”张清扬的手摸了摸有些疼痛的头感激地说。同事们知道了张清扬神通广大,刚才在酒桌上一个劲儿地敬他酒。
  扫了一眼脸蛋红红的张清扬,张素玉笑道:“喝了不少酒吧?”
  “嗯,真没办法!”
  “这才哪里啊,以后官做得越大,喝得酒就越多,我爸年轻的时候滴酒不沾,可现在足有一斤的量!”
  张清扬苦笑着说:“我国的官场就是这样,可以没能力,但是不可以不会喝酒!”
  张素玉动了动嘴唇,想说些曖昧的思念之语,可又觉得不合适;想说些轻松温情的小笑话,也觉得不合适。
  这时候张清扬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贺楚涵打来的。
  “喂,你干嘛不等我,我不是说好和你一起走嘛!”贺楚涵气急败坏地说,刚才酒席散后,她拉着张清扬悄悄地说两个人一起离开,然后就去了下洗手间。
  等从洗手间出来,才发现张清扬不见了,追出一瞧,正巧看见张清扬笑呵呵地上了张素玉的车,这才不依不饶地打来电话追问。
  张清扬今天喝了点酒,大脑不是很灵便,经她这一提醒才回忆起她好像是说过这话,立刻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