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婷婷,你没老,你越来越漂亮了,只不过有些憔悴。”张清扬心疼地说,抬手整理了一下被泪水浸湿贴在她脸上的秀发。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刘梦婷握紧了他的手,喃喃自语,“清扬,我想你!”
  两人再次相拥,手臂紧紧地搂着对方,好像担心再次的失去。爱,往往失去过,才懂得珍惜,爱,只有离别,才会更久……

  “吻我!”刘梦婷挣脱了他的手臂,抬起憔悴的脸,双眼微红含羞望着心目中的情郎。
  张清扬的手掌突然碰到了怀中的房卡,猛然间惊醒似的,拉起刘梦婷的手说:“婷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去个安静的地方好吗?”
  “从今以后,我一切都跟着你走………”
  张清扬拉着刘梦婷的手坐上了电梯,直到顶楼。顶楼一共就两间房,张清扬见后脱口而出,“看来吴家爷俩是一人一间了!”

  刘梦婷轻轻依偎在他的身畔,不解地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这个酒店是吴德荣他爸爸的,知道你我见面,特意把总统套房留给我了。”说着话,张清扬推开了房门。
  “哦,”刘梦婷跟着她走了进来,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美丽的脸上飞上了两朵彩霞,心中既紧张又兴奋。
  张清扬拉着她坐在沙发上,侧身看着她,爱不释手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刘梦婷突然像只小老虎一样扑过来,两片红唇便吻向了他,嘴唇相碰的一刹那间,那条灵巧的舌头也罢地道顶开了他的牙齿,在他的口腔中嬉戏。
  张清扬全身像通电了一样兴奋,热烈地回应着刘梦婷……
  “啊……”刘梦婷松开嘴,吃疼地叫了一声,胆小地看着他,刚才的勇气消失殆尽。
  “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疼?”张清扬羞愧地问道,一脸忏悔地缩回手,不敢再动,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这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五年以前。
  刘梦婷却是淡淡地笑了,“没事,我……有点紧张,你……只要你开心就好!”一咬牙,拉着他的手就放在了自己柔軟的小馒头上面。“它是你的!”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一幅任人采携的表情,犹如五年以前,躺在山坡上的那个晚上。

  张清扬没有动,而是傻傻地说了一句:“婷婷,你亲得我真舒服,比以前会亲了……”
  这话听在刘梦婷的耳中十分的刺耳,她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他,紧紧地咬着嘴唇,干涩的唇瓣溢出了红色的液体。
  “清扬,我……”
  张清扬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自己的话,敢紧拉着她的手说:“婷婷,你别哭,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比以前更爱你,真的……”
  “可我已经结婚了……”
  “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吗?张清扬心中隐隐做痛,虽然心中怨气很重,但是他无法抛舍对她的爱意。

  “清扬……”刘梦婷像一个弱小而无助的孩子,投入了张清扬的怀抱,张清扬轻轻地抱起她,向卧室走去。
  像一块珍玉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张清扬轻轻地压上来,双手抓着她的手,四目相对,谨慎而小心地问了一嘴,“婷婷,可……可以吗?”
  “嗯……它是你的了……”
  这一天,两个人足足等了五年,同一具身体,相隔五年,可是感观上的刺激却是那般不同。
  五年前张清扬还是那不谙事事的小孩子,而五年后他已经有过了云雨之欢,再看到她的身体,激动、兴奋、紧张,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思想……
  “那……那个,怎么会……会是第……第一次……”这话他本不想问的,可还是问了出来,中国男人的通病。
  第45章 合理的要求
  刘梦婷笑了,笑得那般凄凉,她不禁为自己结婚那天正确的想法而高兴。那天她本来要一切都顺着别人,本想要把一切都交给别人了,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可是,就在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张清扬,想到了自己曾经答应过他,答应过他自己的身体永远都是他的,她便有了那个决定。
  当那个不中用的新郎扑上他的时候,她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刀,指着他凶狠地说:“你要敢碰我,我就死在你的面前!”那时的她,并不知道他的老公性無能。
  新婚的男人被这一情景吓了一跳,抱着枕头睡到了隔壁的房间,从那以后,虽然男人多次试图占有她,可是每次除了把她痛打一顿,把她弄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外,并没有成功。
  婚后一年后的某一天,男人喝醉后竟然抱着刘梦婷痛哭起来。

  刘梦婷被这情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伤透了男人的自尊心,反正她也不敢幻想了,对张清扬死了心,正想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的时候,男人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她诉说了自己的难言之隐。
  原来他小的时候下體被同学踢伤过,从那以后就无法硬起来。那个晚上对他们夫妻而言,都是难以忘却的,那个晚上他们才真正的勾通。
  看着眼前男人窝囊的样子,刘梦婷把他从地板上拉到沙发上,让他的头枕着自己的腿,也把自己深爱着张清扬的心事告诉了那个男人。
  不得不说,那个男人是一个好男人,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欺负过刘梦婷,并且告诉她,他早知道她不爱自己,更知道她父亲同意这门亲事,就是为了任途而已。?
  男人名叫李强,李强的爸爸是双林省常务副省长李虎林,李副省长帮助刘梦婷的爸爸从延春的副市长升为了延春的常务副市长。
  这一切,当然都是因为这门婚事。李强那天晚上告诉刘梦婷,自己可以不碰她,但是她对外必需要维持好这个小家庭,不能给自己的父亲抹黑。
  刘梦婷答应了他这个合理的要求,从那以后两人相安无事,除了分房而睡外,整天生活在一起。

  听到了这些的张清扬,心中唏嘘不已,他由感于刘梦婷对自己的爱,更对李强的无奈深表同情。
  一个男人得了那种病,在心理上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梦婷,你和他离婚,好吗?”
  刘梦婷摇了摇头,满脸的凄凉。
  “为什么,李强不同意?”

  “不是,我担心我爸爸不同意,他是一个官迷,他还想進入省委呢!”
  张清扬低下头沉思,良久,猛然间想起什么的他惊喜地抬起头来,“婷婷,你爸是不是叫刘义,是不是这几天去了省里?”
  刘梦婷诧异地点点头,“嗯,听说这次省里组织什么考察队,我爸还是延春带队的组长呢!”
  天意,真是天意,张清扬一脸的冷笑,他想象不出如果刘梦婷知道她爸爸被省委检查机关调查的事以后会是什么反应,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早些让她有些准备。
  刘梦婷见到了张清扬那冷冷的笑意,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张清扬答非所问,“婷婷,你恨你爸吗?”
  “恨,我恨他!”刘梦婷咬着牙说。
  张清扬拉着她的手说:“婷婷,我和你说实话吧,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想你爸也许这次回不来了,他……”
  张清扬把自己来延春办案的事情讲了一遍,当刘梦婷得知父亲去省城考察是假,被抓起来才是真的以后,吓得失去了声音,好久才反应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