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8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小阿生下了楼。我就捏了捏小阿生的手掌心,他立即会意,屁颠屁颠跑过去,抱着张碧春跟谢冯生的腿就叫上了,“爷爷奶奶,小阿生要抱抱。”
  乳声稚嫩,这一撒娇,怕是张碧春本来要给我的下马威,全都卸了。
  谢冯生虽然脸上还是严肃,但是小阿生毕竟是亲孙子,被他一叫,当时就将小阿生抱起来。“乖,早上吃什么,跟爷爷说,爷爷今天陪你去买。”
  张碧春也明显欢喜的不行,拉着小阿生的说:“又胖了,还好生病的时候没怎么瘦。”
  我跟后面走过去。叫了一声叔叔阿姨。
  这一辈分不憋屈什么,我叫公公婆婆势必反感,叔叔阿姨,不算越距。

  张碧春瞧着我,脸上阴晴参半,半晌说:“你怎么在这住下了?”
  “既然是谢总的贴身秘书。我不住下来,伺候不了谢总和小阿生。”我话语里等于提点。
  因为替身秘书这件事,是谢尔顿首肯过的,张碧春心里有数。
  谢冯生回首冷脸瞧了我一眼,“你什么时候做的阿生的贴身秘书?”
  “叔叔繁忙,所以没有人告知。景文一两个月前就是了,这件事情阿姨知道,爷爷也知道。毕竟小阿生跟我亲。”我不卑不吭,将事情说个清楚。
  “好锋利的嘴,你用爸胁迫我吗?”谢冯生登时就有了几分一家之主的气势。

  我说:“我的能力,胁迫不了任何人。我只是在做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
  谢冯生脸上变了又变,然后拍了拍张碧春的手说:“走,带小阿生出去玩,看他喜欢什么。”
  小阿生挣扎了下,从谢冯生的肩膀朝我看过来。
  我对他眨眨眼,他就跟我笑起来,然后安稳的趴在谢冯生的肩上。
  老天是公平的,他给了我一个儿子,一个懂事的儿子。
  我去公司忙了很久,才找到了空闲时间,继续寻找禾雪。
  禾雪是接触到面具男比较简单的方式了。
  我心里惦记着,忍不住想打电话问徐培培。

  最近徐培培跟秦璐璐的斗争挺平稳的,我估摸着我一个电话,徐培培都未必想起来我是谁。不过我也是这么猜测的。毕竟三年前的旧事了,我也说不准。
  好歹禾雪宁远徐培培都是同学,我找不了宁远,找徐培培试试吧。
  我想了想,打算试试。
  我从手机里翻出徐培培的电话号码。
  这电话号码其实是背着谢衍生在他手机上复制过来的。

  打通之后。徐培培应该是在睡觉,特别慵懒还打着哈欠,“谁啊?”
  “徐大美女,还睡觉呢?把禾雪的手机号码发我呗!”我也是有求于她,语气贱歪的不行。
  徐培培那边估计睡得也是发懵,“行,一会短信发给你。”
  然后她就掐了。
  我拍着胸脯喘着气,心想一会她会不会反应过来,然后不发给我?
  不过时间不长,她就发过来了。
  我看着手机有些兴奋,这徐培培到底听出来我是谁没有。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摁了号码,就拨出去了。
  这个号码是通的。
  别提我多开心了。
  只是接了电话的是个男人,不仅仅是男人,还是个我认识的男人。

  宁远。
  我真的是打死也没想到徐培培怎么发的电话号码。我下意识的就要挂了电话,电话那边的冷笑却制止了我,“景文,别躲了,我知道是你。”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那边就传出徐培培的笑声,“还真是她啊,以为贱歪歪的就能糊弄到我了?真是好笑!”
  被耍了!

  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最后都憋了回去。
  自己蠢,怨不了别人。
  只是我没想过。徐培培跟宁远会搅在一起。
  我哼哼一句,“宁远你就这么饥不择食!什么人你都上。”
  宁远冷笑,“怎么,你吃醋了?”
  “我呸!宁远你别犯贱了,你耍着花招想怎么样?禾雪人呢?怎么联系不上她了?宁远你就没有觉得你特别对不起禾雪?”我把话题朝禾雪身上引。
  “景文你找禾雪做什么?你之前不是恨死她了?你以为你现在玩这个花招,我就能上当?”他说着哈哈笑起来,“想知道禾雪的联系方式也行,来啊,晚上一起,否则休想!”
  我气的牙痒痒,“你怎么不去死。”
  恨声挂掉了电话。
  这个禾雪怎么被遗忘的这么快。
  我想了不少办法,但是都没有办法找到禾雪。
  看来,只能等着谢衍生回来问他了。
  下班的时候,门外一个文质彬彬的帅哥走进来,扔给我一个文件袋。
  帅哥长得不错就算了,还一脸微笑,叫人看着就入神,我一手拉住他,“帅哥,这是什么。给我的么?”
  帅哥点点头,之后说:“谢总特别吩咐给你的。还有叫美女姐姐千万不要喝水的时候看,恐怕会呛到。”
  我嗯啊一声,心想谢衍生这是要给我什么。
  文件袋打开,里面写着禾雪的详细信息。
  还好没喝水。要不然真的会呛死。
  谢衍生是知道我肯定会去找禾雪,怕我没啥事乱跑,直接把资料给我送来了。
  我对帅哥摆摆手说谢谢。
  帅哥给了我一张名片,叫我有事情吩咐就给他打电话,然后还叮嘱我。“如果去找禾雪父母,千万别自己去,我会代劳。”
  我嗯了一声。
  名片上写着他的名字,安陆,职位是谢衍生的私属秘书。
  我将电话号码存下来。心想这谢衍生秘书真是不少啊,不仅仅有女人还有男人。这个安陆竟然连见都没见过。
  一下子就脑补出不同的东西来了。

  这帅哥一看好受!我们家阿生一看肯定是攻!
  什么是私属秘书?
  难道说?
  不能想不能想,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看资料吧?
  资料很详细,禾雪的出生上学到她在国外,全都有。
  但是她最近的信息全断了。
  资料上写着,我跟宁远结婚当天大闹一场之后,宁远就跟禾雪断了所有的联系。禾雪理亏,请求宁远不要抛弃她。然而宁远这一次却是铁了心了,没有给禾雪任何机会。
  之后,禾雪的行踪就变得非常的神秘,三年内没有在固定的地方出现过,出租屋也很少去,偶尔出现一下就匆匆忙忙的消失了。

  资料显示,最后一次提到禾雪这个人的就是我。
  也就是说,禾雪其实最后一次出现。就是跟我在卫生间里面。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禾雪跟我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真没想到,还能遇见你。
  日期:2017-08-13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