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8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雨欣跟梅俊贤虽然见过面,但是我没有提过梅俊贤家里什么情况。叶雨欣当时还奇怪,为什么跟梅俊贤一起玩,以为他也只是拖着游平的关系。
  现在叶雨欣的性格暴躁很多,又暴露出这么多的人性卑劣之处。我至少明白一件事,她根本不会去察言观色,她会直接瞧不起梅俊贤。
  吕晓豪见到梅俊贤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叫他,“哥。跟电话里一个意思。”
  梅俊贤一张脸更是跟扑克一样,完全看不出喜怒来。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梅俊贤这个表情。
  他平时嬉笑惯了。扑克脸少之又少。
  宁远当时就要跟梅俊贤赔罪。
  叶雨欣却叉着腰叫上了,“你就是这个穷鬼的哥?你来赔钱?你赔得起么?刚刚都说清楚了,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
  一句话,整个会场都安静了。

  宁远请来的不少也是有头有脸的,当然不乏见过梅俊贤的。
  不仅仅见过,恐怕都清楚梅俊贤什么背景。
  这么个欧巴,不是能随便就惹的。
  有人说女人可以不聪明,但是女人不可以蠢。
  叶雨欣仍是在女主人的位置上作威作福,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宁远铁青的脸色,没有注意到场子所有的人,对梅俊贤那一脸的敬畏。
  宁远一手将叶雨欣拉到身侧,教训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说什么呢!谁叫你乱说话了!”
  叶雨欣登时就怔住了,她估计没被宁远教训过,脸色当时就变了,“宁远你跟我怎么说话呢?怎么的,你现在敢跟我大呼小叫了!”
  这一出戏彻底的好看了。
  宁远黑着脸,扬手一巴掌就要扇下去,可是停在半途,被梅俊贤拉住了。

  他用一张银行卡,抵住了宁远的手臂。
  叶雨欣登时就气的哭起来,眼泪鼻涕一大把。
  梅俊贤脸上全是冷笑,“这张卡没密码,我是穷,暂时付不起二十万,但是这张卡里暂时有十万,你们先拿着。”
  叶雨欣还在跺着脚等着宁远来服软跟她认错,可是宁远已经管不了叶雨欣了。

  梅俊贤这一动作,无疑是个大巴掌。狠狠扇在宁远的脸上。
  梅俊贤的钱,有人敢收吗?
  送过去的恐怕都得排着队看梅俊贤有没有心情收,他要是不收,都没人敢放屁。
  宁远想在梅俊贤面前表演一处苦情戏,扇叶雨欣两个巴掌,可是梅俊贤清楚的明白。一巴掌扇下去他就得埋单,所以他直接挡住了宁远的手臂。
  这一巴掌,宁远不可能在扇下去,这钱,他不要是打脸,他要了更打脸。

  叶雨欣怔了怔。似乎有些感觉到不对了,只是瞧着梅俊贤。
  宁远点头哈腰的赶忙将梅俊贤的卡推回去,“俊贤兄,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您的弟弟。您看。这不是闹了一场乌龙。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您看您这要是把钱给我,岂不是打脸了。”
  “打脸?”梅俊贤冷着脸,“宁总别乱说话,谁敢打您的脸。”
  宁远额头上全是冷汗。

  周美团看到兴奋不已,指甲都快嵌进我的肉里去了。
  我说:“还好你没乱动,这一出戏是不是好看的很?”
  周美团说,“叫宁远小人得志,叫叶雨欣贪图富贵!”
  宁远仍是坚持,别说找个地洞钻进去,叫他现在跪地下叫爷爷,他估计都得叫。
  梅俊贤将银行卡仍是推过去,“别推辞。宁总刚刚电话里也说了,我弟弟错了,那肯定得补偿。现在还闹得你跟你的女朋友不开心,你的女朋友还被你训斥了一顿。这是我们的错,我们的不对。来,收着。”
  那一张银行卡,像是烫手的山芋。宁远别说收了,就是碰都不太敢碰。
  叶雨欣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她也是好本事,脸上立即出现了委屈的神色,拉着宁远说自己不知道,说宁远也不早点说。
  成功的将责任给推了。
  宁远根本顾不了她。只是瞧着梅俊贤,不停的赔不是,说他不对,说他不该放纵叶雨欣。
  我就差笑出声来了。
  周美团低声说:“这叶雨欣也该吃吃苦头了。梅俊贤的钱谁敢收?”
  我说:“回头恐怕得送回去,不仅要送回去,还得登门赔罪,加倍的送回去。”
  周美团哼哼,“这就是做人不能太嚣张。以为榜上了宁远就能嚣张能欺负人了?”
  吕晓豪冷眼瞧着。

  宁远这时候拉了拉吕晓豪,说:“朋友,您看这事是我们错,我们认错。您给说说好话成不?”
  吕晓豪也是个嘴厉害的角色,丝毫没有跟宁远半分面子。“宁总这话不对,不是你们的错,是我。我没钱,你就收下吧,还有十万,我哥一定会给你。”
  宁远就剩下哭了吧?
  我也懒得再去关注他们闹成什么样,拉着周美团就走了。
  宁远最近也是太得意了,终于有机会看他被打脸。
  只是这一出戏,无疑给了我一个开头。
  好戏在后头呢。
  宁远你想搞我跟孙总的合作,你等着吧。

  既然你跟梅俊贤的矛盾有了,那我岂不是得好好利用一下。
  我出去后,就问周美团要了梅俊贤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当时就加了。
  晚上到家也就通过了。
  梅俊贤估计没什么精神说话,我也就没跟他打招呼。
  不着急,我要慢慢来,我要叫宁远永远翻不了身。
  其实这件事,我可以拜托谢衍生,我相信他一定会帮我。也帮得上我。
  但是我想自己处理。

  明天,张碧春就要回来了。
  她回来无非就是一个目的,不让我好过,拆散我跟谢衍生。
  虽然我不知道谢冯生走了没有,但是我并不打算认为谢冯生会站在我这一边。
  谢冯生跟张碧春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也并不是很清楚。
  这一仗很漫长,也很难打。

  因为张碧春不可以只看做是敌人,她还是我的婆婆。
  我可以跟她争辩,却不能过分。
  有一种东西叫度。
  不到就不够分量,过了就是错。
  我必须让自己强大,我要面对的是一个偌大的谢氏集团。是谢衍生周遭变幻的女人,我既然要在谢衍生身边长久的停留,我就不可以输。
  我不能保证我最后跟张碧春一样能干,但是我不能比她差。
  我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谢氏女主人。
  这么想着,我就信心百倍。
  晚上,我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
  早上起来,素锦已经给小阿生穿好了衣服。
  我牵着小阿生告诉他,“一会要见到奶奶和爷爷了。乖一点,要叫奶奶和爷爷。如果奶奶跟爷爷要抱你,不允许躲,听到吗?”
  他嗯一声。

  我领着他才到楼梯口,就见到了张碧春跟谢冯生。
  说来就来了,还真是说话算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