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7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辛想起来了什么。马上吩咐管家去县衙一趟,将邦县的县志借来。半晌之后。管家带了上百卷书简过来。当着归不归的面,归辛查看了这些年邦县发生的疫情。看的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位族长死后第二年,邦县城外四十里的乡村发生了畜疫,死了两头耕牛。归家同时有两个族人无故而亡。十二年之后,邦县的水源被污,结果县城开始流行痢疾。别人就是拉两天肚子,也结果归家又有两个人无故身亡。之前归辛还是一位家中的风水不好,只要有疫情归家都跑不了,现在看起来,没有疫情,归家的人还是跑不了。只是闹了瘟疫的话,归家的人死的快了点而已。

  看着已经不敢再说话的归辛,归不归微微一笑,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我说了,我到了,就不会在死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起身站了起来。随后对着两个侍侯他喝酒的老人说道:“陪着我老人家走走吧,咱们看看是哪里出的毛病。这里是老人家我当年住过的地方,我可不记得这里有这样的风水。“
  当下,两位老人诚惶诚恐的亲自带着归不归向着大宅子里面的纵深处走去。百无求有些纠结的看了看归不归的背影,看他的意思本来打算跟着过去。不过这次的饭菜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犹豫的时候见到归不归和归辛归逸的背影已经消失。当下这妖物就当没有这回事,继续留在饭桌上大吃大喝起来。
  归不归走后,这几个人继续留在后堂用饭。不过一直等了大半个时辰都不见老家伙带着归辛、归逸回来,想要找锦衣管家打听一下这三个人怎么还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位管家也不见了踪影,想来是那位锦衣管家也跟着一起陪着两位主人和这位新出现的老祖宗,一起在宅子里面转悠了。
  本来依着百无求的脾气。这个时候就应该一边骂着大街,一边在宅子里面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了。不过毕竟刚刚吃了人家一顿嘴短,加上刚才两位老人已经规规矩矩的对着自己磕了头,就算百无求再愣,在人家里吃饱了就骂街的事情也做不出来。当下百无求闲的无聊,拉上了小任叁两个人一起胡说八道。吴勉靠在角落里闭着眼睛假寐了起来。跟着他们一起进来蹭饭的尹豪达吃饱之后就出去照看马车。一时之间,没有了喧闹声的餐桌上多多少少嫌的有些无聊。

  直到天色擦黑,不归阁当中掌上灯火的时候,归不归才带着自己的两个晚辈回到了这里。这个时候的老家伙少有的皱起了眉头,跟着他的归辛和归逸兄妹俩的表情有些惶恐,不知道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要分家底当着老子的面分。老子本来就不是人,也不惦记你那点家产。”刚才小任叁拼命的跟这个二愣子灌输了你亲爹这是背着你把家产都分走了,别看他出事的时候才想着你,一旦风平浪静了,该给外室孩子的钱一个大子都少不了。大侄子,该挣的你要去争啊,你这个人参三叔都看不过眼了。
  不过归不归没打算搭理自己的便宜儿子,他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之后,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已经空了的酒杯。当下归辛亲自给他斟满了就,正要将酒杯端起来送到自己老祖宗手里的时候。归不归却摆了摆手,说道:“不喝了,老人家我是辟谷的。这酒喝下去也是浪费。”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现在的老家伙身上完全看不到他之前挂在脸上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假寐的吴勉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还有连你都看不出来的机关、阵法吗?”
  听到了吴勉在问他,归不归这才苦笑了一声。说道:“有是有,不过也不应该摆设在这里啊。如果是用来对付广仁、姬牢他们还说的过去,你再看看这宅子里面的人。哪个像是值得有人用大阵法对付的样子?有偷偷摸摸摆阵的功夫,还不如直接明刀明枪杀进来合算。”
  这个时候,百无求才明白刚才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去干什么了。当下它瞪着眼睛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是不是你做的缺德事儿太多,你又一直拖着不肯死,结果下辈子的报应就提前报应到你孩子的身上了。这就是老子的福大命大,要不排队来的话,老子现在已经投胎多少次了。”
  “对,老人家我最缺德的事情就是找了你妈,生了你这个小王八蛋!”本来不想跟百无求一般见识的归不归实在忍不了了。当下一拍酒桌,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大骂了起来。吓得他身后的归辛、归逸兄妹俩一缩脖子,不过吵架的一个使他们家老祖宗,一个刚刚才叫了太爷爷磕了头的。这样的大辈吵架,还真不是他们这辈分的小孩子劝得了的。
  就在归辛、归逸兄妹俩打算去求靠在角落里面的白发男人求救的时候,那个白发男人去冷不丁的站了起来。随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径自从这里走了出去。而那个七八岁的娃娃这时候也蹦蹦跳跳的跟着白发男人走了出去,后堂当中除了那个端茶送水的仆人们。只剩下已经把剑弩张的父子倆,和这一对不尴不尬的兄妹倆。
  “老家伙,老子就知道你看见了这一房的骨血。就把老子这人不人,妖不妖的儿子忘到一边了。好!既然你都说了后悔生了老子,那么老子也不留在这里讨人厌了。老子走老子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从今天起,老子和你的父子情分恩断义绝!”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抄起来放在饭桌上用来割肉的小刀。随后掀起来自己的袍子“撕!”的一声。割下来一尺有余的一块衣角。将衣角丢在了归不归的身前之后,仰着头转身向着后堂外面走过去。出了后堂之后,没有几步这妖物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我呸!跟老人家我还割袍断义。我老人家是你的朋友吗?本来就不是人,还一定要学人的臭毛病!”这个时候的归不归好像被人踩住了肺管子一样,对着已经走出了后堂的百无求大声骂道。
  骂了一会之后。老家伙扑噜了一下自己的前心,随后转身对着自己的两个晚辈说道:“气到老人家我了,你们给我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今天太晚老人家我的眼神不济,这样,等我老人家好好休息一晚。等到养足了精神之后,明天早上再给你找出来这个祸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