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9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辈子最让卫老爷子不忿的事情,就是和老司令喝酒的时候,他总是被老司令欺负,几乎每次都要喝多,这也是卫老爷子给家里立下那么一个规矩的主要原因。
  “能喝酒就是好?!”
  卫家的男人,被老爷子洗脑了几十年,对于这个理论还是比较支持的,但卫家的儿媳妇们就在心里腹诽了起来,她们自然知道老爷子的脾性,但每次听到类似的话,总是会心气难平的。
  尤其是卫铭凯的老婆,要不是还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理性,恐怕这会都要出言斥责老爷子的谬论了,他们家的蒋南除了酒量之外,无论从身世样貌财富而言,哪一样不是碾压面前的方逸啊。
  “难得,难得,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琢玉的工艺,真是难得啊!”
  卫老爷子看着面前的方逸,脸上满是笑意,和这满屋的儿子孙子们不同,老爷子当年是打天下的人,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门阀世家的概念,而是喜欢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
  说着话,老爷子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外孙女一眼,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又有什么事能瞒过他的眼睛?从刚才外孙女的话声中,老爷子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外公,你看我干什么?”柏初夏嗔怒的跺了跺脚,说道:“我的礼物你还没看呢……”
  柏初夏虽然脾气很直爽,但是被外公那直透人心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后,柏初夏心中也是有些羞涩,再也没说出这礼物是她和方逸一起送的话了。

  “好,看看,外公这就看……”卫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方逸说道:“你和这娃娃一起把画给打开吧,外公倒是要看看你给了我什么惊喜?”
  方逸手上拿的盒子,从外观上就能看出里面装的是幅画,卫老爷子这会还真是有点儿好奇,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拿的究竟是幅什么样的作品。
  “嗯?这……这是竹石图?”
  随着画卷在面前被展开,老爷子的眼睛陡然睁大了,收藏了一辈子郑板桥的作品,虽然只是看到了画卷三分之一的篇幅,卫老爷子已然确定这是真迹无疑了。
  “没错,外公,这算是惊喜吧?”柏初夏得意的说道:“爷爷你收藏了那么多郑板桥的作品,不知道其中有没有竹石图呢?”
  “丫头,别贫嘴,扶着爷爷看看……”
  卫老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拿着放大镜,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老爷子那专注的样子,一准会误以为这是个字画鉴定专家呢。
  “好画,好画啊!”
  半晌之后,老爷子才依依不舍的从画上收回了目光,连连点头道:“怪石嶙峋青竹高挺,用笔之间功力深厚,是郑板桥的真迹,而且还是他巅峰时期的作品,难得,难得啊……”
  卫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家境很好,他的父亲是一位收藏大家,也是钟爱郑板桥的字画,家中曾经藏有郑板桥的一幅《竹石图》,但是后来战乱不休,卫家也因为老爷子参加革命受到了牵连,那幅《竹石图》却是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受到父亲的影响,卫老爷子对于郑板桥的作品也是情有独钟,尤其是对竹石图最为喜爱,不过郑板桥一生虽然作品众多,擅长画竹子和石头,但《竹石图》却是存世不多,这些年老爷子一直也没能得见一幅像早年家中收藏的那样的作品。
  “娃娃,这画可不便宜吧?”
  从字画上收回了目光,老爷子看向了方逸,开口说道:“郑板桥传世的作品虽然不少,但这样的精品还是很难得的,回头让铭凯把钱给你吧?”
  虽然年老,但老爷子一点都不糊涂,他知道单凭自己这外孙女,是绝对送不起这幅《竹石图》的,因为郑板桥像这种尺幅的画作是很少见的,就是在解放前的时候恐怕都要用好几根小黄鱼来交换,更不要说放到现在了,那最少是百万起价的东西。
  如果方逸是自己的外孙女婿,卫老爷子或许也就笑纳了这件礼物,但既然外孙女不说,老爷子自然是不能收这么厚重的礼物的,这有违他做人的原则。
  “醒醒,爷爷喊你呢……”
  卫三嫂气愤的在老公身上掐了一记,对于出这笔钱,卫铭凯的媳妇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代表着方逸的身份并没有被老爷子所承认,那样的话自己堂弟还是有机会的。
  “干……干嘛?”迷迷糊糊的卫铭凯推了身边的老婆一把,没好气的嘟囔道:“我和方老弟正……正喝酒呢,你嚷嚷个什么劲啊?”
  “这小子……”卫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对方逸说道:“等铭凯醒了你们再说钱的事吧,这画不错,老头子我收下了!”
  “外公,你说什么钱呀?”柏初夏终于开了口,“这是我送给外公的礼物,你怎么可以给钱呢?”
  “哦?真是你自己送的?”老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外孙女,说道:“外公我收藏的东西可都是有票据的,你把买这物件的票据给外公,外公就收下了……”

  “外公!”柏初夏脸上现出了红晕,摇晃着老爷子的胳膊,“这是我和方逸一起送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心意,你要给他欠,不就是给我钱吗?”
  “外公给他钱,和你有什么关系呀?”老爷子故作不知的反问道,他可是也很少见到自己这个外孙女撒娇的样子,以前柏初夏小的时候,可是整天跟着那些哥哥们打打闹闹的。
  “当然有关系了,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柏初夏红着脸低下了头,声如蚊呐的说道,话说出口后,那雪白的脖颈却是都红了一片。
  “你这小丫头,和外公都动起心眼来啦?”
  老爷子一脸慈爱的看着柏初夏,用手指了指她,说道:“是不是怕这小子在你妈那边过不去,所以先让外公点了头,然后再去给你爸妈说?”
  虽然柏初夏姓柏不姓卫,而柏家在京城也是底蕴深厚,但毕竟卫老爷子在军中的名望太高了,早些年的一些电影都是曾经以他的戎马生涯为原型拍摄的,所以只要他点了头,柏初夏的父母不同意也得同意。
  “外公,哪里有啊,就是他正好在金陵,我才带来给您看看的……”其实老爷子一眼就看透了柏初夏的心思,不过柏初夏自然是不会承认的,而且她心里的这一层意思就算是方逸也不知道。
  “行啦,小丫头,别和外公演戏啦。”
  看到最小的外孙女儿一脸娇羞的样子,卫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这小子不错,酒量好人品肯定不差,而且还有这么一手琢玉的本事,跟了他至少饿不着,嗯,这也是名师出高徒,小余的学生,人品学问自然是不错的……”
  卫老爷子前面几十年,都是在战争中度过的,但解放后就把家传的学问都拾了起来,他本来就学识渊博,对古玩中的各个类别均有涉猎,以前也请余宣给鉴定过几个物件,所以对余宣了解还是很深的。
  “老爷子,我这名师在方逸面前,当的有些惭愧啊……”
  听到卫老爷子的话,余宣连忙摇了摇头,别的不说,就用余宣最拿手的赌石来论,余宣都自问不如方逸,他在缅甸翡翠公盘上的收获,可是连方逸的一个零头都没有。

  日期:2017-01-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