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摊开双手摆在自己的眼前,精神恍惚地说。

  刚才拥着贺楚涵的一瞬间,他想起了几日前与梅小姐,而当贺楚涵走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那晚上的每个细节。
  他不明白梅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两人是否还有相见的机会。张清扬长叹一声,仰脸倒在床上,看着那虚掩的房门,无奈的下地关好,回味着刚才贺楚涵含羞而逃时的可爱模样,会心一笑。
  他知道贺楚涵不会怪自己的,不然她早就扑上来拿自己是问了。刚才的贺楚涵很明显是少女心动时的模样,她对自己的这份爱,看来已经很深很深了。
  张清扬正在美梦中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地唱起了歌,顺手拿过来一看,是张素玉打来的,他笑着接听了电话。
  “清扬,姐失眠了……”张素玉在电话里幽怨地说,此刻她悠闲地躺在床上,另一只手调皮地抓着床单。

  “姐,怎么回事?”
  “我想你了……”此话一出,张素玉顿觉回到了少女时代,紧张得出了一身的热汗:“好久没见到你了,姐……不习惯……”
  “姐,我快回江平了,你好好睡觉,注意身体。”张清扬有些担心地说,张素玉的声音透露着纏绵无力的味道,很容易引起男人的关怀。
  “清扬,你老实说,这些天和小贺关系处得很好吧?”张素玉想到贺楚涵可以和张清扬朝夕相处,心里便一阵醋意。
  “姐,你胡说什么呢,我……我们只是工作关系,没……没你想得那样……”张清扬心虚地说,拿着电话的刚才那只犯罪的手此刻有点发颤。
  与省委巡视组、专案组的兴奋正相反,此时此刻,刘家父子与利民集团的李常贵多少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

  三人坐在合作区管委会用来接待外宾的迎宾楼的一号房内,他们已经知道了河中死尸被发现,省厅介入的事情,当下正在猜测将要发生的几种可能。
  三人三种心理,刘一水在客厅中走来走去,想着接下来如何应对,如何下好这盘棋,从大局上着想他还是比较乐观的。
  因为实质上他并不知道利民集团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儿子当年刘华夏只告诉老爸利民集团是以生产农业产品为名而进行出口贸易。
  “出口贸易”四个字比较好听,说明了就是走私罢了。
  这年头搞贸易的全发财了,走正经路线的根本就没有,所以刘一水也就哼哈着答应下来,除了每月的分红外并不过问其它的,他可不知道李常贵走私的是丨毒丨品。
  李常贵歪倒在沙发上,手上拿了杯干红,轻摇酒杯,望着杯光酒影出神,一脸的痞子样,仿佛还在回忆着昨夜与之風流的尤物。与这对父子相比,他是最轻松的了。
  大家都是一条蝇上的蚂蚱,他知道刘家的省里有位副书记,想把自己拿下来就要先把刘家扳倒,刘家在此地经营多年,想扳倒可没那么容易!
  而他完全可以在发现事情危急时跑路,各国的护照早就准备好了,国外的银行内也存了不少钱,做他这种买卖的人就是在刀尖上跳舞,早就不怕了。
  而刘华夏不停地吸着烟,眼前的烟灰缸内已经装满了烟蒂,他可没那么轻松,老爸不知道的事情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帮李常贵输通各种门路,搞得可是丨毒丨品生意,如果事发,他还真担心省里的那位叔爷帮不了自己!
  “爸,你……你说应该怎么办?”刘华夏小心地问道,现在老子是他唯一的希望。
  刘一水扫了儿子一眼,就平时来说他对儿子还是平较满意的,能办事,有关系,会赚钱,可今天他却怎么看儿子都不顺眼。
  “混账,当初我就不同意干掉那个姓柳的,可是你们……哎!干掉也就算了,为什么没有弄干净,以至如此!”
  李常贵放下酒杯,点然了一根雪茄烟,悠闲地说:“赶上下雨,山洪把尸体冲了出来,谁也想不到,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想想解决的办法!”
  “你……”在延春敢这么和自己说话的可没有几个,但是刘一水想了想终于把气忍了下来,他懂得李常贵的心理,这小子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自己和他生气也没用,要怪只能怪当初贪财,上了他的贼船。
  “公丨安丨厅如果去调查,你们有几成把握?”刘一水找个空位坐下,仰脸望着天花板。
  “刘主任,办事情的那几个小子已经跑到省城了,过几天就回南方,你放心,公丨安丨来调查我们就死活不承认,他们也没有证据。”
  刘一水长叹一声,说:“我不担心死的人,我是担心死的人引起他们对公司的怀疑,海关那头你们没留下什么把柄吧?”
  李常贵笑道:“这点更可以放心了,海关的刘关长比我们胆子都小,他不敢留下什么东西!”
  刘一水扭头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儿子,说:“你马上给方少聪打电话,看看他知道什么消息不。”

  刘华夏拿出手机,连续拔了好几个号码以后,把手机扔在了一边说:“关机,都关机!”
  李常贵顺便开起了玩笑,“那小子没准现在正在哪个娘们儿的肚皮上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刘一水现在杀了李常贵的心都有。
  李常贵依然笑道:“我的刘大主任,只不过是死了个人而已,你们怕什么,我看现在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别被纪委的人查出腐败!”
  “你……你……”刘一水指着李常贵的鼻子,被噎得说不出话。
  “常贵,我爸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们最近一定要小心,不要出什么乱子!”刘华夏也不满地指责李常贵。

  “我李常贵在道上混二十年,又不是什么小孩子,用不着你们提醒!”李常贵叨着雪茄烟,摇摇晃晃地消失在门外,一边走还一边说:“妈的,紧张得好几天没开荤了,找两个娘们儿玩玩……”
  第41章 贪财
  “看看你认识的都是什么人!等风头过了,你……你离他越远越好,我们要和他撇清关系!”刘一水拍起了桌子,手掌都拍肿了。
  “爸……”刘华夏有心把利民集团的内幕讲出来,可终究没有那个勇气,临时改口说:“爸,你放心吧,我……出了事情我来顶着。”
  刘一水心疼地看着儿子,说:“你明天一定要联系到方少聪,让他从市长口里探探口风,由我直接找方市长……不太好……”
  刘华夏知道老爸是拉不下脸来,有心提醒他一句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却没有说出口。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方少聪被关在单间里出不来,自从白天向宾馆要了一桌子山珍海味后,他大吃一顿,虽然自觉在气焰上胜过了纪委工作组的人,可到了晚上心里倍感发虚,他有点害怕了。

  看得出省纪委这次下来并不单单想抓自己这么简单,他们是想钓大鱼,想从自己口上得知更多的内幕,而且他们的江书记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明白通常情况下,没有十足的把握,省纪委是不会轻易行动的。
  方少聪到不是担心自己公司里的那点事,大不了进去呆上一年半载,然后办理个保外就医啥的就能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