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0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那也难怪,正所谓“六扇门中好修行”,白城子那样的地方,藏着无数别人渴望而不得的秘籍典藏,又有众多高手给她喂招,自然厉害。
  而小龙女之所以如此勤奋,我也不难猜想。
  毕竟她之前得到的各种反馈,都是自己将会成为很牛波伊的人,甚至“天下第一”的头衔都唾手可得,这一点在得到了李皇帝的认可之后,尤为迷惑。
  然而随着时间的蔓延,她渐渐才发现,这世界上的强者,何其多也。
  她见识过了我的厉害,又发现让我言听计从的屈胖三更是强大,而随后,这个厉害到没谱的屈胖三,一言不合,就给人掳走了,而且那人的手段简直堪称恐怖,跨越千里,居然也就弹指一挥间……
  唉?
  等等,我好像错过了某件事情,是什么呢?

  转瞬千里?
  对了,这南极之路难行,所以我们赶路才会慢,但我不是有遁地术么?用这个赶路,不比在这冰原之上跋山涉水,要方便百倍、千倍么?
  我这也是昏了头,仔细想一想,多少还是因为屈胖三不在身边,心神不宁的缘故。
  想明白了这事儿,小龙女那边也消停了,走到我跟前来,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面全是汗,腾腾而起,在脑袋上形成一团雾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

  小龙女瞧我双眼发直,有些娇羞,说你干嘛呢?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啥,就是想到了一个事儿,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眯眼计算着。
  下一秒,我一个跨步,出现在了半里之外去,而这个时候,我的意识蔓延到了很远,前后左右的空间在我的眼中变了模样,被分解出各种节点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南极这一块地方,看着好像千篇一律,然而很多地方,却也有古怪。
  就如同我们昨天挖出来的那一冰坑,我计算之时,也感觉到了好多地方,不能跨越。
  不过我这是赶路,尽可能找到最快的捷径,那才是最重要的。
  想明白这点,我又走了回来。

  当得知不用在这让人近乎于绝望的冰原上继续步行而走时,小龙女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赶忙过去帮着收拾一番,然后伸手过来,与我的手紧紧相握,最后对我眨了眨眼睛,温柔地笑道:“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小龙女一笑,我就有一些恍惚。
  我感觉她和我心中的虫虫开始重合了。
  时间过了那么久,我都感觉对于虫虫的印象,越来越远了,倘若不是乾坤囊中有虫虫的木雕,我都怕自己突然有一天,记得不虫虫的模样。

  唉……
  我稳住了心思,然后开始施展地遁术,带着小龙女朝着南边奔行。
  一路且走且停,当天晚上的时候,我们抵达了一个叫做埃茨站的地方,这儿是美国的科考站,而隔着一个海湾,就能够瞧见南极第一高峰文森山(Vinson-Massif)了。
  我们几乎跨越了整个南极半岛,路上碰见过许多的科考站,还瞧见过无数的企鹅。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看着埃茨站的轮廓,有些犹豫。

  如果我和小龙女这个时候找上门去,一定会被人当做是怪物的,但经过这一天精疲力竭的赶路,又让我对于温暖的房间有着一种极度的奢望。
  最后这样的想法没有办法克制,我和小龙女敲开了人家科考站的门。
  我们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好在美国人的脑回路比较大,在经过小龙女与对方的一番沟通和交流之后,这一大帮留着大胡子的老爷们居然热烈欢迎了我们,并且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还做了香喷喷的墨西哥卷饼和BBQ,还有喷香的德国黑啤。
  当然,我并没有自恋地觉得这是为了我准备的,毕竟那帮老爷们瞧向小龙女的眼神,都有一些发飘。
  晚餐开始了,就在我准备对那渗透着油脂的BBQ大快朵颐的时候,科考站封闭的房门又被敲响。
  呃……
  这么晚了,还有客人?
  不会是那个倒霉鬼被锁在外面了吧?
  一众美国佬大声嚷嚷着,最后还是去开了门,结果狂风卷涌之后,他们领着一个黑发少年走进了屋子里来。

  瞧见那少年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这个少年郎我不但认识,而且还交过手。
  当初天山神池宫被人攻陷的时候,有一个身有六翼的黑发少年郎,曾经与我们有过交手,然而后来却突然离去,虽然仅仅只是照了一下面、交了一回手,但他给我的印象,却是十分深刻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与他见面。
  这世界还真小。
  与当初的模样相比,此刻的少年郎明显变成了大人模样,不过一对黑黝黝的眼睛却相当有灵气,穿着一身灰色传教士长袍的他受到了美国人的热烈欢迎,这种欢迎,在我看来,远比对我和小龙女的更加热情,而且更加纯粹。

  我甚至瞧见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跪倒在了他的跟前,一脸虔诚地述说着。
  而那少年郎则像是一个慈父般,伸手摩挲着两人的头顶,微笑着说些什么,因为隔得比较远,所以我并没有听到具体的话语,不过感觉美国佬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舒爽得很。
  我注意到了那人的衣着打扮。
  他也是赤足。
  这人跟掳走屈胖三的那个先知,居然是一般模样的打扮。
  这……
  太奇怪了,难道两人是有关系的?
  这时小龙女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没有说话,却能够明白她眼神里蕴含的意思。
  倒吊男告诉我们,先知在南极苦修,身边带着三百弟子。
  很显然,这个华裔少年郎,就是其中之一。
  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紧张,而没多久,美国佬将那位少年领到了我们这儿来,给我们介绍。
  我对英文的了解不多,好在有小龙女旁边翻译,勉强能够沟通。
  美国佬告诉我们,这位少年郎的名字,叫做摩西。
  圣徒摩西。
  美国佬是这么称呼他的,这位摩西阁下拥有着极具想象的创造力,并且是位伟大的医生,曾经帮忙救助过科考站的两位患者,让他们摆脱了死亡和伤患,并且屡屡给他们提供帮助,是整个埃茨站的老朋友。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摩西阁下,使得他们能够接受我和小龙女的借宿。
  毕竟在美国佬的眼中,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
  而经过美国佬的介绍,摩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朝着我躬身,表达敬意。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他认出了我来。

  日期:2017-01-10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