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补给船的全体成员,在这儿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欢迎,面对着补给物资,这儿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阿根廷大餐,而饭后,那位船长找到了我们,在小龙女的翻译下与我交谈。
  他认真地说道:“先生,黑斯廷斯先生告诉我,将你们送到南极就可以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啊?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用,我们一会儿就离开这里。”
  船长说我知道你们是和黑斯廷斯先生一般的人,但我不得不提醒两位,在南极半岛,乃至南极大陆,你们最危险的敌人,是寒冷,在没有任何保障和协助的情况下,深入内陆,这几乎等同于自杀。

  我说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当然,你也知道,我们是第一次来南极,如果你能够给我们一份比较精确的地图,我会很感激你的。
  船长说当然,我会找他们要地图的。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船长把地图找到,递给了我们,然后对我说道:“祝你好运,我已经跟埃斯佩兰萨站的人说了,如果你们向他们求助,他们会无条件帮助你们的——当然,这里离你们中国人的长城站也很近,你们也可以在中国人那里,获得帮助……”
  船长还是十分尽责的,他帮我们引荐了埃斯佩兰萨站的负责人,并且找到了一位对这儿十分了解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指出了前往文森山的道路,另外还给我们提供了必要的野外补给……
  弄完这些,他亲自送我们离开了埃斯佩兰萨站,并且在临行前,与我们挥手告别,祝我们活着回来。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我总感觉他和他身边的那些人,瞧我们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般,估计在他们的心里,觉得我们基本上是回不来了。
  离开了埃斯佩兰萨站,我和小龙女踩着厚厚的积雪往前走,凭借着精确的地图和指南针,渐渐走出了埃斯佩兰萨站的范围,如此走了小半个小时,小龙女突然停下了脚步,那金坤圈倏然出手,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怎么了?
  砰!
  金坤圈重重地撞击到一块冰石之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之声来,随后我感觉到脚下的地块一阵摇晃,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却发现那冰石突然一下裂开,露出了一个深坑来。
  我在退,而小龙女而往前走。

  她走到了那深窟窿的边缘处,探头一看,皱眉皱起,说:“咦?”
  我瞧她只是惊讶,并无恐惧,便也放下心防,跟着走上去,低头一看,却见窟窿里面,居然坐着一个人。
  呼……
  我先是一愣,随即发现这是一个死人。

  这个死人约莫有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脏了吧唧的灰色裘袍,戴着毛帽子,帽子下面,露出一根黑色的长辫子来,有点儿像是满清的那种发型,半坐在坑里,怀中还抱着一把泛着铜绿的长剑。
  在冰坑的周遭,被纵横的剑气刺出了部分符箓来,看着跟鬼画符一样,看不出稀奇,但能够感受得到里面蕴含的力量。
  我说这是什么情况?
  小龙女摇头,说刚才经过的时候,感觉有一股凌厉的剑意,以为是埋伏,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死人。
  我的目光从那死人的身上转移开去,打量了周遭一会儿,说没危险,我下去看一看。
  小龙女拦住了我,说还是我来吧。
  她没有等我答应,直接跳进了坑里去,左右打量了一会儿,将那人的帽子摘下,发现果然是清朝的发型。

  小龙女给那人戴上,然后费了好一会儿的劲,却将人家怀里的剑给拔了出来。
  她跳了上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拔出了那把剑。
  铮!
  剑一出鞘,立刻有铮然之声,随后凛冽而锋寒的气息便传递出来,小龙女瞧见,忍不住叹了一声,说好剑。
  随后她观察了一下剑鞘,上面有古怪的文字,有点儿像是小篆,她念道:“青罡?”

  剑名青罡。
  小龙女一抖手腕,将这剑耍了一套,有些沾沾自喜地收起了,对着那剑说道:“这么好的东西,留在这里可惜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我看了一眼冰坑里面那个被冻得僵直的死人,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觉得,这人是什么时候的人?”
  小龙女说有些年头了。

  我说清朝?
  小龙女说有可能吧,谁知道呢?清朝那会儿,有国人来过南极么?还是说,他也是跟我们一样,通过某些未知的途径,穿越而来的?
  我摇头,说不清楚,不过能够拥有这般好剑的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你既然拿了人家的剑,还是得让人有一个安息的墓穴。
  小龙女点头,将周遭的冰雪堆积,将这洞穴给掩盖住。
  弄完这些,她双手合十,朝着这冰坑拜了拜,说前辈,甭管你是谁,怎么出现在这儿的,晚辈这厢有礼了,愿你的英灵能够保佑我们,而我也会让你的这把剑,名扬天下的……

  她念叨了一番,心中方安,回过头来,对我说道:“走吧。”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冰雪,无聊至极,没多久,天色就黑了下来,夜里行路,虽然也能够看清,但这儿的地势十分复杂,时不时就会出现很深的冰缝与冰窟,夜里行走,会很费精力,而且在这样极寒的环境下行进,温度迅速流失,也使得我和小龙女的行动变得越来越迟缓,所以经过我俩的商量,决定找地方住下,天亮了再行路。
  我虽然着急找到文森山,但理智却告诉我,这件事情急不得,不然还没有等我们抵达文森山,估计人就已经死在南极了。
  虽然在埃斯佩兰萨站时,我们补给过野外帐篷,不过这玩意在南极完全没有用。

  好在之前遇到的那冰坑给了我们极大的提示,随后我和小龙女模仿爱斯基摩人,花了小半个小时,弄出了一个冰窟窿的房间来,然后住在了里面。
  冰屋的作用是并不是发热,而是抵御寒风,人在里面一样会感到冷,不过与外面,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这个时候才弄了那帐篷,然后钻进了保温睡袋里面去。
  因为赶路的过程太过于疲惫,所以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彼此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我有修行陈抟胎息诀,一觉就到了第二天。
  睁开眼睛来,我让自己的思维适应了当下的情况,方才感觉到身边的小龙女不见了。
  怎么回事?

  我出了睡袋,走出了冰屋,这才瞧见原来小龙女早就醒了。
  她握着昨天意外得来的青罡剑,人在冰原之上疾走,手中的长剑宛如游龙,上下翻飞,那剑法时而凌厉,时而婉约,时而规矩,时而疯狂,瞧得我眼花缭乱,竟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剑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