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德荣的出现,让后赶来的大堂经理吓了一跳,不等张清扬说话,就走上前拉着吴德荣的肥手左一口吴总,右一口吴总地叫,把事件的过程解释了一遍。
  吴德荣听后笑眯眯地把张清扬推到后边,来到姓金的男子面前,二话不说伦起大手就是两个耳光,“啪”、“啪”的脆响把他打趴在地,愣没敢出声。

  等金姓男子反应过来后,吓得竟然哭起来,看来他过去听说过吴德荣的大名。
  吴德荣甩了甩打疼的手,气愤的骂道:“他奶奶的,外强中干,就你这德行还出来装b!”说完扭头看向男子的同伙,冷冷地说:“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候在我眼前消失,否则每人留下一条胳膊!”
  语气中的冷漠与野蛮令人不敢想象他说得是假话,这伙人扶起地上的金姓男子,扔下一些钱买单后就跑了。
  张清扬与贺楚涵站在后边看着一系列变化,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虽然知道吴德荣的能量,可刚才的表现已经超过了他的意外。
  吴德荣拉着身边的女伴坐在张清扬的对面,贺楚涵无奈只好坐在了张清扬的身边,服务员上来更换了碗筷。
  张清扬为对面的二位满上酒,说:“客套话不说,这酒我敬你!”
  吴德荣果真没说什么,拿起酒杯就干了。身边的女人见对面贺楚涵的姿色与身材都比过了自己,就发起嗲来想引起男人的注意,“哟,这么大口,我可不敢喝!”
  吴德荣扭头一瞪眼,骂道:“不喝就滚蛋,少在这和我装纯!”
  女人果然不再说话,二话不说一口干了。
  吴德荣那一嗓子把贺楚涵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在桌下拉住了张清扬的手,小声说:“你同学是干啥的?”
  吴德嘿嘿一笑,对贺楚涵说:“嫂子,不好意思,兄弟我嗓门有点大,没吓到你吧?来,我自罚一杯!”
  听到他叫自己“嫂子”,贺楚涵的整张脸红得如同蕃茄,害羞得低下头竟然忘记了反驳。
  张清扬只好硬着头皮说:“荣子,别瞎说,这是我同事贺楚涵。”
  吴德荣身边的女人可谓社交场合的能手,几分钟不到,就明白对面二人的身份可不是自己能比的,所以就拉下脸来主动表现,气氛在她的运作下果然不像刚才那么陌生了。

  第37章 公司破产
  酒足饭饱后,贺楚涵悄悄拉了一下张清扬,他知道她想离开,所以要立刻说正事了。张清扬扫了吴德荣身边女人一眼,然后说:“荣子,你也知道我这次下来是干什么的,所以我……我想了解点情况。”
  张清扬刚才扫向女人的那一眼被吴德记在心里,他聪明的对身边女人使了下眼色,女人立刻站起身说:“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清扬,有什么事,你说吧,能帮你的我二话不说!”
  张清扬点点头,把案子的情况讲了一下,最后问道:“关于方少聪等人,你了解多少?”
  吴德荣闭眼沉思了一会儿,说:“他们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不过,那些对你们面言都是小事,要说查腐败肯定不够份量!”
  张清扬表示明白,试探性地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
  “你指的是什么?”
  张清扬想了想,道:“就比如说他手下承建公司的第一手资料,关于申报、投标、帐目、工程细节方面,从这上面下手我们就有办法,只是我们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所以……”
  “我有了!”等到张鹏习解释完以后,吴德荣惊喜得拍了下大腿,又把贺楚涵吓得一哆嗦。
  张清扬眼前一亮,说:“你有办法了?”
  “清扬,还记得赵强吗?你知道他爸是干什么的?”
  “赵强?就是我们那个高中同学,后来考上警校的那个?他爸……他爸是干什么的?”
  “他爸是工程师,前几年延春建筑公司破产以后,他爸自己找了一家私人的建筑公司,后来在一次施工中由于偷工减料,他向老板提出质疑,结果……后来被打成了残疾,现……现在……”
  张清扬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不等吴德荣说完,兴奋地说:“那家公司的背后老板就是方少聪?”
  吴德荣微笑着点头,然后长叹一声,“赵强知道这事后,想找方少聪算账,可他一个小小的丨警丨察什么也做不了,就找到我,可惜啊……我只能安排人去把方少聪的别墅破坏一下,别的忙我也没帮上……”
  张清扬大喜过望:“这么说来,你和他的关系不错?”
  “呵呵,一个丨警丨察,一个混混,我帮他破过不少偷鸡摸狗的小案子……”
  张清扬道:“太好了,今天不行,太晚了,明天你把他约出来,我们详细的谈一下,我估计他爸应该对方少聪的公司很了解!”
  “清扬,这件事我帮定你了,那个……方少聪在本地实在是太招摇了,如果必要的话,我……哼哼……我可以帮你找几个证人……”
  “好,那就说定了!”
  张清扬紧紧地拉着吴德荣的手,他知道这次他可帮了自己大忙。吴德荣除了帮张清扬外,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方少聪一伙倒下了,那么延春的黑势力多半要听他指挥。
  回去的路上,贺楚涵有些不满地说:“你……你那个同学不会是黑社会的吧?长得像个土匪!”

  张清扬立刻说:“不能说成是黑社会,只不过家里有点背景,黑道白道熟人多一些而已。”
  贺楚涵苦笑道:“没想到我们查案子,最后……还要借助这种人帮忙,黑道、白道,完全是一条道!”
  张清扬挖苦地说:“看来这次下来,我们的贺楚涵同志见识大涨啊,更加地了解了社会主义的国情,可喜可贺!”
  贺楚涵仰起一张天真无邪的脸,长叹道:“原来这个社会这么的可悲,看不见的是那么肮脏!”
  “亲爱的,别忧世伤生了………”
  “张!鹏!飞!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今天让你在同学面前占够了便宜,什么嫂子……”
  “啊……”贺楚涵的手在张清扬的大腿上狠狠拧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张清扬向江书记汇报了昨夜的收获。江书记听后笑逐颜开,拍着他的肩膀说:“干得漂亮,这条线就交给你和小贺了,你们两个抓点紧,快去吧!”
  “我明白,一定不让领导失望!”

  省公丨安丨厅的人同样住在延春宾馆,张清扬和贺楚涵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些穿着便衣的丨警丨察。
  在市公丨安丨局旁一家咖啡厅内,张清扬与赵强、吴德荣见面。赵强长得人高马大,比张清扬还要高一点。大家都是同学,所以并不显得陌生。赵强从吴德荣口中得知眼下张清扬在省纪委工作,所以客套中便有几分结交之意。
  而在张清扬心里,自己今后回到延春任职,也需要有自己的人马,所以表现得也相当亲热。
  寒暄完必,大家谈起了正事。赵强一边吸着烟,一边苦恼地说:“我爸那人太正直了,如果当时不闻不问,也不能落下那么个下场!”
  张清扬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说:“赵强,你放心,这次我一定给伯父一个交待,不能让他白受罪!”

  赵强低头不语,沉思了好久才抬起头以审视地目光问道:“清扬,你和我说实话,这次……你们下来是走走过场,还是……下了狠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