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楚涵不满地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二世祖了啊!”
  而张清扬却说道:“第一次请女人吃饭,怎么说也要大方点。”
  贺楚涵心里偷笑,更加喜欢他了。菜还没有上来,两人闲聊起来,因为听说他第一次请女人吃饭,所以贺楚涵拐弯抹角地问他谈过恋爱没有。
  张清扬第一时间想到了刘梦婷,想到了q大的那位新闻系的系花。他决定说实话:“谈过,可最后无疾而终。”

  贺楚涵可爱地吐了吐舌头,摊开双手说:“对不起哦,不是有意提到你的伤心事。”
  望着窗上的灯光通明,他忧郁地说:“没什么,过眼烟云,人和人之间只不过是过客而已,有消失的,有留下的,其实结果都一样,无非就是回忆。”
  张清扬的脸上有些阴云。想想自己和刘梦婷的恋情,又怎么能让他心理好受。
  贺楚涵仿佛第一次听到如此有哲理的话似的,满眼的仰慕之情,张嘴想说点什么,不巧张清扬的手机这时候唱起了歌。
  张清扬示意贺楚涵别出声,这才接听了手机,电话是吴德荣打来的。
  “清扬,什么地干活?”
  “吃饭,和同事。”
  “女的?”

  “嗯。”
  “我草,那兄弟我就不去了,还没吃饭,本想着和你聚聚呢,就不妨碍你的好事了!”吴德荣嘻嘻哈哈地说,拿着电话。
  本想就此挂掉电话,可张清扬脑中灵光一闪,傍晚时分江书记的交待突然钻进了他的大脑,他立刻说:“没事,你来吧,我请你吃饭。”
  吴德荣想了想,就说:“那……你身边那位……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啊!”
  “操,没事的……我……”说着张清扬不理他,扭头对贺楚涵说:“我的老同学,请他一起过来行吗?”
  贺楚涵心里当然不满意,可也不好说出来,面上只能点点头,却是一脸的不满。
  “清扬,和谁说话呢?”

  “没事了,我同事让你来,龙海鲜海城,你来吧,三楼靠窗的位子。”
  “那好吧,为了不寂寞,兄弟我自带女伴啦,行不?”
  “德行吧,随便你!”张清扬骂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这时候菜上来了,张清扬赶紧客气地让贺楚涵吃菜。贺楚涵却闷闷不乐地不爱说话,张清扬发现了不对,也知道因为什么,只好道歉地说:“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想和你单独说会儿话,可这位同学就是我和江书记说的那位,没准他可以帮我们破案呢!”
  这么一解释,贺楚涵心里就释然了,可却依然不满地说:“那罚你明天继续请我!”

  “好,没问题!”望着她那种可爱而又顽皮稍微带着些幽怨的表情,张清扬的心中跳动了几下。
  两人说着话,却没注意到邻桌那群男人的目光全都射向了贺楚涵。
  一边吃着螃蟹,贺楚涵一边接起了刚才的话题,重复着他的话说:“人和人之间只不过是过客而已,有消失的,有留下的,其实结果都一样,无非就是回忆。你这话说得真好!”
  张清扬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说:“我和你不一样,小的时候生活苦,所以人生在我的眼里和你有区别。”

  “才不是呢,我……我觉得很理解你……”美人俏脸一红,低下了头。
  “你呢?……我是说有没有谈过恋爱?”随着气氛的变化,两人逐渐开始交心。
  和张清扬相比,这个问题对于贺楚涵来说就坦然得多了,她喝了一口红酒,淡然地说:“可以说从中学开始,追我的人就不在少数,到了大学,就更多了,那些‘烂蒜’大多知道我的背景,所以……哎,没一个称心的。”
  “呵呵,各人有各人的悲哀啊,看来生活太过浮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时候邻桌几个男人中的一个,喝得醉熏熏地端着酒杯走过来了,双眼紧紧地盯在贺楚涵那曼妙的身体之上?
  两人发现不速之客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了近前,他半眯着眼睛,大脸通红,一身的酒味,舌头根发软地说:“这……这位小……小姐,在……在下想注……注意你多时了,我……我……我敬你一杯……”
  一听口音还是朝鲜族人,并且汉话说得不是很好。
  张清扬和贺楚涵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男人已经把酒喝干了,然后伸手把贺楚涵的杯中满上酒,放在她的面前说:“小……小姐,您请吧……”
  这如果是在双林省的省会城市江平,自己家的门口,依贺楚涵的脾气早就拿起杯子把酒倒在男人的脸上,可眼下是别人的地牌,她只好压下心中的火气不客气地说:“这位先生,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你走开!”
  虽然没什么过分的语言,声音却是很大。
  “哈哈,老金,我说什么来着了,人家妹妹不给你面子吧,瞧你那张王八脸,别把妹妹吓坏了,你回来,换我去!”
  “哈哈……”
  男人的同伙听到后,在一旁煽风点火,气得贺楚涵真想冲过去每人打一把掌。原来这伙男人刚才见到贺楚涵长得漂亮,借着酒醉就起了调逗之心,相互打赌说,几个人谁能过去把她请过来,那么每人就给他一千块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此这位姓金的朝鲜族男人第一个过来了,却没想到贺楚涵不给面子,而且当着朋友的面子奚落自己,气得就抓住了贺楚涵的手,不依不饶地说:“小姐,给个面子吧,这酒你必须喝!”

  “啊……”贺楚涵大叫一声,可身体由于惊吓却是动不了了。
  “放手!”张清扬见事情不妙,起身大手就抓住了男人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扯,男人本来身子就不稳,又怎么能耐住张清扬的大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痛得大声叫了一嗓子,把其它食客吓了一跳。
  “你……你他妈的敢打我,你……你小兔崽子不想活了,知道我谁吗,我……”男人骂骂咧咧地想爬起来,可是没有成功。
  张清扬没有理他,护在贺楚涵旁边,双手把着她的肩膀拉进自己怀里,“楚涵,不用怕,有我呢!”
  男人宽阔的胸膛加上这铿锵有力的声音,贺楚涵的恢复了平静,拉着他说:“没事,我们快走吧。”
  张清扬拉起她就想走,不料去路被男人的同伙拦住了。
  “小子,这事他妈的没完,你小子把我哥哥打成重伤了,说什么也要陪点医药费,别想跑!保安,保安,这边打人了!”
  张清扬一听,心里就是鄙夷,心说原来就是一伙无赖,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两个保安过来了,看了看现场就明白了,把张清扬拉到一边说:“兄弟,这伙人你惹不起,还是痛快的花点钱解决吧,他们……哎!”

  张清扬一听态度还不错,其码也是为自己好,不过天生倔脾气的他当然不会认栽,正在想办法的时候,就听到人群的后边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句:“清扬,怎么回事,谁他妈的没长眼睛连你都敢惹!”
  张清扬心中一喜,心说你小子来的真他妈的是时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