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9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省长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回去,实在是辛苦了。”梁健道。
  电话挂断。梁健脑子里努力地转着,从这个电话就可以肯定,霍家驹肯定跟小叶的死脱不了干系。
  梁健想到这里,又问沈连清:“明德过来了吗?”
  沈连清回答:“应该在路上了。”
  梁健生气地吼了一句:“这人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都赶过来了,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倒还没来!”
  沈连清没说话,手上却在鼓捣手机,应该是催促明德了。
  过了两分钟后,有两辆警车带着刺耳的警笛声呼啸而至。围观的人群听到警车的声音,稍稍散开了一些。没一会儿,沈连清的手机就响了,明德在电话那头问他们在哪,沈连清报了位置没多久,明德就过来了。
  梁健打开车门让他进来,等他坐下,严肃说道:“你待会首先要做的事情,是立即将这个大楼从早上十点到现在为止的所有监控全部拿到手上。”
  明德诧异梁健的反映,凭着他当丨警丨察的直觉,愣了愣后,试探着问:“这个小叶的死另有隐情?”
  梁健没好气地骂道:“让你去拿监控,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明德被梁健一骂,脸上一红。
  梁健骂过后,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便缓和了语气说道:“另外,立即将小叶的遗体送到医院去,不管如何,小叶的身份暂时不能透露,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明德点头。
  梁健见他坐着不动,火气又上来了,骂道:“还坐着干嘛!”
  明德回过神,立即打开车门出去了。

  门一关,梁健的目光越过人群看着那个大楼,眼前忽然浮现小叶的那副血肉模糊的样子,忽然胸口一阵恶心,差点就呕吐出来。
  沈连清赶忙从前座递了水过来。梁健接过,刚喝了一口,忽然手机响起,是广豫元打过来的。
  梁健接起,问:“什么事?”
  电话那头广豫元问:“我刚听说,原来办公室的那个小叶跳楼了?”

  梁健迟疑了一下,答:“是的。这个消息你从哪里知道的?”
  “政府里已经传遍了。这是怎么回事?”广豫元问。梁健一听这话,刚压下去的火就又上来了:“你问我我去问谁!”说完,啪地一声将手机给挂了。
  梁健将手机一扔,让小五开车。
  他在后面靠了好一会,心情才重新平静下来。又吩咐沈连清:“你跟豫元说一下,让他赶紧去把小叶他们的父母去安排好。”
  沈连清忙着跟广豫元联系,梁健却忽然想到之前沈连清告诉他小叶跳楼的事情。按说,小叶跳楼的事情,最先收到消息应该是公丨安丨那边,怎么沈连清还比公丨安丨快?

  梁健将目光看向了沈连清,沈连清脸色有些苍白,低着头在跟广豫元用短信联系。梁健心里转了不少个猜想,转来转去,哪个都不敢确认,反倒心烦起来,便索性开口问他:“你是怎么知道小叶跳楼的事情的?”
  小沈惊了一下,他将手机一放,抬头目光穿过挡风玻璃看出去,半响后,答:“之前小叶办公室的人说她出去的时候,我就留意了一下,得知她在这边,我就联系了一下这边酒店的前台。跳楼的事情是前台告诉我的。”
  沈连清说这话时,抓着手机的那只手像是要把手机给捏碎一样,指节都泛白了。梁健不知道他这话真假有多少,只知道,此刻的他不太像他。
  梁健没多问。沈连清之前跟他一起在酒店,小叶的死无论如何也是和他没关系的。只要没关系,便没事。
  至于霍家驹……
  梁健转头看向窗外,忽然想,现在他是一个什么心情?惊慌?还是悲痛?还是……无所谓的平静……
  无论小叶曾经做过什么,但终究是条年轻鲜活的生命。闭上眼,她一身血红地躺在那里,就好像一朵被撕碎了的红色鲜花,竟有种残忍的惊艳。
  回到办公室,广豫元打电话回来,说他已经在去接小叶父母的路上了。梁健嘱咐他,暂时不要告诉小叶父母小叶跳楼的事情。
  下午大概三点多的时候,明德急匆匆地赶到了梁健的办公室。
  梁健开口就问:“监控已经全部拿到手了吗?”
  明德回答:“嗯,已经全部拿回来了。”
  “跟酒店那边怎么说的?”梁健问。
  “就说调查需要。”明德看着梁健回答。说完,见梁健沉默下来,他犹豫良久,终究还是没忍住,问:“梁书记,这监控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梁健看了他一眼,明德立即就神色一变。
  梁健看着他,郑重地说道:“里面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劝你,你要是不想惹祸上身,最好不要去碰那个监控录像带。”
  梁健的认真,让明德变了颜色。

  明德不敢再问。
  梁健又开口问他:“监控的事情,你有跟其他人说起过吗?”
  明德忙摇头。
  梁健道:“这样吧,你回头把监控的录像拿到我这来吧。如果有人问起,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我明白。”明德回答。
  梁健稍微柔和了一下神色,道:“我让豫元去接小叶她的父母了,待会她的父母来了,你跟豫元配合一下,安排好,尽量让他们保持情绪稳定,不要闹事。”
  “那小叶的死因怎么定?”明德犹豫着问梁健。

  梁健瞪他一眼,道:“怎么死的就怎么定!这个还需要问我吗?”
  明德被骂得有些不服气,但有不敢反驳,低了头不说话。
  梁健挥了挥手让他先出去。
  他一走,梁健坐在椅子上,心里盘算着这件事,到底要怎么做。这件事,可大可小。从道德上讲,梁健应该查清楚。可要是从稳定来说,这件事只适合低调处理。省长和一个年轻女干部去开房,然后女干部跳楼,这事情要是爆出去之后的反响,梁健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想得出来!但要从政治角度讲,这却也是一个天赐的机会。
  梁健闭眼,那副残忍的惊艳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

  小叶才三十岁不到的年龄,按说正是女人一生最最好的时候,可她却在这个时候以这样一种决绝残忍的方式告别了所有人。
  从这个角度想想,梁健又觉得不查个清楚,似乎对不起她。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那些翻涌的正义感。睁开眼,看到的,还是这个现实的世界。
  明德将录像带送来的时候,已经是下班的时候了。梁健提前接到了他的电话,所以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他。
  他将录像带送进来后,就提出要走。
  梁健叫住了他,问:“小叶他父母情绪怎么样?”
  明德回答:“小叶母亲当场就晕过去了,现在在医院抢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