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7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昌一口气将碗里的蜜水喝光之后,擦了擦嘴看着面前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说道:“现在是要把我交到问天楼主的手里,用我来换什么好处吗?就算这样我也认了,不过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就说是你们把我抓了起来,偷偷的藏了起来。而不是我主动逃走的。”
  “老人家我最怕麻烦的事情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抬头对着一边的吴勉说道:“你说呢?要怎么处置这个元昌?”
  吴勉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回答:“我又不是你爸爸,问我做什么?”
  关于怎么处置这个叫做元昌的人,归不归还多少有点犯难。如果放在之前燕哀候还在的时候,这个想都不用去想,直接交人给广仁就好。不过现在吴勉、归不归和方士一门、问天楼三方的关系有些微妙,就这么把人送过去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
  而且归不归也好奇问天楼主为什么如此看着这个叫做元昌的人,怎么看这个人也不过是一个还有些修为的修士。除此以外就看不出来什么了,而且元昌也只是以为楼主要用他来验证术法,至于楼主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目地,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现在这样的情形。不管送给大方师广仁,还是送给问天楼主都不合适。将元昌带在身边会引起问天楼的注意不说,还要管饭这样就太不上算了。最后归不归和吴勉商议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放他出走。
  只不过现在在大漠中就把人放走有点太扎眼了,最后还是归不归给元昌出了主意,让他继续藏身与马队当中。等到走出了沙漠之后再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汉境。当下,元昌藏匿与马队当中,直到第三天马队出了沙漠。
  不过这里现在毕竟还是匈奴人之地。元昌看出来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无心害他之后,当下请求容他躲在几个人的身边带几天。毕竟这里还是匈奴人的地方,问天楼的人找他一个汉人要方便的多。
  吴勉、归不归对这件事也好说话,当下他们散了马队之后,将元昌藏在那几口放着书简的箱子里。又向马队的把头买了两架马车,这才按着原路返回到了汉境当中,一直回到了汉境之后,谨慎的元昌还是没有马上离开。一直过了河套进了一家大镇店之后,这才提出来要和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告别。
  元昌对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也不隐瞒,他打算找个深山老林里面隐居起来。等着再过个十年八年,等到问天楼找他的这股风过了,元昌在改头换面从藏身之处出来。
  对元昌这个人,吴勉、归不归几个人没有什么好感。他们只不过不想随了问天楼主的意,才让他跟着一起走的。虽然一起相处了几日,不过还是说不上有什么离别之意。相反还有一种甩了一个大包袱的感觉。对这个男人十年八年之后会不会在出来,几个人完全不关心。
  客气了几句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人继续坐着马车向着中原腹地前进。而易了容的元昌进了一家客栈。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顺便考虑找一处远离问天楼的深山老林。
  第二天一早,元昌早早的起床。就在他打开房门打算结账离开的时候,就见他的房门门口站着一个斜插长剑的年轻人,这人看到他之后,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元昌师弟,这几天问天楼都在找你,想不到你会藏在这里……”
  本来按着归不归的打算,现在趁热打铁马上去寻找下一幅地图的位置。不过吴勉却没有听他的,刚刚从赤丹古城带出来这么多的书简。不把里面的内容融会贯通之后,不要指望他会带归不归去往下一处地图的所在。

  只不过他们住了十几年的草庐已经塌了大半。当初是为了守着鬼门关才搭建的草庐。现在回去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过这几个人怎么也要找个落脚点。当下,归不归带着他们到了当年齐鲁之地,现在称作东海郡中一个叫做邦县的县城之中。
  当年归不归被徐福从方士门中赶出来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常住过一段时间。出了邦县三十里之外有一座叫做白玉山的高山,当年这里曾今出过玉石矿。只不过现在山上的矿产早已经挖完。只留下来了白玉山这个名字。当年为了防着徐福找他的麻烦,老家伙除了在县城里面买了一座宅子之外,还在山上建造了一座洞府。那里比起来淮南国的草庐。又是另外的一番滋味。
  当这几个人的马车进了邦县,打算先找一家客栈住下。休息一天之后在上山去见识一下当年归不归的洞府,据老家伙所说,当年他建造洞府的时候,是按着住下十个人准备的。那时候归不归的排场大,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就见避难也要带上十个八个的手下人。
  不过洞府建好之后,却迟迟不见徐福对他动手。在县城里面住了小十年之后,老家伙便回到了自己的老宅。住了没过一年。他就连夜被那位前任大方师关到了苗疆的山上。

  虽然过了两百多年,这座小小的县城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当他们这两架马车穿过了县城大街,归不归突然看着城中最大的一处大宅子愣了一下。就见宅子外面用乌木做了一块匾额,上面用大篆写着三个大字--不归阁。
  这一路上小任叁教了百无求识别一些大篆字体,看到了老家伙发愣,正在驾车的百无求顺着自己‘亲生父亲’的目光看过去,嘴里将匾额上面的字念了出来:“不规矩……这是那个没有心眼的,给自己家起名不规矩,看这人八成也规矩不了……”
  “懂就懂。不懂别瞎说。我们人参这一路教的字都教到狗肚子里了。”坐在车厢里面的小任叁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很是纠结的对着妖物继续说道:“大侄子,这三个字我们人参可是都教过你的。怎么三个字分开你认得,连在一起就不规矩了?记住了,不归阁,归不归的归,归不归的不,归不归的阁--呃?老不死的,这个不规矩……呸!不归阁怎么好像是你们家?”
  “什么好像……这里就是老人家我当年的府邸。不归阁三个字还是老人家我起的。”归不归看着乌木匾额上面的三个字。顿了一下之后,又有些疑惑的继续说道:“当年我老人家明明已经把这里都卖了啊,卖了十万鲁钱,老人家我都送给迎客馆的姑娘了,现在谁那么讨厌,又把这宅子又改成不归阁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的眼睛马上瞪了起来。冲着他‘亲生父亲’吼道:“老家伙,老子我说怎么人家三叔趁宫殿,你就把家底都败光了。卖了房子还钱送姑娘!你就不知道给孩子们留点吗?十万钱送姑娘!她们给你生过妖怪儿子吗?”

  就在这几个人在不归阁门口大吼大叫的时候,这户人家的房门打开,走出来一个门房模样的人。皱着眉头看了看车上的几个人之后,冲着还在大吼的百无求说道:“大个子,要骂街去别的地方骂。要是吵到了我家主人,小心让你的皮肉受苦。听我一句劝,远远的把车驶过去。出了县城大门再骂。谁也拦不住……”
  日期:2016-09-1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