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7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元昌以为自己是得到了师尊的垂青,不过半年前他突然知道了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
  半年前,元昌无意当中听到中行说和无须老人的一段对话。当时匈奴单于赐酒,两个宦官多喝了几杯,正在背后议论他。
  中行说对元昌得到了楼主的宠信颇有些不满,借着酒劲正在挑拨他和无须老人的关系。不过他的师尊对中行说的话却颇有些不以为然,喝下了一碗马奶酒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想不到你侍奉了先后两代单于,这么一点事情都看不明白。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想不到现在也泛起了糊涂。”
  说到这里的时候无须老人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又继续说道:“你以为为师守是在巴结元昌吗?我们都是楼主座下弟子,每人都在为师尊分忧。就算元昌得了师尊的宠信哪有怎样?匈奴现在已经露了败相,五年之内不是被汉军赶入大漠,就是逃到更远的地方。那个时候师尊的任务完成,我们就会各奔东西,眼不见不烦又何苦为了这几年巴结他?”
  听了自己师尊的话之后,中行说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后疑惑着对无须老人说道:“弟子愚钝。实在猜不到师尊的心思。更加猜不到楼主师祖的用意,还请师尊点拨,日后出了什么事情。弟子也好有些防范。”
  无须老人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亲自走出帐篷四周看了一圈。元昌在他出来之前已经隐住了身形,确定了那个师弟并没有在帐篷外面窥探,无须老人这才回到帐篷里面,对着自己的弟子再次说道:“你知道了也好,日后真的出事也好有个防范。只不过此事万不可再对人言,要不然你是师徒就要被楼主清理门户……”
  说到这里,无须老人顿了一下。看着中行说当着他的面诅咒发誓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的楼主师祖将元昌派到你我身边,并不是要他辅助你分离汉、匈两家的关系。而是要为师我监视看管此人,你两位楼主师祖在汉境出事如履薄冰。如果此人跟在楼主身边,万一遭了方士一门或者其他修士的毒手,那就会坏了两位楼主师尊的大事。匈奴之地看着不太平。不过很少有修士来到这里,他也不至于在这里被人轮回。现在明白了你两位楼主师祖将他打发到这里的原因了吗?”

  虽然无须老人说了这么多,不过中行说还是不明白问天楼主这么做的用意。当下趁着话已经说到了这里,他索性开口问到了底:“弟子还是不明白楼主师祖的用意,元昌师叔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两位楼主师祖如此的小心翼翼?”
  “中行说,这话是你应该问的吗?妄议楼主这样的罪名为师我都担不起,何况你一个小小的中行说……”听到了自己的弟子开始揣度楼主的心思,无须老人当下脸色一沉,将已经端起来的酒碗仍回到了酒桌上。浑浊的酒水溅了中行说一身,将这个老宦官吓得脸色煞白,当即贵在了无须老人的身前。一边以头触地一边惶恐的解释自己多喝了两杯,并没有冒犯师尊和两位楼主师祖的意思。
  “今天我就当你是喝醉了,如果再有下次我马上就会了结你,以正为师我的清白。”说完之后,无须老人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将中行说从他帐篷当中灰溜溜的赶了出来。只不过这师徒俩都没有想到。两个人的对话都被藏在帐篷外面,那个一身冷汗的元昌偷听到了。
  联想到之前师尊对自己的态度,元昌越发的感觉到事情不妙。当下他对着无须老人试探了几次。虽然那个老家伙都是对着自己百依百顺,但是如果自己提出来要去远一点的地方办事时,总是被无须老人阻拦。如果真的要去的话,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要他或者中行说在身边作陪。
  这还不止,又一次,趁着无须老人和中行说师徒俩去面见匈奴单于,元昌潜入了他们师徒俩的帐篷,从无须老人的行李当中,发现了自己当初加入问天楼的时候,留在那里的本命原符。不过这张黄麻符纸明显又做过了手脚,元昌看到这张符纸的时候竟然红的发紫。

  元昌知道这里面的窍门。符纸被改造过,当面留有自己的精血。只要自己距离符纸越近,符纸便会越红。楼主将这样的符纸给了无须老人。明显就是不想自己离开他的监视范围之内。
  和中行说一样,虽然元昌也不知道楼主师尊的用意。不过这样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十有八九是想在自己的身上。验证什么古怪的术法。当初在问天楼的时候,那样的事情元昌见得多了,几乎所有的用来验证术法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当下,元昌找来匈奴女人的污血,破了本命符纸上面的术法。然后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守在无须老人师徒的身边,打算趁着汉家大军大过来的时候。自己趁乱逃离这里。两军混战之下,只要自己隐藏住了气息,就算是无须老人这样的修士。没有元昌的本命符纸也很难找到他。
  不过没有想到汉军还没有打过来,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却杀到了草原。当下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卷了起来,不过隐隐当中,元昌也找到了自己可以脱身的机会。
  当无须老人用传音之法将这里的事情都禀告了问天楼主之后,得到了让他们倆务必拖住这些人的消息。不过暗中无须老人还得到了要他小心看护元昌,不可以让他收到伤害的密信。更有甚者楼主还说了如果无须老人不小心将元昌害入轮回之地,那么楼主会亲自将他魂飞魄散。
  这个时候,无须老人才是打碎了牙齿吞下肚。要拼命拦住吴勉这些人他已经是万难做到,还要保住元昌的小命。看着起这次就是真正的九死一生了,而他也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把自己的小命丢在了那条西域血引虫的肚子里。后来问天楼主带着莫离去给他收尸,也不过是去寻找元昌的本命符纸,这个时候,每人还对他的尸体感兴趣了。
  只不过元昌这次逃走的时候,还是留了个心眼的。他知道自己五行遁法的落脚点无须老人师徒都很清楚,为了防着再给他们师徒俩找到。元昌索性直接去追赶了这支就在不远处的马队。趁着众人没有防备的时候。他干掉了其中的一个匈奴人,然后自己用秘法变成了他的样子。这易容的秘法是他早年间无意得到的,就算是问天楼主就在身边,他也有信心绝对不会出什么纰漏,想不到最后还是被这个老家伙发现了。

  “该说的我也都说完了,如果不是你们到了的话,半年之内我也会趁着汉、匈大战的时候逃走。”说到这里,元昌重重的叹了口气。归不归见状之后嘿嘿一笑,又给他到了一杯沙枣蜜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