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6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秦书凯送给自己的一套家具里头东西实在是不少,那些橱子,床和书柜,样样价格不菲,加在一块,怎么着也得五十多万吧。
  自己什么忙都没帮人家,就收下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更何况,此人是最难搞的秦书凯啊。
  胡亚平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赶紧打电话让人别送过去。
  嘴里说着不行,秦书凯不打电话,他却也不催。
  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秦书凯笑眯眯的立在一旁解释说,听说胡书记搬新家了,我这心里想着,这么大喜的一件事,总得送点什么意思一下,正好碰到卖这套家具的,可能是以前的大户人家,现在日子过的不怎么样了,所以才会把家里的值钱东西都拿出来卖,赶了个巧,所以没花多少钱,胡书记要是不信的话,这是收据,您看看。
  秦书凯还真的从包里掏出一张破破烂烂的收据来,果然上头显示的金额并不算很多,这个台阶来的正是时候,胡亚平原本见着这套家具心里就喜欢的不得了,哪里舍得放手,既然秦书凯想办法让他下台,他也正好就坡下驴了。

  胡亚平说,即便是价格不高,以后也千万不能这样了,要不,稍后让秘书把钱照原价给你,家具我是留下来,可下不为例啊。
  秦书凯心里不由暗笑,收据上的价格只写了十万块,即便是胡亚平说的是真心话,退还十万块给自己,他也还赚了几十万呢,这生意做的,可真是划得来。
  秦书凯转换话题说,胡书记,我在红河县工作这段时间,多亏了领导的照顾,各方面工作还算是顺风顺水,这次过来,有件小事也想请胡书记能帮帮忙,不知道胡书记是不是方便呢?
  胡亚平刚刚收下如此贵重的礼物,焉有不方便的道理?于是满脸堆笑说,有话请说吧。

  胡亚平原本以为,秦书凯是想要谈及他自己的提拔问题,心里正有些为难,秦书凯到红河县当县长的时间并不长,市里现在又没有什么合适的位置,要是秦书凯此时提出要提拔上来,自己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把他放在什么位置上比较合适?
  却没想到秦书凯提及的红河县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人选事宜,他向胡亚平汇报说,准备推荐贾珍园到开发区当工委书记,希望胡亚平能支持。
  胡亚平心里首先是松了一口气,转念又想,贾珍园原本是马成龙的人,而马成龙一向甚是巴结自己,也算是自己人,现在秦书凯又鼎力推荐,不过是一个开发区工委书记的职位,倒也没什么好为难的,于是点头应允了下来。
  胡亚平说,秦县长,放心吧,为了工作,对于县里的事情是要积极支持的,这件事我会亲自跟市委组织部的领导打声招呼的,到时候尽快的调整到位,都是为了工作啊。
  秦书凯赶紧对胡亚平的帮忙表示感谢。
  见秦书凯把话该说的话说完了,胡亚平开口说,秦县长知道,今天我找你来所为何事吗?
  秦书凯摇摇头。
  胡亚平说,秦县长,听说你们红河县有个老鱼馆,老鱼馆的老板名叫冯香妞,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家?
  秦书凯倒是愣怔了一下,怎么胡亚平竟然也知道冯香妞其人?难道他也要帮冯香妞说话?难道这个女人和胡亚平有什么瓜葛?
  秦书凯不多说一句话,在情况没有搞清楚之前,说什么话都有可能存在失误。
  胡亚平看出秦书凯心里似乎有些小纠结的样子,笑着解释说,秦县长,上次我在省里开会,倒也听说过老鱼馆的那个冯香妞处处跟你做对的一些事情,说起来,这年月,有钱有势,又爱显摆的没教养姑娘不少,你看那跟自称红会什么总经理的郭美美,在国内掀起多大的风波,以我对秦县长的了解,那冯香妞要不是做事实在过份,你也不会弄到跟她势不两立的地步。
  秦书凯心说,你既然知道我跟她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底下的事情可就好办了,不管你说什么,我总也有个退路。胡亚平说,秦县长,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毕竟冯香妞背后有人背景,你是个男人,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别跟一个姑娘家一般计较,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跟你商量一件小事。
  市委书记说要跟下属商量事情,完全是给下属面子,秦书凯知道,今天不管胡亚平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自己都必须得掂量掂量才行。
  他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等着胡亚平先自说自话的揭开谜底。

  胡亚平总算是吐出了实情,原来,省里有人打电话请他帮忙协助冯香妞在市区开酒店的事情。
  冯香妞看中的酒店地址是在普安市和湖州市接壤的化工园区地盘上,有个老土粗菜馆的原址。
  冯香妞的意思是把老土粗菜馆给买下来,然后再进行一番扩建和装修,一栋高档的酒店就要在开发区的地盘上拔地而起了。
  秦书凯立即明白了胡亚平话里的意思,他有些为难的表情说,胡书记,老土粗菜馆在化工园区的地面上可是开了不少年头了,酒店规模不算很大,但是生意一直相当红火,冯香妞要是想开酒店的话,完全可以在老土粗菜馆附近重新挑选一块地段,跟老土粗菜馆正常竞争嘛。
  胡亚平也知道这件事有些强人所难,只能勉强的劝诫说,秦县长,冯香妞其实也没有欺负人的意思,她是想要买下那酒店,她主要是看中了酒店的地势,对于其他的倒也没考虑过多。

  托我办事的人说,冯香妞接手酒店的时候,绝对不会亏待了老土粗菜馆的老板,反正做生意嘛,不就是为了一个“利”字,只要是能多拿钱,这家菜馆的老板去哪里重新开一家酒店也是一样的赚钱嘛。
  秦书凯见胡亚平把这种明显的仗势欺人,巧取豪夺说的相当动听,心里不由颇多感触。
  老土粗菜馆的老板他是认识的,以前在开发区的时候,他经常到那里吃饭,老土粗菜馆的菜肴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全都是地方特色菜肴,尤其是一些家乡菜,的确是做的相当地道。
  老板是个看上去特别憨厚的中年男人,大肚腩挺的高高的,整天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做生意也很能吃苦,人家开酒店正常九点半就关门了,他的酒店却一直到十点半门还开着。

  有时候是生意实在好,有些客人宁可坐等别的食客吃完后,腾出位置来,也要在他家的酒店消费,也有些客人是熟客,没事的时候,晚上吃完饭出来散步,就站在酒店门口跟老板天南地北的吹牛。
  谁都知道,做生意主要是依靠回头客,现在就因为冯香妞的一句话,就让老土粗菜馆的老板把自己的酒店转包给别人,可以想象得到,粗菜馆的老板心里必定是极其不情愿的。
  秦书凯知道胡亚平为什么找自己过来谈这件事,酒店在牛大茂的负责地段,牛大茂是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这是其一。
  更重要的是,酒店位于研究所的地段上,这个地段应该是牛大茂代表普安市和湖州市地段上的研究所项目负责人共同管理的,也就是说,谁要想动这个酒店,必须征得湖州市和普安市两方的同意。
  日期:2017-08-1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