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等他说完,贺楚涵已经进行了反击,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他聪明地闭上嘴不说话了。
  贺楚涵安静下来,张清扬也专心开车,可心里却想起来了另外一个人,吴德荣的电话,让他的眼前出现了那名红衣女人。
  梅小姐,你还好吗?昨天晚上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我张清扬一定向你赔罪!
  回到宾馆以后,天已经快黑了,张清扬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向江山书记汇报,详细说了柳叶家里的情况。江山书记听后点点头,然后看看表,说了句:“省厅的人晚上就到了。”

  张清扬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便说:“江书记,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江书记摆了摆手,说:“另一组回来了,你去通知大家过来开个会。”
  张清扬点头退出去,把大家召集到会议室开会。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另一组人马看表情很凝重。江书记让一位老同志给大家介绍了情况。
  原来在建设局招投标科挂了个副科长的方少聪利用职务之便,以及打着父亲的名号,私自承接了不少修路工程,违法操作不说,单是工程质量就不过关。今天找到他时,他对这些自然矢口否认。
  除了这些,这小子用利用父亲的关系,帮人办事收中介费,问题着实不少。可有些问题明摆着,暗中调查也能查出来,苦于没有第一手证剧,没有人敢出面作证。
  几人一筹莫展,到那家承建公司一调查,法人代表是别人的名子,虽然谁都知道方少聪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可却找不到任何材料证明。那家公司的员工见到有人寻问方少聪和公司的关系,立刻跑得远远的。
  一位上了年纪的门卫老大爷还信誓旦旦地说:“你们快走吧,这家公司不是你们能得罪得了的,人家啊上面有人,曾经有很多人都来查过,可最后还不是不了了知,不管你们是哪的人,没用的。”
  “混帐!”江山书记拍起了桌子,把下面的人吓了一跳。“明天继续缠着他,我就不信找不到证剧,如果必要,就查他们公司的账,或者以施工质量为名刑拘公司负责人!”
  几人点点头,长长地叹口气,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有点难,没准正像那位老大爷所说,最后不了了知呢。
  江山书记这时候把目光扫向了邓姐张清扬三人,略微沉思下接着说:“你们先不要管利民集团和刘一水了,等那件死尸的案子破了再说,你们明天暗自调查方少聪,寻找证人,我想象他这种人应该得罪的人不再少数,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清扬,你是延春的人,可以向熟人打听一下嘛!”
  江书记的提醒让张清扬茅塞顿开,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吴德荣,以吴德荣背景,应该对方少聪过去干过的事情了解一些。
  他点头道:“江书记,我明白怎么做了,我……我有位同学,人面很广,我想想办法!”
  “人面很广”这四个字来形容吴德荣,可以说是张清扬再三思量的结果,直接说吴德荣黑白两道全行得通,在当地有背景肯定上了不台面。
  江山书记是老江湖了,品了品张清扬的那四个字,点头微笑,心说好小子和我搞这一套,你还太嫩了!他说:“清扬,查案子,有时候要背道而驰,有时候不能按常理出牌,该有的线人还是要有的,就比如公丨安丨查案吧,那些神探不都是人面很广吗?”

  众人一听到这一老一少打起了哑谜,都发出了轻微的笑声。张清扬当然明白江书记说的是什么意思,有能力的公丨安丨,在背后不都有一些流氓小混混之类的弟兄吗?
  散会以后,天也黑了,江山书记亲自去接待省公丨安丨厅的人了。而贺楚涵却拉住了张清扬,羞答答地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张清扬故意拉了下她的手,说:“亲爱的,那我们出去吧!”
  延春,是一个充满着娱乐性的地区,这里的六市二县的人民都受到了朝鲜民族能歌善舞的影响,开放的民风使得一些外地人说他们是吃喝玩乐的民族,可这并不影响当地人民的业余生活。
  张清扬载着贺楚涵开过了几条大街,贺楚涵不由得感慨道:“这么小的一座城市,竟然全是所谓的歌厅一条街、烧烤一条街,街边处处可见吃喝的地方,你们延春人真爱玩!”
  “呵呵,遍地是歌厅,遍地是烧烤,这是本地的特色!”
  “是啊,同样是北方,这里还真是不同。”
  张清扬扫了一眼贺楚涵,问道:“饿了吧,要不然去吃点东西?”

  张清扬的关心让贺楚涵心中一暖,舒服地点点头,又说:“来到你的地牌上了,你可不能胡乱对付我,我要吃大餐!”
  张清扬想了想,就说:“吃海鲜吧,本地最好的海鲜城,如何?”
  贺楚涵一听,担心太破费,就委婉地说:“算了吧,那个……我们随便吃点就可以了,不是说这里有朝鲜族的特色狗肉,还有泡菜之类的,就吃那些吧。”
  张清扬知道她怕自己花钱多,就开玩笑地说:“亲爱的,你真贤惠!放心吧,咱妈给我一张银行卡呢,还没花过,呵呵。”
  第36章 结果都一样
  听她说中了自己的心事,贺楚涵的小脸就红了,不好意思地狡辩道:“我才不是为了你呢,既然你有钱,那就去吧,不吃白不吃!”她想起来了张清扬家的那幢别墅,所以就不担心钱方面的问题了。
  龙海海鲜城,当地最好的海鲜楼,全部是从朝鲜运过来的活海鲜。张清扬还从来没请过女人吃过饭,所以有些尴尬地说:“想吃什么随便点,我……我还没请过女人吃饭呢!”

  贺楚涵心中一喜,就大大方方地点起菜来,虽然知道他家里有钱,可是也很节俭。张清扬知道她的心理,拿过菜单,挑了几个特色菜比较贵的点了。
  日期:2016-09-2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