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一水的表面功夫可算是做到了家,腆着大肚子和三人握手,脸上单纯的笑容与他的年纪极为不相称,然后他们被刘一水众星捧月似地请到了宽大的办公室内。
  张清扬心中暗笑,什么叫期待已久,想必官场中人最害怕的就是纪委吧,这刘一水可真能装。
  “哟,刘主任,您这办公室可真气派啊!”邓大姐没着急坐下,而是环视了一周刘一水那阔气十足的办公室,暗中讥讽道。
  “哎呀,让几位见笑了,这个嘛……还不是面子工程,几位也都知道,我们经济合作区肩负着延春开发的重要任务,总是要接待一些企业的高管,上级部门的领导,为了不给延春抹黑,让投资商们对延春有好印象,我这……哎,也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啊,呵呵……”
  “是啊,看得出来,刘主任为延春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听说利民集团就是您从南方某省引荐过来建厂的,听说当年方市长特别重视此事。”
  邓姐仍然笑着问道,却暗含剑锋。
  妈的臭婆娘,老子捅死你!刘一水虽然心中这样想,可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地说:“哎,邓组长过奖啦,提到利民集团我真是惭愧啊,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和李经理说了,让他帮着找一找那位失踪的民工。”
  “上次的事不能怪刘主任,都是下面的人不够重视,我们今天来是有几件事向您了解下情况……”
  该来的终于来了,刘一水心里微微跳动了两下。“好,好,我定会知无不言,有什么事几位就请问吧。我也知道这些年坐在这个位子啊得罪了不少人,总有人在背后诬告我,这次是因为什么事情啊?”
  “事情是这样的,据我们了解……”
  一边听着邓大姐问话,张清扬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刘一水的表情,不由得起了敬佩之心。刘一水的表现十分的豁达,仿佛被冤枉似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了,时间飞快,就在刘一水的办公室内,一上午的时间浪费掉了,可却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邓姐早上说得没错,他真是老官油子了,材料上那些案件由他的嘴里说出总是变是轻描淡写,要不然他就玩起了太极,声称不了解情况,是下面的人做的,或者是方市长建议的,然后还声称这是人为的陷害……
  “几位同志,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在楼下的餐厅用点餐怎么样?下午您们接着问,我有什么说什么……”
  三人的脸上都不太好看,刘一水的话是很打人脸的,表面上支持工作,可暗中又什么忙也不帮。

  “不用了,刘主任,谢谢您,我们了解得差不多了,以后有再来麻烦您吧。”邓姐客气地说,然后带着张清扬和贺楚涵就出来了。
  几人刚下来,邓姐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江山书记打来的,立刻和二人示意了下说声“领导的电话。”
  “小邓,你们马上回来,有重要事情!”
  “好的,江书记,我们明白了。”

  几人一到宾馆,先在走廊里见到了由服务员陪着却已经哭成了泪人的柳叶。柳叶听到脚步声,抬头见到张清扬,猛地扑到了他的怀中。
  “清扬哥,我爸爸找到了……”女孩儿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嗓子都哑了。
  第一时间,张清扬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江书记,我们有重要事情汇报,我们……”

  上午10时左右,就在张清扬三人坐在刘一水的办公室内喝茶的时候,迎春的一二把手带着公丨安丨局的贺副局长前来拜见江山书记。
  江山书记事先接到他们的电话,正在琢磨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望着这两人沮丧的表情,江山就知道事情不妙,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是孙书记说吧,”方国庆看看孙常青,然后把头低得更低了,孙常青瞪了他一眼,心说你小子现在知道把我往前推了,早干什么了!
  对于河中发现死尸的事情,孙常青的想法是能低调处理就低调处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通过公丨安丨局的调查,竟然发现死者有可能就是柳叶失踪的父亲!
  是就是吧,重点在于法医的尸检结果发现死者生前曾服用过量的绿胺酮(俗称k粉),导致窒息而死,并且死者口腔、鼻孔中含有泥土,警方初步判断死者在没有完全死亡前被埋入土中挣扎所致。

  答案很明显,这是一起恶意杀人事件。至于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河中,就有待考证了。现在需要进一步确认,死者是否就是柳叶的父亲。除了那一身的衣物,并没有其它证明。孙常青和方国庆来的目的,就是想让贺副局长带着柳叶去辨认。
  “没想到你们延春的问题这么严重,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啊!”
  听完了孙常青的汇报,江山的反应非常震惊,毕竟这出乎事先的预料,原来是调查贪官的可到头来却没想到遇到了人命!
  “人就在旁边,你先带着去公丨安丨局吧。”江书记对贺副局长说。贺副局长如蒙大赦,立刻退了出去。在门口擦了擦汗,心说这省级官员的威严的确不一般,看一眼都觉得压抑透底。
  “这事很严重,我要向省委张书记汇报!”江书记对孙常青和方国庆说道。
  “那我们先出去一下。”二人聪明地退出来,等在门外。
  江书记没有打张书记的办公坐机,而是直接打的私人手机,待把事情讲完,张书记足足安静了有半分钟,才叹气道:“公丨安丨厅廖厅长刚从我这出去,省辑毒队最近抓到一个线人,交待延春存在一个大的贩毒网络!”
  “那您的意思是?”江山书记也擦了擦汗,心说幸亏自己汇报得极时。
  “江书记,我认为你们仍然要按原计划行事,这件案子我让省厅下去人调查,你们就不要分心了。”
  “我明白怎么做了!”
  挂了电话,把门外的两位叫进来,江书记只说了一句话:“省厅会派人下来的,市局就别管了………”
  “这………”方国庆本想争辩两句,可当他看到孙常青面如死灰没出声后,也只好跟着悄悄退了出去。
  延春的一二把手都知道,事情不妙了。就连孙常青的心里都没底,事态并没像他想象中那么进行。如果延春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这个一把手难逃其咎!当柳叶来到公丨安丨局,见到那一堆老帆布的蓝色工作服时,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双眼暗淡无光,吃惊得失去了声音,良久悲伤才从口中发出,她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着。
  贺副局长一下子全明白了,死者正是柳叶的父亲!他也受到感染,同时也吓坏了,立刻安排女丨警丨察进行劝解。听着那悲痛欲绝的哭声,第一时间贺副局长突然燃起了年轻时的激情,他记起了身为人民公丨安丨的责任!
  “贺局长,希望您能帮我找到凶手,还我爸一个公道!”
  悲伤过的柳叶,像变了个人似的,十分的安静,只不过脸上还挂着泪水。她冷冷地对贺副局长说。
  如花似季的年纪,可上天却让她承受了太多太多,这几天她像是变了个人,曾经的青春活力不复存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