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7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点我的脑袋说我乱想,“疲惫了几天,今天就饶了你。下次再乱说不结婚,非法同丨居丨,我一定不轻饶你。”
  我点头,然后在他臂弯沉沉睡去。
  我恢复上班已经快要两周下来了。
  小阿生身体恢复的很不错,我跟着他一起五六天,确认了他的确没有什么事情,才放下心来准备恢复了去上班。

  也顺便查找一下禾雪的下落。
  谢衍生没怎么告诉我,他对于这些事情,似乎都不愿意我插手。
  他不说,我因为担心小阿生一直也没怎么问。
  我赶着个周一去上班的。
  小阿生早上并不睡懒觉,很早就起来了,我跟他一起吃早饭,顺便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他白天看不到我总是哭闹不停。
  我跟他说上班去,不能天天在家里呆着,这样妈妈太懒了。
  他嗯哼一声十分不满意,但是我再三的说,就点头同意了。
  然后他又问我。“妈妈,姑姑怎么不来看我呢?为什么我总是看不到她?”
  问的我一怔。

  这孩子身体没什么异常,精神状态也没有半点不对,就是时不时会问出奇怪的事情来,比如他老是询问他姑姑呢。为什么不来看他。
  对于这件事,我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从谢衍生嘴里我知道,他根本没见过谢曼。别说跟这个姑姑有感情了,按理说想起来都不太可能。
  我说姑姑一直有事情并不方便,叫他不用惦记。
  他说他不惦记。
  然后又自己玩起来了。
  我想着一会上班的时候还是问问谢衍生。到底谢曼在哪呢。好歹是亲姑姑,到时候见一面也没什么。
  再加上,对于全修杰的事,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对我放弃成见。
  早上到了公司,主管见了我点头哈腰的,说我劳累了,不着急上班啥啥的。
  小王跟我说这两周没来,公司都以为我被辞职了呢。
  我估摸着谢衍生肯定给主管打电话说过这事了,否则主管是不可能点头哈腰的。
  早上主管都没怎么分配我业务,我十分的惬意。
  在咖啡间打电话给谢衍生。问他谢曼的事。
  谢衍生说他也不知道,“这小蹄子天天浪,反正有钱花,也不用在公司上班。你叫她在哪呆着那都不太可能。”
  “要是全修杰能找到她吧?”
  “这就是全修杰不喜欢她的地方,太能浪了,哪都跑,抓都抓不住。”谢衍生笑,“你怎么最近老是提谢曼,找她做什么?总不会全修杰后悔了,现在想追回我妹妹吧?”
  我说没有,就是小阿生没见过亲姑姑,想见见。
  掐了电话,我就在想,全修杰没准能找到她?

  我给全修杰打了个电话。
  全修杰接了电话就问我怎么这几天没回去。
  我说小阿生有点事,也就没回去住,暂时住在谢衍生家里了。
  全修杰听了有些感慨,“景文你跟他妈妈现在关系处理的怎么样了?住过去不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说还好,说完了没明白他怎么这么关心我跟张碧春之间的事。
  “我想问你,知道谢曼去哪了么?”我岔开话题。
  他说他怎么可能知道,谢曼从来来无影去无踪的。她妈都找不到她。
  我笑,说这么神秘,不怕丢了么。
  “谢曼出了名的任性,过的也随意,家里背景雄厚。得罪人都不怕,当然更没谁敢拐卖她。”全修杰一番评价。

  我笑,“恩,那全大律师先忙着。”
  掐了电话,小王正好在旁边。她神秘的问我,“谁啊?”
  我说没谁,一个朋友。
  她笑了起来,推了我一把,“怎么好像很关心你。还知道你跟你未来婆婆之间的事。”
  我估摸着她没少偷听,白了她一眼,“大白天的,偷听我打电话,你还有点三观没有。”

  “别扭捏啊,怎么还不承认了。”她笑着又说:“一个男人这么关心你,绝对目的是不会单纯的。”
  我说不可能,他最没可能了。
  小王一脸鄙夷,“这种事,当事人总是不乐意承认,最奇怪了。”
  说完笑嘻嘻的走了。
  我心里盘算着,怎么好像都觉得全修杰会喜欢我似的。
  小王一个局外人都这么认为,那其他人肯定更这么想了。
  我盘算着以后不能住到全修杰那边去了。
  朝夕相处,回头不好解释。
  电话都打过了,我才翻出号码。准备打禾雪的电话。
  这件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照顾小阿生一直没时间,所以就耽搁到了现在。
  而之所以还有禾雪的电话号码,是因为之前禾雪跟我打电话叫嚣的时候,我顺手存了。当时是害怕她再打过来,所以打算拉黑的,没想到今天还用到了。

  还好我没有清理通讯录的习惯,我平时也想不起来清理通讯录。
  唯一一次删除的,是谢衍生。
  我拨过去,禾雪的电话停机了。
  我想了想。三年未用,停机也正常。
  我翻出朋友圈,找到了吴达,叫他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我。
  之前跟吴达在医院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要。我就顺手加了。也是没有清理的习惯,虽然三年没说过话,但是也没有清理掉。
  吴达把他的电话号码很快发给了我。
  我打过去,吴达很快就接了。
  “妹子怎么想起我了?”电话那边语气十分轻松,完全不似之前见面那般消沉。
  我估摸着精神状态肯定好多了。脑子里盘旋着问禾雪的事,他该不会说什么吧。
  “这不是有事么,想请教一下哥哥。”我顺嘴也就开玩笑。
  他哈哈笑起来,“总不会是关于宁远吧?我都老久没跟他联系了。”
  我说不是,“我跟宁远之前也结束了,算是我前夫,我之前还跟他领过证。”
  吴达诶呦一声,“之前发生不少事吧?我都没在朋友那边询问过了,恐怕都不知道。”
  我说:“其实我也犹豫问不问你的,你还知道禾雪现在的情况啊?要是不想说,就当我没说吧。”
  吴达笑,“没什么不想说的。跟她都结束了。这种女人,想明白了,就不会在乎的。你想问什么?”
  “禾雪的联系方式你还有吗?哪怕是微信?”我问他。
  “这个啊,我也三年不联系了,还真不好说。先挂了电话,我试试看能不能联系上,一会打给你。”吴达说。
  我嗯啊一声,准备等他的消息。
  时间不长,他就打给我了。“妹子,我看了,手机号码有两个,都停机了,微信朋友圈还是三年前更新一次近照。什么美甲的,后面就没有了。我微信找她,她已经把我删了,应该是也不好联系了。”
  日期:2017-08-12 09: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