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7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很快就睡着了,仍是一夜无梦,也想着应该着急一下小阿生,却还是沉沉的睡着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才睁开眼,我就朝着小阿生的方向看过去,谢衍生站在旁边,负手而立,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爬起来。看到小阿生周围的机器都去掉了,他弱小的身体躺在床上,显得十分的虚弱。
  谢衍生这时候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别说话。
  我点点头,就跟他走出了病房。

  明明一夜没睡。他竟然看不出半天疲劳,眉头舒展,似乎有些开心的样子。
  我问他,“小阿生醒过了么?”
  他点头,“夜里就醒过一次了。跟我说了几句话,看你在旁边睡着了,才又安心的又睡下了。还是有点虚弱,就叫他又接着睡了一会。”
  我点点头,一颗大石头全落下了。

  还好他没有什么事,不管面具男到底要做什么,他毕竟没有害死小阿生。
  我想着拍了拍胸口。
  小阿生病好了,我也该去看看我的爸妈了。
  从上次送走到现在已经两三个月下来了。
  难怪我妈一直担心我,也的确是我叫她们操心了。
  我说买点早饭吧,一会怕小阿生起来没得吃。
  谢衍生说已经准备好了,不用太担心。
  我点点头,对谢衍生笑了笑,“阿生,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谢衍生吻了吻我的额头。“你这样多笑笑就好。这几天都没见你笑过。”
  他说着搂住我说走吧,进去看着儿子。
  我跟他又重新进了病房。
  小阿生快要九点的时候彻底醒了,精神状态也十分的好。

  才爬起来就叫我,我坐在旁边亲了亲他的小脑袋瓜,“妈妈在这,妈妈一直陪着你。”
  小阿生对我笑,说妈妈在就好。
  杜医生跟着就过来检查,测了一下小阿生的基本上情况,检查了全部,才放下心来说没什么事。一切正常。
  至于为什么昏迷了一周多,却始终不知道为什么。
  喂小阿生吃过早饭,他又活蹦乱跳的,跟之前一个样子了。

  谢衍生也放下心来,说等等没事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如何。
  我说行。反正杜医生也说没事了。
  下午,通知可以出院了,谢衍生去办理出院手续,我整理东西。
  顺便问小阿生,“小阿生,你告诉妈妈,你那天在山上碰到了谁,怎么会跟西西一起走丢了呢?”
  小阿生正在摆弄魔方,一边摆弄一边奶声奶气的说:“一个带着面具的叔叔,他在后面一直跟我招手,叫我跟他走,我就跟这他走了。”
  小阿生还记得?
  “带着什么面具?”我问他。
  小阿生说:“黑色的面具,上面有两个角,妈妈,那个面具好吓人,我一直都梦到那个面具。”
  我说:“别怕,那个是假的,只是戴着吓唬大家的。吓唬人的东西,肯定会故意做成那个样子。”
  小阿生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我又问,“那你碰到那个叔叔没有。他抱你了吗?跟你说了什么?他喂你吃东西了吗?”

  小阿生抬头望着我,“面具叔叔抱着我下山了,将西西丢到了一边去。他说叫我不要跟西西走的太近,他不喜欢西西。”
  “那他有没有喂你吃东西?”我问他。
  小阿生摇摇头,“没有。叔叔身上好香。我闻了还想闻。”
  我心里盘算着,难道是闻到了那种香气中毒了,然后检查不出来?
  这个世界本来也是神奇的,很多东西恐怕医学也不是能说的那么清楚。
  估计这个说法是没有办法说服杜医生的,毕竟他是个只看科学的人。
  我叹了口气。
  小阿生问我为什么叹气。
  我说:“妈妈跟你说。你下次不允许跟陌生人走了知不知道?这些都是坏人,戴着面具专门抓你这种可爱听话的小孩子。这次还好妈妈及时的将你救出来了,要不然你就要被他害死了知道吗?”
  小阿生疑惑的看着我,半天说:“那要是认识的人,可以跟他一起走吗?”
  我摇头,“什么是认识的人?除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你不允许跟任何人走知道吗?认识也不行?而且你认识这个面具叔叔吗?你根本不认识,怎么能随便跟他走呢?”
  小阿生点点头,似乎听懂了,然后说:“面具叔叔说认识我,说是爸爸的朋友。”

  我点了点他的鼻子。
  他说:“妈妈,我还有个姑姑是吗?”
  我说是啊,只是很少见面。
  他说:“姑姑为什么不来看我呢?姑姑都在哪呢?”
  我心想他关心他姑姑干什么,跟他说,想见姑姑。哪天去看她就行。
  小阿生嗯一声,又开始摆弄魔方。
  谢衍生很快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们三个人出院,也没有通知张碧春。
  我估计谢衍生怕她难为我,就没有叫她。

  毕竟每次我都没有刁难张碧春,都是她刁难我。
  心里想着。也就理所当然的这样了。
  谢衍生将车一路开到了别墅,小阿生一直住在那边的别墅。
  我倒是没反对,知道谢衍生肯定也是有安排的。
  进去后,只有几个佣人在。
  谢衍生说:“我爸回来了,我妈这段时间都跟我爸在一起。所以你也不用拘束,就住在这边,顺便照顾小阿生。我不想他住到学校里面去了。”
  我哦了一声,又问谢衍生,“象棋比赛呢?还要去参加吗?”
  谢衍生说问问儿子还想不想去就行。
  小阿生这时候抬头说一定要去,“我要打败那些高手,成为第一人。”
  我一听开心的不得了,“好,那我们就去参加。”
  谢衍生说幼儿园因为这次孩子丢失的事情,要整顿一段时间了。象棋比赛继续,但是学校暂时不去了。
  我说行,“等到象棋比赛的时候,我们去参加比赛就好了。”

  小阿生这时候已经将魔方归位了,拿给我说好简单。要去看象棋比赛的书了。
  我笑,就叫素锦带着他去玩了。
  小阿生一离开,我就将他刚刚在医院的话,都跟谢衍生说了一遍。
  他说没事,大体上也都知道了,不用太担心。
  幼儿园整顿,他也需要小阿生有个安稳的地方住着,有人看着。
  别墅现在周围也都是摄像头,不允许外人随便来,谢衍生都做了准备,我也安心了一点。
  我又问谢衍生,“我们是不是该去找一下禾雪。我跟你说过,第一次见到这个面具男,就是跟禾雪一起。”
  谢衍生说:“我已经叫人去寻找了。只要在A市,还是可以找到的。谢氏的力量毕竟不容小觑。”

  我没再说话。
  晚上,小阿生自己在房间里睡,我跟谢衍生就在旁边的房间住了下来。
  洗漱完毕,我先在床上等谢衍生。
  谢衍生洗漱完毕,掀开被子爬上来。
  我说:“阿生,我们这样算不算非法同丨居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