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599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晚十一点半,我要见到林煜,记着,只准他一个人来。”说完了之后,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监听结束,所有人都摘下了耳机,一位身穿警服的人说:“这家伙很狡猾,他的位置是虚拟络定位的,一会儿一个位置,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查到他在哪。”
  “行了,辛苦各位了,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行了。”林煜站起来道。
  “林先生,这样不合规矩啊,这件事情是公丨安丨部的副部长亲自过问,我们……”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领导的人站起来道。

  “没有什么不符合规矩的。”林煜道:“各位的好意心领了,代我谢谢公丨安丨部的领导,不过这件事情,只有我们自己解决才行。”
  “林煜,你有把握吗?”秋若盈走出来,她有些不放心的说:“要不你还是别去了,他们这一次是冲你来的。”
  “他们冲我来,如果我不接招,那我岂不是成了缩头乌龟了?”林煜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妈,我没事的,那些人敢动雪姨一下,我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丢下了自己手里的手机,那个叫做蝶的男人有些郁闷,他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是很轻松的一次任务,居然会这么棘手。

  “老大,雪狼要介入这件事情了吗?”有个秃头手下问道。
  “是的,这下麻烦了。”蝶丢下了几乎从来不离手的玫瑰花,他站起来淡淡的说:“雪狼,在东地区,可是一霸啊,但这两年,他在那里销声匿迹了,有人传言他回国去做保镖了,本来我们以为这是个笑话,以他的能力,他怎么会来做保镖?”
  “但是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他的确是有可能来做保镖了,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他也不会介入。”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的底细,雪狼都一清二楚,尤其是在伊地的基地,如果他一句话,恐怕真的会有灭顶之灾。”那位手下有些担忧的说。
  “雪狼,他未免管的有些太宽了。”蝶冷冷的说:“他现在虽然人在华夏,但是他的产业,还是在国外,既然在国外,那要讲究国外的规矩,我不相信他敢坏了规矩。”
  “先生,那女人要见你。”有个人走了进来,他一欠身道。
  “我是她随便见的?”蝶盯着自己这位手下,他有些心烦。
  自从梁雪到这里来之后,他从来没有消停过,而他的那些平时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一般的手下,现在被梁雪给弄的服服贴贴的。
  她有点什么屁大点的事情都要来打报告,这让他这个老大情何以堪?
  “可是,可是。”那个手下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算了,反正我也得去见见她。”蝶放弃了,他觉得梁雪是他命的克星,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的燕尾服,然后向外走去。
  第1691章 惊变
  这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这个酒店的一整层,都被蝶包了下来,梁雪所在的房间是一个总统套房,她没有被绑,也没有被戴手铐,当蝶走进去的时候,梁雪正在举着一杯红酒悠闲的喝着。

  恩,八二年的拉菲,酒贵族,连蝶来到这里,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但是梁雪在这里喝的悠在自得的,这让他不由得有些窝火。
  在梁雪的跟前,他的这些手下像是臣子一般,对她服服贴贴的,这让蝶不由得有些佩服,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魅力或者说是能力,连他的手下都能弄的俯首称臣。
  说真的,现在蝶有些后悔接这个任务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接的不是任务,而是把一个祖宗给弄了回来。
  “来了?”梁雪微微的一笑道:“要不要喝一杯。”
  “你很淡定嘛。”蝶坐到了梁雪的对面,他看着梁雪道:“我怎么感觉,你不是人质,你是女王,我的这些手下,有屁大点的事情都要找我请示。”
  “哦,是吗?”梁雪涩涩的一笑道:“那抱歉了,你是不是吃醋了?”
  “吃醋?不至于。”蝶微微一笑,他摇摇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是用什么手法让这些人对你服服贴贴的?”
  “女人嘛,对付男人,无非是那几个手段罢了,不过我与其他的女人有些不一样,我喜欢打一巴掌在给个甜枣,然后他们自然对你服服贴贴的。”

  “可你现在是人质,人质啊。”蝶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他觉得这件事情简直太蛋疼了,梁雪是人质?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她哪一点像是人质了?她简直是女王好不好。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哪点像人质?”梁雪双手一摊,她咯咯笑道:“说真的,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没办法,你的那些手下,简直主太热情了。”
  “你!”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颓然道:“说吧,你叫我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干什么,我只是还想和你谈谈。”梁雪淡淡的说:“现在放了我,我不追究你绑架我的事情,你看如何。”
  “你觉得这样行得通?”蝶笑了:“现在,你在我手里好不好,你还能反过来威胁我?”
  “我想你已经清楚林煜是什么人了。”梁雪盯着蝶道:“我不管你身后的人是谁,也不管他处于什么目的,但是我想说,那只是你身后的人和林煜之间的恩怨,与你没有关系。”
  “如果你硬要卷入这个漩涡来,那我只能说,你的做法太不明智了。”
  “这是你要我放了你的理由?”蝶盯着梁雪,突然他笑了:“说真的,我出来混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向人妥协过,尤其,你还是一个女人。”
  “女人怎么了?”梁雪盯着蝶,她淡淡的一笑道:“有些时候,正是女人,才会让你感觉到无从下手,你真的没有这样的感觉吗?”

  “以前没有,但是现在有了。”蝶认真的说:“说真的,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无从下手的女人,唯一的一个。”
  “咯咯,那我真的是荣幸呢。”梁雪哈哈大笑道:“所以,这还不是最好的理由吗?我只要求你放了我,这么简单而已。”
  “晚了,现在算是把你放了,林煜也不会跟我善罢甘体的。”蝶淡然的说:“左右是个死,那我为何不死的轰轰烈烈一点?”
  “好一个死的轰轰烈烈,你是个汉子,我觉得我得敬你一杯。”梁雪笑了,她给蝶倒了一杯酒道:“这一杯,我敬你。”
  “我不喝你的酒。”蝶摇摇头道:“因为我怕你的酒里面有毒。”
  “哦,那真可惜这一杯好酒了。”梁雪摇摇头道,“下毒这种事情,我做不来,你以为我像你这么卑鄙无耻?”
  “呵呵,做这一行的,最主要的是谨慎,如果不是因为我为人严谨,我哪能出来混这么久?我早被人给干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