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顺本来以为记过肯定是跑不了,或者会是记大过,要是结果再坏点,那就得降级,冲撞领导确实可大可小。可让他万万没想到是,现在自己仅仅是一个警告。他平时就熟知对公务人员的纪律处分种类,尤其这两天更特意多次翻看相关条例,他深知警告是处分最轻的一种,仍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工资之类也不会受影响,仅在半年之内不得提升。赵顺现在也没有升职愿望,这个处分对他没有任何实质影响。当然,这个小污点还会出现在档案中,不过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经过一阵心潮翻滚,赵顺才意识到,先不要过于激动,而是最应该致谢楚天齐。于是,他后退半步,向楚天齐深深一躬:“市长,这次能够大事化小,全是仰仗您的关照,谢谢,万分感谢!以后我赵顺一定听您指挥,您指哪我就打哪。”
  “主要还是市长宽宏大量,你自己又做了一些补救工作。”楚天齐淡淡的说。
  赵顺也不禁自诩自己能及时补救,但旋即他明白,并非如此。便再次说道:“市长,主要是您救了我,要不我这次就麻烦了。”
  楚天齐长嘘一口气:“赵顺啊,这次我在向市长汇报时,全是讲你积极承认错误,勇于改正的事例。在市长几乎拍板的时候,我又再次为你争取减轻了处罚,现在能为你做的,我可都做了。可我就是担心,万一你还惹事,那我手中的其它的东西就不得不交出了。”
  赵顺先是一楞,接着马上保证:“您放心,就是没有那些东西,我也绝不再惹事。”
  楚天齐心里话: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那些东西我可得抓在手中,防着你小子反水。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嘴上却说:“回去好好工作,明天就下发这个处理决定。”
  “是,谢谢市长。”答应一声,赵顺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去,临出门时,再次给楚天齐鞠了一躬。

  看着对方的背影,楚天齐嘴角露出笑意。
  赵顺走后不久,城建局曹金海来了。
  看到曹金海进屋,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坐。”
  “谢谢市长!”曹金海微笑致意,坐到椅子上。
  楚天齐问:“曹局长,连着约了好几次,是有什么事吗?”

  曹金海道:“市长,我……”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曹金海的话。
  楚天齐右手一摸,从裤子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又看了看曹金海,他站起了身。
  曹金海明白对方要接重要电话,站起身,表示要离开:“市长,要不我……”

  楚天齐摆摆手,示意曹金海坐下,他拿着手机,快速进了里屋。
  随着“吱扭”一声,套间门关上,里屋传出楚天齐压低的声音:“老人家,您好!”
  哪的老人家?曹金海疑惑着,向椅子上坐去。就在他即将坐下的时候,桌子上一张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主要是纸上那个标题让他感兴趣——《关于对赵顺违反会议纪律的处理决定》。刚才只顾和对方说话,那张纸又反方向放在对方左手边,他就没敢随便去看。
  压着心中兴奋,曹金海警惕的看了看关着的套间屋门。
  里屋再次传出极低的声音:“我计划去*开会时,向您当面汇报。既然您现在要听,那我就详细的向您……”声音到此而止,接着传来“吱扭”一声。

  明白了,楚天齐是去卫生间详细汇报,那么他怎么也得五、六分钟吧。真是天助我也,正好给我看的时间。想到这里,曹金海身子前倾,伸手转正那张纸的方向,把目光投了上去。
  看到决定正文,曹金海不禁失望。他原以为就冲赵顺做的那事,楚天齐怎么也得给赵顺来个记过,最轻也得是严重警告,弄不好直接就给赵顺降了职。带着失落再次看了关键条文,就只是“警告处分”。
  曹金海和赵顺以前都是一个单位同事,后来城建、土地分家,才各干各的。由于权属问题,以及一些具体事务,两人一直合不来,只不过面子上都还过的去。尤其曹金海被楚天齐当众训斥后,赵顺更是当面讥讽曹金海,还在私下散布有损曹金海尊严的言论。曹金海得知赵顺的作法,既暗气暗憋,也想着有朝一日,好好报复赵顺。
  自赵顺在全市可持续发展会上叫板楚天齐失败后,曹金海一直就等着赵顺被收拾的消息,也一直在私下渲染着赵顺那天的狼狈样。这些天,他已经两次听说,赵顺在政府楼楼道被楚天齐训得跟三孙子一样,他不禁遗憾没有亲眼所见当时精彩一幕。虽然不无遗憾,但他觉得,赵顺指定吃不到好果子,肯定要被楚天齐好好收拾。
  可现在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这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吗?楚天齐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有所忌惮,还是私下有什么交易?曹金海感到忿忿不平,按说赵顺那个后台可比自己后台差一截呀。

  遗憾过后,曹金海又忽然感到一丝欣喜,既然对赵顺都是虚打实吓唬,那么对焦二壮的处理肯定能网开一面了吧。
  怀着复杂的心情,曹金海准备把纸张恢复原位,却发现不是一张纸,下面还有。看露出的几个字体格式,应该不是同一内容。他再次侧耳听了听,发现并没有楚天齐出来的动静,便小心的移开最上面纸张,看到下面还有两张纸。
  “保证书”三字映入眼帘,落款是手写的“赵顺”二字,这极大引起了曹金海兴趣,他马上紧紧盯着上面文字看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然有私下交易,但此“交易”却非自己想的彼交易。
  看着赵顺写的那些阿谀奉承之语,曹金海感到深深恶心,恶心赵顺竟然脸皮那么厚。尤其那保证下的,就像奴才对主子,也像儿子对老子。这哪是什么“保证”?简直不亚如赵顺自己定的“卖*身契”。曹金海不禁好笑,但却极力克制不笑出声来。
  被兴致驱使,曹金海马上又拿起第三张纸,看着上面的内容,这张纸上是对采矿企业和土地局涉事人员的处罚决定。看着上面的一个个数字,曹金海不得不承认,赵顺这家伙真狠,就这么点事,竟然下了这么重的重手。
  看保证书上的语句,显然赵顺是向楚天齐彻底服了软,还主动把把柄交给了对方。如果把保证书比做“卖*身契”,那么赵顺对企业和经办人的处理就好比“投名状”,向楚天齐表明心迹的“投名状”。怪不得楚天齐能够对赵顺高抬贵手、高拿轻放,原来赵顺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赵顺为了达到目的,也真是拼了。那么自己对焦二壮的处理决定,能够获得楚天齐的认可吗?显然不能。如果要是楚天齐不满意,会怎么样?对了,他在十天前可是警告过自己——“不要把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好感浪费掉,做人要识相。”
  日期:2017-08-12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