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处理意见》第二项内容,是对在此事中有过失的土地局工作人员进行处理。采矿科在核实企业申报资料时,马虎大意,没有按规定严格审查,致使相关资料蒙混过关,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故对三名经办人员各罚款五百元,口头批评教育一次,责令写出深刻检查,取消当年及次年评先、升职资格。采矿科长在此事中,把关不严,是造成此次过失重要环节,罚款一千元,责令写出深刻检查,取消当年及次年评先、升职资格。主管副局长罚款一千元,局长罚款两千元,在局班子成员会做口头检查。

  通观整个处理决定,楚天齐发现,赵顺处理的可真狠。因为毕竟采矿证还未核发,并未造成实质损失,如果不是赵顺在市政府会议上挑衅,只要重新按规定审核,这件事完全就遮盖过去了。而且也够快,赵顺是十五号写的保证,一周时间能调查、研究并处理,效率真够高的
  楚天齐明白,赵顺之所以处理的这么快、这么狠,首先是为了争取市里能够对他从轻处理。其次,此事应该并非失误所至,而是企业及土地局工作人员明知故犯,相关涉事企业、当事人及局领导心知肚明;这种处理虽然看似严厉,实属对事实认定的避重就轻,被处罚者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楚天齐知道,至于所谓的举报信,企业纯属是代人受过,但企业这么做,很可能会获得别人的补偿。楚天齐还知道,赵顺既然能这么处理,应该就能完全摆平这些事。
  看过之后,楚天齐说:“把这份决定留下吧。我在向市长汇报时,能以此替你说上话,也许对你的处理结果会有帮助。”
  赵顺忙道:“多谢市长费心,还请您在王市长面前多多美言,请王市长高抬贵手。”
  “你现在能有这个态度,对你的处理肯定有帮助。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见,只是你那天采取的方式不妥,场合实在不对。如果只有咱俩在场,事后你又承认错误,还写了保证,那这事完全可以当做没发生。可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在挑战我的颜面,实际上却是严重削了会议主持者的面子。那种场合下,别说是你在会上挑衅,就是你插话不当,那也属于违反组织纪律范畴,也会受到相应惩罚。”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

  “是,是,市长说的对。”赵顺赶忙附合。
  楚天齐继续说:“现在这个事,市长说是让我全权处理,但必须也得让市长顺气、有面子。你现在既已诚心认错,那我就搭上自己的颜面,替你多说道说道吧,市长应该会给我点面子。”楚天齐故意要这么说,就是告诉对方,这件事是我和市长共同处理,如果市长给面子那是给我的,你赵顺自己找市长的话,绝对没这个面子。
  “谢谢市长!”赵顺脸上满是尴尬,试探着问,“市长,您估计能怎么处理,能不能口头批评?”
  “赵局长,你也工作二十来年了,你想可能吗?市领导不处理便罢,一旦处理的话,绝不会这么草率,那不是自伤颜面吗?”楚天齐道,“这事往大了说,拿下你的局长也不为过,不过我肯定会极力为你争取,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但听口话,怕是要记大过。”
  赵顺顿时脸色发灰:“啊?市长,您就多帮我说说,我就全靠您了。”
  “你已经和我承认错误,保证都写了,我会尽力为你争取的。回去吧,好好工作,别在惹事生非了,否则我也帮不了你。”楚天齐挥了挥手。
  “诶,市长您可多费心。”再三拜托后,赵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十月二十四日下午,赵顺坐车从单位出发,向市政府赶去。
  今天下午刚上班的时候,赵顺接到了李子藤电话,要他去楚市长办公室。虽然李子藤没说干什么,但赵顺知道,这可是楚天齐第一次叫自己,肯定是关于那件事事。只是不知结果会是怎样,心中甚是不踏实,近半个月的经历真可谓不堪回首。
  十月八日那天和楚天齐叫板,当场弄了个“烧鸡大窝脖”,赵顺气楚天齐太狡猾,恨自己和管丽颖太无能。之后的几天,他一直想着如何扳回这口气,可是办法没想到,却招致好多人劝解,要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听到有人劝自己识时务时,赵顺觉得对方简直就是当面在侮辱自己,恨不得和对方翻脸。可是在他老婆对他劝解后,他决定改变策略,试试能不能用好态度换和平?
  十三日那天,是赵顺第一次登上楚天齐的门,他先软后硬,但对方都不松口,他只得像一只斗败的鸡,灰溜溜离去。然后在对方时间限制内,于十五日那天上门做检查,并递交了“降书顺表”——保证书。更是于之后的一周,乖乖上交了对涉事企业及局里当事人严厉的处理决定,然后等着对方宣判。
  仅仅两天,对方就找自己,想要毫发无损肯定是妄想了,只盼鞭子能尽量轻一些抽到身上吧。
  “局长,到了。”司机一声提醒响起。
  赵顺收起思绪,向外看去,才发现已经来到市政府楼下,看来自己刚才想的太专注了。
  推开车门,走下汽车,赵顺不禁心跳加速。他想,大概在宣判来临前,犯罪嫌疑人就是这种心态吧。
  走进大厅,向楼上步去,脚步声和心跳声交替回响,赵顺还无来由的有些心慌。以前自己也曾经觉得职务无所谓,从现在看来,自己非常在乎。

  不时有人从身旁经过,赵顺机械的回应着对方招呼,他觉得人们笑容里充满讥讽。但他已经顾不得了,只想着赶快看到判决书,可他又真怕看到。
  来在楚天齐门口,李子藤让他直接进去。赵顺长嘘一口气,敲响了屋门。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
  轻轻推开屋门,赵顺走进屋子。他发现,办公桌后那个人正看着自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刚刚稍微平静的心情不禁再起波澜,他忐忑的向对方走去。

  来在办公桌前,赵顺咽喉动了几动,发出声音:“市长,您找我?”
  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面无表情的扬了扬下巴。
  赵顺明白,对方是让自己拿起桌上那张扣着的纸张。他怔了一下,身体前倾,伸出右手,他能看到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右手有些颤抖。赵顺再次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在乎职务和权力了。
  右手触到纸张,赵顺停顿一下,拿在手中,慢慢向上翻转着,双手捏住纸张。然后,迅速在上面寻找着关键的字眼和语句。
  忽然,赵顺把纸张举到眼前,死死盯着上面的两个字,惊呼道:“警告?”
  “怎么?太重了?”楚天齐发出声音。
  “不,太轻了,不,不……。”赵顺已经语无伦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