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个人,突然被放下来,而且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让梁健不得不警惕。
  梁健一路琢磨着,就到了楼下。刚走出楼道,就碰到徐磊迎面而来。梁健有些惊讶,自从刁一民走后,他就告病又回了疗养院,没想到今天霍家驹过来,他又来了。
  梁健朝他笑了笑,他喊了声梁书记,就走了过来。梁健停下了脚步,等他。
  “徐部长今天看着气色不错。”等他走近,梁健笑着说。徐磊呵呵笑着:“最近悟出个道理,人呀,只要心放宽了,比吃什么药都管用!”
  “确实。”梁健有些感触地附和:“人很多时候,都是自找麻烦。”
  徐磊看了他一眼,没敢接话。
  往前走了两步,徐磊忽然道:“我听说,霍省长要走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梁健说:“霍省长在西陵省也待了三四年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门口那了。旁边人多了,两人也就不说话了。其他等着的人,看到梁健过来,原本各自交头接耳的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广豫元从前面回过来,站到梁健面前,说:“霍省长他们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梁健看了一眼周围,问:“人都到齐了吗?”话说完,发现娄江源还没到,便跟着问:“娄市长呢?”
  广豫元面现犹豫之色,支吾着不敢回答。徐磊忽然插进话来:“我刚才下来的时候,貌似听到娄市长似乎今天早上就没过来上班。”
  梁健一听立即皱起眉头,这娄江源虽然最近跟他之间有矛盾,关系不似以往,但今天霍家驹过来,这点轻重他不应该不知道。梁健问广豫元:“给他的秘书打过电话了吗?”
  “打过了,秘书的电话关机。娄市长的电话也打不通。”广豫元回答。
  按广豫元这么说,秘书应该也没来上班。梁健心里生出些邪火,这娄江源今天在搞什么名堂。
  时间迫近,梁健只好让广豫元再去打打电话看,看是否能联系上。
  没多久,霍家驹他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广豫元还是没联系上。朝着梁健默默摇了摇头后便站到了后面。

  车子一过来,梁健还没来得及上去开霍家驹那扇门,忽然霍家驹后面跟着的那辆车的车门就开了,娄江源从里面走了出来。
  梁健怔了怔,其他人也怔住了。
  娄江源的目光和梁健的目光一接触就移开了,他步子快速地走到霍家驹的车子旁边,拉开了车门。
  梁健回过神,忙上前,看到霍家驹出来,伸手道:“霍省长一路辛苦了。”

  霍家驹看他一眼,笑了笑,道:“你们也辛苦了。尤其是江源同志,昨天就去省里了。”
  梁健心里微微跳了跳,旁边娄江源脸色微微变了变,霍家驹看着两人,笑容微微动了动。
  “省长,先去休息室坐会还是直接开会?”梁健回过神,问。
  霍家驹问了旁边走过来的秘书时间后,道:“先开会吧。我待会还有事。”

  “好。”梁健顺从地回答。
  会议很简单,就是宣读下任命,然后依次讲话就结束了。都是流程式的东西,也没什么新意,也没人想搞出点新意。
  会议一结束,时间正好是午饭时间。广豫元已经在酒店安排好了,梁健还没开口,霍家驹却抢先说道:“午饭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我约好人了。你们也不用管我,我待会吃过午饭,就直接回省里了。”
  霍家驹约了人吃午饭,梁健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小叶。他看了眼霍家驹,没作任何挽留。但霍家驹走后,梁健将沈连清叫过来,让他去留意了一下小叶那边的情况。
  之前的事情后,小叶被调到了其他部门去了,在大楼的另一面。沈连清找了个借口打电话过去问了问后,告诉梁健,小叶也不在办公室了。
  梁健没说什么。
  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一句话还真不假。像霍家驹这种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却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小叶给迷住了。
  霍家驹一走,今天这顿饭的味道也就不一样了。梁健本不想去了,但听广豫元说,娄江源也会出席,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
  因为梁健和娄江源都在,其他人也放不开,这成海似乎也不是个健谈的人,而梁健和娄江源之间,也没什么话好说,一顿饭吃的甚是乏味。

  像完成任务一样结束后,娄江源出去上厕所,梁健正准备回去,忽然沈连清神色匆忙地进来。梁健见他神色不对,心里顿时就沉了下来。
  “小叶跳楼了。”沈连清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声音沉痛。抛开霍省长那件事,沈连清和小叶私下关系还是不错的。
  梁健一听这个消息,也是心里咚地一声就敲了一下。他什么都没问,站起来就走。走到门外,正好碰到娄江源过来。
  娄江源跟他打招呼:“梁书记走了?”
  梁健站停了脚步,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嗯,办公室有位同志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
  娄江源神色微微一变,问:“人怎么样?”
  梁健摇头:“还不知道。我先走了,这边就辛苦下江源同志了。”

  与娄江源分开,走到外面,梁健才问沈连清:“在哪?”
  “离这里不远,一家新开的酒店。”沈连清一边给梁健拉车门,一边回答。
  梁健坐进去,吩咐沈连清:“去现场。”
  车子五分钟,就到了现场。酒店是开在一个写字楼上的。这写字楼也有些年头了,除了中间的楼层外墙重新粉刷过外,其他两头的外墙都是斑驳的,透着老旧腐朽的味道。
  写字楼下已经围得水泄不通,警车似乎还没来。梁健和沈连清费了老大的劲才挤进去,然后看到,写字楼下那个干涸的喷水池里,一身红色连衣裙的小叶被七八根喷头从身体里穿透,四肢破碎,白色的骨头都露了出来。原本姣好的面容,此刻却看不出丝毫昔日的模样。梁健看了一眼,便被这残忍血腥的画面给震住了。
  好半响,才回过神。
  “赶紧给明德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处理。”梁健一边吩咐沈连清打电话,一边拔腿往里面走。

  走到一半,他忽然又站住了。这个时候,他再上去,霍家驹肯定已经不在了。梁健上去也没用。
  梁健想了想,扭身又往外走。
  梁健又回到了车内,刚坐下没多久。梁健的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霍家驹秘书的电话。梁健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杨秘书,你好。”梁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没有丝毫的波动。
  对面杨秘书的声音听着很干涩,还有点抖:“梁书记,我们省长让我告诉你一声,我们已经在回晋州的路上了。”
  日期:2016-09-2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