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7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谢衍生站在帘子外面,像是面对一场未知。
  我捏紧了手指,整个人都是疲惫。
  谢衍生拉着我,将我从小阿生的病床前拉了出去。
  出去后,我挣脱开他,“去哪?小阿生还在检查,你要带我去哪?”
  谢衍生一手扣住我不给我再进去。“景文,你下午是不是哭过了?”
  我擦了擦眼睛,不敢去看他,“没有。”
  他皱着眉头,“景文,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会很心疼。”
  我听了一阵子心酸。
  爸其实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明显,他认为,遇见谢衍生,是我悲惨生活的开始。
  可是我一直不这么认为。

  遇见谢衍生,是我最大的幸运。
  甚至我父母那边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都绝口不提,没有给我增加过半点负担。小阿生丢的那天,他一边焦急的寻找小阿生,一边还要安慰我,没有半点不耐烦,没有半点抱怨。
  他自己挺着所有的一切,从来没说过半个不字,默默的付出。
  因为他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你叫我用什么去说他给我了不幸?
  他没有,他从来没有。
  反而是我抛弃了他,让他惴惴不安了这么久。
  我抬手,抱住他的脖子,埋进他的胸膛。
  “阿生,哪怕是真的不能结婚,我愿意一直这样在你身边,哪怕真的是个小三。”我说着眼泪就浸湿了他的衣服。
  他起初应该是没有反应过来,好半天,才伸手抱住我,“怎么了这是?突然说这样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不结婚?”

  我抬头瞧着他,“阿生,如果真的是我们不能结婚呢?如果一结婚就像是中了魔咒一样呢?又何必再去纠缠这一张纸。我们不结婚了,不要结婚了好不好。”
  他好笑的看着我,斜了斜嘴,“又想了什么。这个时候有这么悲观的想法。你下午哭什么?担心小阿生?”
  我点头,决口不提我爸的事情,“恩,我太担心他了。”
  他说:“景文,不管孩子怎么样,你都不能将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这样你会很累。”
  我嗯了一声,说好,我不会折磨我自己。

  这时候杜医生的电话打到谢衍生的手机上,说小阿生就是发烧,打了退烧针就好点了,叫我们过去。
  我跟谢衍生就顺着走廊走了回去。
  病房里面,窗帘已经被拉了下去。
  小阿生在床上躺着,脸色已经好了不少,但是嘴里还在说着胡话。
  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全都是冷汗,身上还冷的有些颤抖。
  他发烧发的奇怪,这几天一直躺着,天气不冷不热,也不需要开空调,偶尔开窗户换换气,根本不可能导致发烧。
  我将这些情况跟杜医生说了一遍,他说这倒也没什么。毕竟小阿生这么长时间一直卧床不起。身体并不是那么好,可能稍微不注意,就某个地方炎症引起了发烧。
  杜医生查看了小阿生一些情况,跟我说:“倒是有些苏醒的痕迹,应该退烧后,就能醒过来。”
  我一听紧张地问。“真的?真的能醒过来?”
  他说恩,肯定是能醒过来的。
  我舒了口气,那就好了,那就太好了。

  可是这个情况太过突然,就算是小阿生醒过来,我也还是有些担心。
  他是不是会因为这段时间伤了身体。
  杜医生说不会。身体检查没什么毛病,应该是不至于。
  不过他眼神里还是有有些疑惑,却没有再说什么。
  杜医生很忙,查看了差不多,也就跟谢衍生打招呼走了。
  谢衍生抚了抚小阿生的头发,眼神宠溺之余也是有些担忧。
  我本来想感慨几句,还好有惊无险,然而谢衍生突然低头伏在小阿生的嘴边。
  他眉头紧皱,似乎在仔细听着什么。
  我走过去,也坐下来,问他怎么了?

  他说:“小阿生在说什么?你听听。”
  我靠过去,小阿生嘴里一直叨叨着什么。声音太小,我听得不太清楚。我有些求助的看向谢衍生,他叫我别急,继续听。
  过一会,我终于听出了两个字,叔叔。
  我闭上眼睛。又重新靠过去。

  终于听清楚了。
  小阿生说:面具叔叔。
  我有些不能相信,看了谢衍生一眼,低头又附在小阿生的唇边。
  这次听得更是清楚,他说面具叔叔。
  十分清晰的四个字,面具叔叔。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那个面具男,可是被小阿生这样说出来,却还是十分的心惊。
  我记得全修杰跟我同时见到面具男的时候,全修杰说这个人很危险,他的气场就很强大,叫人一靠近就有些压迫感。
  哪怕是你想反击,他都能很快的重新影响你的气场,让你有种徒劳无功的感觉。

  这么一种人存在我的周围,就已经足够叫我心惊胆战了。现在,他还可能对小阿生做了什么。
  那种感觉不寒而栗。
  他到底是谁?
  那一张面具下隐藏的又是什么?
  看不明白也看不清。
  因为他在暗。
  谢衍生拍了拍我的手,“你也听到了?”
  我点头。将刚才的想法跟他说了一遍。
  他沉默了下,继而说:“景文,这个面具男跟我遇到的压制性跟踪我的男人,可能是一个人。”
  我怔了怔,“你确定?”
  “男人的直觉。并不是调查结果。这些人都是差不多时候出现的,一个在你周围,一个在我周围,现在又将手伸向小阿生。这些都绝对不是偶然,是有必然联系的。”
  “我想来想去。一个可能性比较大,那就是一个人。这样出现,来扰乱我们的试听,让我们处在更多的猜测面,抓不到本质。”
  谢衍生说着,有些习惯性的翘起他的中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
  我很少见到他这个动作,他只有在沉思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动作。
  然后他说:“景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一直存在我们周围。我们一直没有注意。”
  他站起来,来回踱步,半晌,又坐了下去,“我大概已经想到了怎么去调查。你不用担心。”
  最后,竟然仍是在安慰我。
  我心里默默的叹气,或者我现在更像是个累赘才对,我没有任何能力帮得上忙。
  谢衍生又亲了亲小阿生的头。

  我起来去卫生间湿了毛巾放到小阿生的额头上,又在他的掌心和脚心不停的擦拭,好半天才坐下来。
  他醒了就好了,醒了,我就会问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挟持了他。
  我本来打算守着半夜,叫谢衍生去睡觉的,但是谢衍生叫我先睡觉,说他看着就好了。
  日期:2017-08-1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