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再他妈的胡说,小心我踢你屁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清扬心中突然间轻松了不少,这几天压力实在有些大,这一刻多少有点回到了过去的青葱岁月,校园时代。
  张清扬由于家境特别,从小就特叛逆,总给老师惹事,曾经一起打架骂人的好友就是吴德荣。吴德荣的老爸是本市有名的黑道人物,虽然金盆洗手多年做起了正经生意,不过儿子在学校靠着他老子过去的那些兄弟依旧混得风声水起。
  “哈哈……在京城那文化中心混了五年怎么说起话来还这个德行,你小子真是浪费祖国的培养,浪费同学们的信任,欠扁!”
  “少废话,老子我光荣毕业了,回来建设家乡。”张清扬豪情万仗,这话虽说是玩笑,可也是他对自己的誓言!
  “哈哈,说别的没用,晚上给你接风,喝不死你!”
  “没问题,五年没见,真的很想你。”
  “得,得,你拉倒吧,兄弟我都要流泪了……哎,话说你一走就是五年,妈的每年才给我打一个电话,想不到啊,你回来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就凭这个今天晚上也要多喝几杯!”

  昔日的友情渐渐浮现在眼前,曾经一起拎着砖头在校门口胡头里打人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岁月催人,转眼间曾经的風流少年已经长大成人。
  夜晚,春水潮酒店的四楼包间内,张清扬和吴德荣隔桌而坐,旁边是明亮的窗户,俯身就能看见延春美丽的夜景,五彩的霓虹灯反射出了延春夜色下的曖昧。
  延春,北方除了名夜生活丰富的城市,行走在街边的饮食男女们相互搂抱调笑,没多久后就将相拥睡在某家酒店的标间内了。
  “草,你小子怎么就回来了呢!”有些发福的吴德荣,抬手又是一拳。
  这话是他说的第三遍,而他的拳头在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打了张清扬多少下。他连连摇头,仿佛还不相信站在面前的就是张清扬。

  “在那不好混,就回来投靠你了,听说荣哥现在混得相当不错了,不知道能否给口饭吃?”张清扬开着玩笑的同时,吃疼地揉了下肩膀,心中暗道,这才是哥们啊,五年没见,感情仍然这么深厚。
  吴德大笑道:“那还不好说,有我一口饭吃,就饿不死你!”
  “现在搞什么呢?”张清扬抬头望了眼吴德荣额头上的一小块疤痕,眼角就有些濕润,那是当年打群架时,吴德荣用脑袋替张清扬挡下了一块板砖的袭击。
  “我能搞什么啊,从体校毕业后分配到了教育局,妈的泡小妞的时候和同事打了一架,就那么自动辞职了,如今在家里帮老子做生意。”吴德荣举起酒杯和张清扬碰了一下,“你小子老实说,这次回延春到底来干什么了?就凭你的学问,会在京城找不到工作?”
  当年张清扬从黑大一下子跳到了q大,吴德荣是清楚的,只知道他家里有人,当时还怪张清扬深藏不露,却没想到现在的张清扬已经是所谓的tzd了。

  张清扬淡淡地笑笑,回答道:“上班了,要不然也不能回来,这次回延春的确有事情要办。”
  “哦?什么工作?”
  “呵呵,我在纪委,就是一个清水衙门。”
  “行啊,你小子别和我装了,谁不知道纪委是个很牛b的部门啊,当官的见了都要给三分面子,看谁不爽就可以整谁,看来兄弟我以后要靠着你清扬哥啊!”
  张清扬一阵苦笑,心说这就是普通群众眼里的公职人员啊,都说我党一直采取亲民政策,可这亲民里头有多少是面子成分呢?
  张清扬道:“别羡慕我了,看你都开上宝马了,身上的西装也上万了吧?这比我强啊!”
  第30章 最美的女人
  “得了吧,要不是受不了体制内的规矩,我老子还真想让我混个一官半职呢,你也知道我们做生意的官场没有人可不行,每年上上下下的打点也不少钱呢!”
  这话不假,张清扬只好点头。
  吴德荣接着问:“你在延春市纪委上班?”
  “错,是省纪委。”
  “我草!”张清扬没躲开,肩膀又挨了他一拳,“你小子行啊,到底是怎么混上去的,现在都是省里的干部了!”

  张清扬不想多说什么,岔开话题道:“我吃饱了,你小子还有什么安排啊?可别给我装穷,这几天压力太大了,我想放松一下。”
  “操,哥们我早装备好了,吃完了我们就走,顶楼是间酒巴,我们去那喝几杯,顺便看看美女騷妹,一夜春宵值千金啊!”
  张清扬也没有多想,跟着他就到了顶楼的“梦流莺”酒吧。
  “梦流莺!”张清扬失口叫了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这个名子让他产生一丝回忆。
  “走吧,别想了,”吴德荣拉了一下张清扬。“刘梦婷已经结婚了……”

  张清扬白了他一眼,满嘴的苦涩,摇摇头没说什么。
  酒吧,青年人的天堂,刚一走进那修成石洞似的酒吧大门,尖锐、粗犷的金属乐器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的声音。
  青年男女们在舞池中尽力摇晃着身体,那些只穿着迷你裙的靓丽女子扭動着性感的大腿、纤细的腰肢,丰翘的美臀,仿佛在发泄着对社会的不满。
  慾望随着身体的摇动倾泄而出,夜晚的这里,便是她们随心所欲,尽情高歌的欢乐园。男人女人们互相嘻笑,挑逗,那一对对媚惑人心的眼睛,充满了慾望的火焰,双方都想极力占有着对方。
  一进门,张清扬首先感到一阵头昏目眩,拉着吴德荣骂道:“我草,几年没见,真是想不到延春也有这种地方啊!”
  “那你看看,延春一直开放的很啊,兄弟我在这里吊到不少马子呢!”
  两人要了两杯啤酒,找了个空位坐下。吴德荣道:“清扬,这里的女孩儿开放得很,喜欢什么样的自己找,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张清扬四处扫了一眼,还真看到了不少猎物,心中虽也有些蠢蠢欲动,但却说:“不是没能耐,是不敢,要知道我现在可是公职人员,恐怕不好。”
  “操,哪来那么多事,能上这地方的女人,就是来找干的!别告诉我你那方面不行,是不是还是处男啊?”刚说完,吴德荣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立刻说:“不对,你应该不是处男了,上学的时候你和那个……”
  日期:2016-09-20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