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3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我陆羽要在这里破坏掉一些东西,也要建立起一些东西。我要把孙家救活。要让孙家找回昔日的荣光,甚至超越以前的辉煌。”
  “而在做这些事情之前,我必须得先把这个人杀掉。”
  陆羽说着,死死盯着孙文豹,冷笑道:“孙文豹,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你做过的坏事,说是罄竹难书也不为过。可能你以前觉得没人能够惩罚你,法律也为难不了你,所以你有恃无恐。但今天既然我站在这里了,那你就必须得到惩罚,你想死也得死,不想死也得死,因为——”
  陆羽环视一周,表情诚恳肃穆,“我要让大家伙看看,什么才叫这世间的公道。其实很简单的——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惩罚。跟你的身份没有关系。无论你是皇帝还是庶民,王子还是乞丐。在我陆长青眼里,都是一样的。这才是事情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陆羽说完,看着郭破虏,淡声道:“刀来。”
  “刀在。”

  郭破虏低喝一声,解下腰间一把刀,递给陆羽,正是夺自蝙蝠公子的魔刀“小楼一夜听风雨”。
  陆羽拔刀出鞘,看着这把刀。
  此刀刀鞘漆黑,刀锋清冽,刀身是绚丽的半圆弧形状,如一轮凄美的狼牙月。
  此刻,刀锋辉映着室内的灯火,显得格外明灿美丽。
  陆羽看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孙文豹,淡声道:“孙文豹,你坏事做尽,恶贯满盈,我就以此魔刀斩你,你服与不服?”

  “陆羽,你不能杀我!”孙文豹大叫道。
  陆羽冷笑道:“孙文豹,老子凭什么不能杀你?”
  “你忘记身上的毒了么?只有我知道怎么解毒!”孙文豹咆哮道,“你要是杀了我,你身上的毒,永远都解不了了。这样吧,只要你放了我,不,哪怕你关我一辈子也好,只要你不杀我,我就解了你身上的毒。”
  陆羽眼眸微眯,看着孙文豹,说道:“孙文豹,你倒是挺会保命的。你怎么知道老子解不了自己身上的毒?你孙文豹的医术很厉害么?依我看在孙家比你厉害的都有好几个吧。”
  孙文豹说道:“陆羽,我真没骗你,你说得不错,我的医术在孙家都算不上最厉害,但是我下的毒具体配方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活不长的。”
  陆羽笑道:“那么说,我不能杀你了?”
  “当然。”孙文豹叫道,可以看得出来,他明显舒了口气,以为陆羽肯定不会杀他了。
  其他人也全都看着陆羽,看着他会如何选择。
  若是他选择放了孙文豹,那他方才义正言辞的一番话,岂不是成了笑话?
  他陆羽这威,就如何都立不起来了。
  不过肯定没人相信陆羽会真的杀了孙文豹。

  因为没有人会傻到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吧。
  陆羽的反应,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他噗的一声就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开心。
  也笑得很好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陆羽脸上的笑容,孙文豹心里突然慌得要命。
  他结巴道:“你……你笑什么?”
  “笑口常开,当然是笑天下可笑之人了。”陆羽看着孙文豹,“孙文豹,在你看你,你的小命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所以你认为所有人的想法都跟你一样。但是你错了,这世界上就是有人比你更高尚更纯粹,譬如小爷我——”
  陆羽指了指自己,接着说道:“在我看来,这世界上有许多东西都比我的小命重要。譬如我刚才所说的,这个世界上的道理。我觉得我杀了你是一件很有道理的事情,那我就必须得去做。哪怕因为我会付出我自己的性命,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人都是要死的不是?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那怕我也会死,你也一定会死在我的前面。”
  “这……怎么可能……”

  孙文豹脸色铁青。
  他完全不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愿意为了捍卫什么所谓的狗屁道理,就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性命。
  要说放放嘴炮,那什么人都敢,可真的事关己身,事到临头,又有几个人,是真的不怕死的呢?
  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要不是疯子,要么不是傻子吧。
  陆羽肯定不傻。

  那答案只能是前者。
  这小子,他-妈-的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十足的神经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陆羽看着孙文豹,讥讽道,“但是你错了,我不是疯子也不是神经病。我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点、纯粹点的人,把一些三岁小孩儿都明白的道理坚持下去罢了。你觉得很奇怪,那是因为,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活得不如三岁小孩儿。我们总是在给小孩子们灌输这个世界上正确的道理,却又按照另外一套行为法则做人做事。把妥协当成圆滑,把退让当成世故。把畏惧当成迫不得已。可这个世界上,哪儿他-妈-的有那么多圆滑世故、迫不得已?我不是个疯子,更不是个傻子,我只是一个懂得坚持自我价值的简单的人。所以——”

  陆羽不屑地看着孙文豹,“你还是去死好了。为了延续刚才的仪式感,我还是再问你一遍吧,那个——孙文豹啊——”
  “我以此刀斩你,服与不服?”
  陆羽单手持刀,往孙文豹逼近。
  孙文豹真切感受到了死神的脚步、死亡的气息。
  他看着陆羽没有丝毫表情的脸,看着他如古井一般沉寂的眸色,看着他无比稳定、没有丝毫颤抖的握刀之手,完全吓傻了,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没有人能够救他了。
  他死定了。
  死在这个叫陆羽的年轻人手里,以他的人头,给对方立威。
  他看着陆羽,心里思绪颇多。

  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他不过是个无名之辈吧,惹到了赵家的公子赵长生,所以才有了游轮上的那一场赌局。
  那时候的他,跟赵家公子赵长生比起来,就好像是萤火虫与皓月之间的差距。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最后的胜利者会是他呢?
  想一想,这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多少风华绝代的年轻人死在了他的手上,多少权柄滔天的大人物,葬送在了他的手里?
  而他孙文豹,也马上要死在这个年轻人的手里。给他的战绩本上面,再添上不轻不重的一笔。
  这一刻,孙文豹后悔了。

  如果——
  如果当初他没有受到赵长生蛊惑,没有投靠日本人,没有出卖自己的大哥,还有那些游轮上东南武林的袍泽弟兄们,他或许就不用死了吧,他的大哥也不会死了。
  那样的话,就算他这辈子都做不成孙家的家主,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少他还会活着,还会是孙家的二爷。他的大哥还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大哥都会保护他的吧?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卖。
  这一刻,他突然就不怎么怨恨陆羽了。
  其实这小子说得话一点不错吧。

  人活在世界上,做错了事情,就是应该付出代价。
  陆羽开始挥刀。
  刀锋凌冽,这一弯狼牙月化作一道绚烂的弧形,以凌厉狠辣决绝一往无前的姿态,斩向孙文豹的脖颈。
  日期:2017-01-0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