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老妈这些感人肺腑的话,张清扬多年积下的思念与委屈一下子全发泄出来,缩在张丽的怀里痛哭不已。他红了眼睛,放声大哭,很久了,很久没有哭过了。就在幼儿时期,特殊的身份就令他养成了坚强的本性!
  男儿流血不流泪,男儿膝下有黄金,张清扬过早地认识了男人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很小的时候他就发誓顶天立地,令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刮目相看。
  每当受到讽刺,每当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都有坚强的性格鼓励自己,为了将来,为了母亲,为了那些轻视自己的目光!
  在张清扬倔强的性格中也许就没有哭这个字眼,他忍受了二十几年的委屈与不满在这一刻,触景生情,在母爱的感染下,在长期的重压之下,所有的所有全部化作眼泪倾泄而出。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更加的成熟了,他更加了解人生的本质与含义了。也就在这一刻,更加巩固了他对未来的信心,与对踏入仕途的决心!
  张丽太了解儿子了,也许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就能明白他的心中所想。她没有劝解儿子,她要给儿子一个时间,一个接受现状的过程,他爱儿子,更对儿子寄予后望。她深切地明白儿子的成功与否,对将来她们母子俩在刘家的待遇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她紧紧抱着儿子,自责与愧疚使她一直以来对儿子抱有歉意,还记得小时候受到委屈一个人躲在墙角暗暗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时候,她走过去抱着儿子哭着声:“清扬,妈对不起你,是你投错胎了,这个家欠你的太多太多了……”
  而那时的张清扬倔强的抬起头,小小年纪目光却是那么的凶寒而冷漠,稚嫩的声音总是在张丽痛苦、失去信念的时候回响起来:“妈,我以后一定要干大事,我要出人头地,我要让你觉得骄傲!”

  第25章
  把事办了吧
  那时的张清扬,还不满十岁!他稚嫩的小脸,樱红因倔强而上扬的嘴唇,两颗闪动着信心坚定不移的眸子,成了张丽这一生当中最最幸福而美满回忆。
  每当工作累了,每当生活拮据没钱可花了,每当她卧病在床对前途失去了希望,对未来失去了憧憬,她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张清扬当年激情四射的样子,儿子,的确,也许她什么也没有,但是她还有儿子!
  儿子成了她最后坚持下去的信念,张清扬一直都没有让母亲失望过,他的学习一直名列前矛,虽然偶尔与同学打架,但只要影响不是很坏,张丽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他深知张清扬和别人打架的原因。

  有时候是因为同学们的恶言恶语,而有的时候则是张清扬顶不住压力,受到了委屈,想找个地方发泄而已。
  这些张丽从来不怪他,除非有那么几次后果比较严重,张清扬下手太狠,张丽才狠狠地批评了他。
  那时的张清扬,一放学就帮着张丽干这干那,小小的年纪就自己洗衣服,做饭,所有的家务,在张丽工作忙的时候,全部落在了张清扬的肩上,想到这些,张丽除了自责还有心疼。
  娘俩儿的脑海里全都回忆着曾经的点滴,抱在一起哭了好久,最后嗓子哭哑了,眼泪流干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算是终止了哭声。
  “儿子,以后什么打算?”张丽擦了擦张清扬的脸,低声问道。虽然是普通的问话,可是这其中的意味却是深远。
  “妈,儿子要做官,要做大官!”张清扬的目光中透露出坚忍不拔的韧性,他明白母亲要得就是自己的这句承诺。
  说完这句话,张丽欣慰地点点头,“儿子,妈相信你能行的,刘家这一辈就靠你了!”
  张清扬默然,母亲的话反应了现今刘家以及仕途中刘系人马青黄不接的现实。在京城的时候,他见到了那位老人,也就是刘家的那位威严的老爷子,还有一些叔伯、姑姑等人,以及一些远房的本家亲戚。
  这些人有的是一方大员,有的是部委高官,可是第三代人当中却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那几位本家的兄弟姐妹,实足的二世祖,不勘重用。想来这也是大家都比较重视自己的原因吧。
  可是大家看重自己的背后,真的是看重那么简单吗?这值得怀疑,想来多半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吧?虽然是刘氏家族的血脉,可是自己的血似乎并没有被大家认可,他要努力凭借着政治上的进步竖起自己的大旗!

  他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自己的身后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万众嘱目下已经毫无退路,他今后人生的意义并非只能想自己!
  想想那些亲戚虽然也在老爷子的威严下对自己客客气气,但是那种示好明显有着做作或者说应酬的成分居多。想到这一层,他多少有些不满,但这也很是无奈。
  虽然不满,虽然无奈,但他也清楚地知道有很多人向往着自己的身份,权利一直以来都是男人热切追求的对象。
  “妈,他以后想怎么办?”张清扬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接着说:“他年纪也不小了,该有人照顾。”

  张丽的脸红竟然让张清扬想到了几年前羞涩的刘梦婷,张丽不好意思地笑道:“儿子,我们商量过这个事情,如果你不反对,我……我们想……”
  “把事情办了吧,怎么说你也要有个名份,我……我也应该有个爸爸……”张清扬淡淡地说,从容不迫。
  “儿子!”张丽瞪大了眼睛盯着张清扬,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没想到他竟然轻易地妥协。
  见到母亲的反应,张清扬心中隐隐做痛,苦笑道:“早就应该办了,反正他现在一个人。”
  张丽激动的再也说不出话,紧紧抱着儿子。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张清扬问道:“妈,我一直想问……你们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现在你大了,也应该知道这事情了。”张丽点点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出了埋藏在心中二十几年的记忆,少女的春情再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一切要怪那个事非年代,所有的好干部都受到了迫害,那些干部子女也受到了影响。当年刘远山跟着老爷子发配到北江省建设兵团劳动,就住在张丽的家中。
  刘远山、张丽正是少男少女怀春的时节,一来二去时间一长就动了真情。不久后国家恢复正常,刘家老爷子官复原职回到京城,把刘远山留在当地,说等秩序完全恢复了再接刘远山回去。
  老爷子一走,刘远山便对张丽加大了攻势,在某个夜晚二人成就了那翻好事,自此私定终身。没多久,老爷子把刘远山召回京城,刘远山答应张丽一定会回来接她。
  可是刘远山刚走不久,张丽就发现已经怀有身孕,然后就被父母发现,张家骂她败坏门风,张丽最终无奈,在偷偷受到母亲的指引后远离家乡,来到双林省的延春投奔一位远房的亲戚,从此张丽二十多年没有回家乡一次。
  而回到京城的刘远山把和张丽的事情对老爷子一说,老爷子一百个不同意,因为老爷子为刘远山定下了娃娃亲,经刘远山死去活来的再三折腾,老爷子无奈只好答应。可当刘远山回到北江省时,张丽已经去了延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