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中央到各省,都会有巡视组到地方考察工作,所以这次行动没有什么阻力。只不过为了加强这次行动的保密性,纪委江山书记特意从组织部贺部长那里借调了一名副手连同自己组成了正副组长,用以混淆视听。
  贺部长把女儿贺楚涵托付给了江山,所以对这次行动特别支持,二话没说一个。
  为了加深可信度,省委张健民书记特意主持开会重点谈了下关于巡视组下地方考察的事情,还冠冕堂皇地说什么按照中央巡视工作的统一部署,建立和完善巡视制度是党中央为加强党内监督作出的重要决策,重要任务。我们双林省要紧紧跟随党中央的步伐,充分发挥巡视监督的作用、切实做好我省新一轮巡视工作是新形势新任务提出的客观要求。
  这次专项巡视的重点内容,包括各单位公开选拔、竞争上岗、干部交流、回避、免职、辞职、降职、干部到龄退休等多项干部选拔任用制度的执行情况,以及群众反映的有关“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封官许愿”和“任人唯亲”、“拉票贿选”、“带病提拔”等问题。张书记算计得好,如果借用这次机会,多查出点什么,对自己也是有利的,怎么说也是为民办实事的政绩。
  刘副书记鼻孔喘着冷气,倒也没说反对的话。毕竟这种巡视也是形式上的必要,如果下面的人出了事情,省委也会有责任的,做为省委的领导当然也不想问题牵扯到自己。
  省政府那边的洪省长也没有吭声,这三人平时被下面的人称为三足鼎立,暗中较劲儿,相互都不买账。而当遇到与自己利益无关的事情,表面上自然要维护两套班子安定团结。这是需要大家维护的规距,坏了这体制内的规距,也就等于你的仕途做到顶了,所以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省委巡视组一共分为五组,兵分五路下地方。名义上是为了审查需要,其实这是省委张健民书记与纪委江山书记用的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以麻痹某些人的耳目。
  这五组的主力军自然是以江山亲自带队的第一巡视组,这组成员除了张清扬和贺楚涵全部是可信任并且有着很深经验的老纪检,所以明眼人细细思量也会发现其中的奥妙的。
  其它四组虽然也有一些厅级或者副厅级干部担任正副组长,但他们主要就是下去形式一下,随意走访,客观地点评下地方工作,临回来前拿点土特产,收些地方官员的纪念品,也就算完成工作了。
  不用说地方,其实上至高层的巡视组也就那么回事,真要查起来,想来没几个官人的屁股是干净的。这就要看是不是有人要搞你,你的背景是否够硬。如果真有人要搞你,既使没有什么大案子,也能给你揪出大案子,体制内的东西说白了也就不好听了。
  以第一巡视组为名针对延春合作区的专案组采取了轻车简从的态度,除了江山和另一名副手坐着奥迪车外,其余的办公人员全部坐在后面的中巴车内。
  原本江山想让张清扬、贺楚涵两人陪着他和组织部的金副部长一同坐小车,不过张清扬没同意,客气地坐上了中巴车,这令江山心里一阵满意,心说这小子懂规距,前途无量。

  贺楚涵见张清扬没有坐小车,也就不情愿地坐了中巴。在路上还抱怨张清扬不知道享受。
  张清扬苦笑道:“大小姐,我又没有逼你,你想坐小车就去坐呗,我可不敢和领导一起。”
  “反正就怪你!”贺楚涵不依不饶地说,“人家这次出来不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你装什么装!”这后句话自然是心理话了。
  张清扬也懒得理她,偷眼扫了一眼贺楚涵的胸脯,暗暗地想虽然够丰满,不过和张素玉相比还是差了一个等次的。醒悟过来自己这是想的什么啊,第一次干工作,可要干得漂亮些,让父辈家里的那些高官瞧瞧!
  “喂,今天怎么是小玉姐送你上班来的?”贺楚涵装作无所谓地说,眼睛名义上是扫着车窗外,眼角的余光却是盯着张清扬。
  张清扬拍了拍她的胳膊,好心劝解道:“小姐,小心你的眼睛,时间久了会斜视滴!”顽皮劲儿上来了,他发现自己还是个孩子,这种旅途当然比一个人孤单要好很多。

  “要你管!”贺楚涵面红而赤理直气壮,顿了顿接着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要你管!”张清扬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至身。
  “你……你……”刚想发火的贺楚涵突然心生一计,笑眯眯地说:“我知道啦,一定是昨天晚上你去她家睡的吧?”
  “如此伎俩的激将法能骗得了我?”张清扬心中暗笑,表面上却一本正经地拿出真话当成假话气贺楚涵:“你还真说对了,昨天我们真在一起睡的,只不过是她上的我家!”

  “哼,你做梦呢吧?”贺楚涵得意地笑了笑,也就不问了。
  过了一会儿,闲不住的她竟然拿出耳机听起了音乐。张清扬一看,也正闲得无聊,就说:“给我一条线,我也想听……”
  “喂,求人也不知道客气点!”虽然这样说,不过贺楚涵却开心地把另一只耳朵上的耳朵直接塞进了他的耳朵,疼得张清扬叫了一声。
  其余人都在睡觉,也没有人理她们两个坐在后面胡闹。张清扬听着音乐也闭上眼睛,眼前却浮现出刘梦婷的身影。

  心中喃喃地说:婷婷,你还好吗?
  得知巡视组下来的消息后,延春市委书记孙长青特意派秘书通知市长方国庆,那意思就是消息我通知到了,去不去接待就是你的事情了。
  方国庆虽然对这位一把手不服气,不过省委下来巡视组考察,如果市里的主要领导不出面接待,到时候人家背地给你穿穿小鞋,有你受的!
  孙长青和方国庆以及手下的副手们一共坐了四辆车等在高速路口。坐在车里的江山远远就看到了这只浩浩荡荡的队伍,虽然皱了下眉头,但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上面的太清廉了,下面的人就不好办事了。
  等他的奥迪车一停下,孙长青与方国庆二人立刻小跑上前,为领导拉开车门,客气地说:“欢迎江书记、金部长莅临我市检查工作!”
  江山书记和金光浩部长下车与两人还有各位副书记副书记握手客套几句,这才又坐回车里,由两辆警车在前开路,向延春宾馆使去。

  坐在中巴车里的张清扬就想,我党一直坚定不移地杜绝官僚作风和形式主义,真的可以做到吗?很值得思量。
  到了下榻的延春宾馆,接下来就是各种接待活动了,整整忙了一下午才算消停,过程就忽略不讲了。张清扬心急如焚,很想早点回家看望母亲,终于等到时机向江山书记请了假。
  江山知道他是延春人,所以也没有为难他,准了假,告诉他晚上在家睡不用回宾馆了。张清扬从宾馆出来的时候,正巧碰到贺楚涵。
  “喂,你去哪啊?”贺楚涵兴奋地问道。
  “我回家。”张清扬如实回答,也没有多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