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0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记得当初与小龙女脚面的时候,她也不穿鞋,但后来与我们一起之后,她便穿上了,我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小龙女告诉我,不穿鞋,能够更仔细地感受这个世界。
  而这个苦修士,他此番作态,完全有点儿像是自虐一般。
  我想问屈胖三是不是要把这个像是疯子一般的苦修士给赶走的时候,却发现此刻的他也是十分反常,皱着眉头,脸色显得十分严肃。

  他目不转睛地向前走着,那个苦修士在他的身边念叨。
  一开始我并不注意,后来却听到了那家伙口中的话语——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他的每一句话,就仿佛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敲钟鸣鼓,惊起无数波澜,渐渐的,我感觉到了整个人浑身僵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以及……恐惧。

  而就在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准备打破这种荒诞局面的时候,突然间瞧见屈胖三的身子晃了晃,然后朝着旁边倒去。
  啊?
  我想要上前,然而身子却仿佛生了根一样,一动也不能动,而下一秒苦修士扶住了他,用满是污垢而宽大的手掌覆盖在了屈胖三的头上,轻轻叹了一声:“可怜的孩子,愿你能够放下一切,早日超脱……”
  他将屈胖三给拦腰抱起,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而这个时候,前方的空间突然间变得一阵扭曲,我瞧见的,不是他在往前面走,而是景物不断飞速后退。
  他的身影越过了乌斯怀亚的小城,越过了码头,然后越过了火地岛,越过了德雷克海峡,越过了南设得兰群岛,抵达了南极半岛,去了玛丽伯德地……
  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好几个名词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让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介于虚妄与真实之间的空间。
  而下一秒,我睁开了眼睛来,眼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屈胖三不见了,苦修士也不见了。
  啊?
  就仿佛在岸上干涸到了极致的鱼儿,一下子回到了水里,又或者被闷在水里憋得快要死亡,终于浮出水面一样,我有一种极度的恐惧,双手紧紧捂住了胸口,然后使劲儿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了过来,将脑子里紊乱无叙的思绪整理清楚,这才发现,刚才的情况,并不是梦。
  不是梦,那又是什么呢?

  我回过头来,瞧见了同样一脸惊愕的小龙女。
  我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龙女说道:“那个家伙,很强,天啊,我竟然被他的气势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他还是人么……”
  啊?
  我说也就是说,刚才那个家伙,把屈胖三给带走了?
  小龙女点头,说对。
  我说屈胖三反抗了没有呢?
  小龙女摇头,说那老头念了一句话,屈胖三就倒下了,没有任何反抗。
  我说那他们去了哪里?

  小龙女闭上了眼睛,双手扶在了额头上面,痛苦地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去了一个叫做玛丽伯德地的地方,文森山,对,我想起来了,那个地方,叫做文森山——哎?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呢?”
  我和小龙女两人抱着头,回忆起刚才的事情来,然而时间越往后拖延,整个人的记忆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我甚至都记不得了那老头儿到底长了什么模样。
  我只记得他穿着一身破烂的黑色传教士长袍,脸上满是胡须,都快要垂落到了胸前来。
  呼、呼……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而小龙女则叹了一口气,说我之前的时候,被人总说我应该能够取代掉王红旗的地位,成为天下第一,我听多了,自己也信了,然而见到了你们,方才发觉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天下高手,何其多哉;然而出了这一趟国,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说别感慨了,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把屈胖三就回来才行——你没听那人说么,他说屈胖三是魔鬼,对待魔鬼,怎么可能手软?
  小龙女愣了一下,说等等,这件事情,太过于蹊跷了,给人感觉好像是梦一般,我们得找人问一问才行。

  我说梦?
  小龙女说对啊,你不觉得奇怪么?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屈胖三多厉害的小子,给那人念一句经诀,人就晕倒了,我们两个,像木偶一样,动都不能动,你不觉得奇怪么?
  我说你不是说过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家伙一定是使用了某种投机取巧的法子……
  就在我们两人争执的时候,我腰间的电话响了。

  这几天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机,一直到回来的时候,方才重新开机,故而保存了一部分电量,我拿了起来,发现有了信号,而来电则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接通了电话,那头是一个自称杨远龙的男人,他说他是过来接我们的,问我们在哪里?
  我问了他现在的地方,知道他在乌斯怀亚的一个小咖啡馆里。
  那个地方,离黄固的超市并不算远。

  我让他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到,挂了电话,我拿起手机来,才发现有好多个未接来电,然后就是短信,我打开了杂毛小道发来的短信,得到了证实,那位杨远龙的确是来接我们的人,他跟徐淡定曾经是同事,关系比较不错,这一次也是特地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赶过来的。
  我把杂毛小道的未接来电回拨了过去。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我顾不得太多的寒暄,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杂毛小道说了一遍,听我说完,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我,说阿言,你确定自己是处于清醒状态,没有任何幻觉出现,对吧?
  我说对,不但是我,我旁边还站着白城子的小龙女呢,我们两个人,怎么会有错?
  杂毛小道说那刚才那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我跟杂毛小道描述了一下,他听完过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世间的高手很多,国外的自然也不少,但是像你说的这般厉害的,我还真没听过——国外的事情,威尔和王明知道得比较多一些,老鬼也知道,你这样,你先去跟淡定师兄的朋友汇合,我这边找人查一下,别急,好么?”
  与杂毛小道通完电话,我才感觉身上那种强烈的不真实感,稍微消去一些。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小龙女说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不要慌,这件事情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我们进城吧。”
  日期:2017-01-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