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老板回复:“我们一直和项目部打交道,跟公司根本说不上话,我就没见过真正这个公司的领导。我听人们说,跟我们合作的施工方,实际是跟鹏燕公司转包的。”
  楚天齐道:“也许是转包的,还可能就是花钱挂靠,像这种情况很麻烦。我现在还没见过承包方和政府签的协议,不能确定承包商究竟是谁,但在相关清单上见过鹏燕公司这个名字。政府现在能做的,就是了解施工方情况,也了解分项工程验收与支付情况,根据实际情况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判断。而你们应该找到这家鹏燕建筑公司,最好是能得到这家公司出具的相关票证。否则,就是走法律途径或采取其它手段的话,可能对应的法律主体也未必正确。

  我会马上把相关情况向市长汇报,政府也会有专人跟进这件事。政府究竟能为你们做什么,我不做任何承诺。如果从我的角度来说,只能是尽力弄清事情真*相,尽力去帮着促使结果公平。但这只是我个人看法,究竟实际情形是怎样的,我也说不好。你们可以把联系方式留下来,具体有什么事,会有人给你们打电话。”
  “谢谢,谢谢!”周老板赶紧说,“楚市长,听的出,您是一个办实事的领导,有您这番话,我们就踏实多了。我们会按您说的去做,有什么事再向您汇报。”
  “谢谢楚市长!”
  “谢谢市长大恩大德!”
  王、肖二人也一个劲的说着拜年话。

  看来对方很会“打蛇随棍上”。楚天齐严肃的说:“政府只是帮忙,不可能会大包大揽,我也未必能做什么。这样,你们把联系方式留下,有需要找你们的,就给你们打电话。如果由谁具体负责,我也肯定会把你们的事和联系方式转过去。”
  “好,好,谢谢!”三人现在也只能这么说了。
  楚天齐立刻叫来李子藤,让他留了三人电话,并对相关事情做了简单记录。做完这些后,那三人连连称谢,走出副市长办公室。
  楚天齐对着常玉州说:“常所长,看来今天又没时间了,我还得去向市长汇报。这样,你把那本访谈笔记带上,回去自己看吧,有需要沟通的,给我打电话。”

  “好的。”常玉州答应一声,离开了。
  楚天齐一边思考,一边在纸上写划着,然后才起身走去。
  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楚天齐在对面椅子就座。
  两人已经探讨了很长时间,甚至讨论还很激烈,现在暂时停歇了一会儿。
  楚天齐打破了沉默:“市长,我可以深入了解这几件事,不过这事牵扯的未必只是城建的问题,到时还需市长您统筹,我的力度肯定不够。虽然好多事情不太清楚,但有三个关键问题绕不开,一个是房改房怎么办,一个就是这两个项目的施工方到底要干什么,再一个就是要论证项目的合理性。”
  “先了解了再说。”王永新停了一下,又说,“项目施工方的做法是有些不地道。”
  “是呀,比实际所需多进了一倍的建材,这些多出的材料不知所踪,就连机械设备都少了好多。而供应商的货款又欠了一多半,施工方却又躲起来不露面,间接把问题都推给了政府,确实不地道。”说着,楚天齐站起身,“我先了解了解吧。”说完,走出了市长办公室。
  第二天下午,楚天齐刚上班,李子藤来了。
  把一堆纸张放到桌子上,李子藤说:“市长,这些资料,都是关于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
  “我先看着。”楚天齐道,“你抓紧调查了解这么几件事,一是关于这两处原住民的事,要了解涉及的户数,要把征收、付款这些细节弄清楚。二是弄清楚这两个项目原房屋涉及的单位,了解单位在其中做了那些工作,包括有益的和反面的;要弄清这些单位现在拿了多少钱,拿的比例是否和应拿的比例一样;要搞清楚,哪些单位在此期间换了领导,前、后任都分别是谁,前任现在在哪。三是了解一下这两个工程中,材料供应商、包工队情况,包括名称、欠款情况。这项内容估计不太好了解,能了解多少算多少。”

  “明白。”李子藤点头称“是”,得到允许后,退了出去。
  拿过这堆资料翻了翻,楚天齐首先看起了两个项目的承包合同。
  两份合同中甲方都是成康市人民政府,乙方都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都是工程大包合同,材料及人工均由乙方负责,工程造价按预算价走。
  首先浏览了两份合同,楚天齐发现,除了标的物、平米、造假不同外,其它条款都一样。在浏览过程中,他意识到合同中存在一些问题,于是又拿起一份合同认真看了起来。他看的非常他细,一条一条的研读,有的甚至逐字反复推敲。
  楚天齐看了三遍合同,接着拿出一些专业资料进行参考,然后又比对自己做的笔记。
  这些参考资料,是昨天下午专门让周家林送来的,是关于工程合同及施工方面的,楚天齐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了请教。
  笔记是昨天做的,有向周家林询问的,也有今天上午专门向艾钟强请教的,艾钟强也是这方面专家,尤其自到省委党校后研究的更深。
  仔细比对完以后,楚天齐意识到,这份合同几乎可以视之为“卖国条约”,是甲方“卖国”。
  首先,最核心的价款问题,就存在问题。按照相关规定,本来是在成康市施工,需要执行成康市预算定额,也可以执行定野市的,还可以参照执行河西省的,但合同上却偏偏“采用*市定额取费标准”。给出的理由是,因为“这里离*市较近,好多材料要来自*。”

  楚天齐现在可知道,*市各项取费基本都比河西省高百分之十左右,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合同条款里还有注明,“在施工过程中,所有工程变更全部参照变更时*市新的取费标准。”按照常规,工程变更要区分情况,要看是甲方还是乙方变更,取费标准也会不同。楚天齐刚才已经对照,*市今年春天刚出台了新的取费标准,平均上调了百分之十五左右。
  其次,两份合同中,甲方竟然分别“预付乙方五百万元,做为工程启动资金”。这条款完全弄反了,应该是乙方预交工程保证金才对。不只如此,合同条款中还注明,“分项工程验收后,三日内甲方向乙方支付验收部分的全部工程款。”
  再次,对于违约责任,几乎全是规定甲方违约要负什么责任,乙方基本没有对应的条款。即使偶尔有对应条款,规定也不对等,乙方所要承担的责任要小的多。
  第四,合同中没有竣工日期的限定,那乙方就太自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