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4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科雷希多已不需我再发表过多评论,”麦克阿瑟在记者招待会上宣读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赞颂稿,“它自己已经在枪口下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它在敌人的墓碑上题写了自己的墓志铭。但是,透过它那最后一枪散发出的硝烟,我仿佛总能看到那些坚强不屈、面容憔悴、苍白的士兵们的形象,他们仍然无所畏惧。”
  日期:2017-08-11 01:09:14
  (正文)
  幸运的是,最后投降的科雷希多部队并未步巴丹守军的后尘。他们先是乘船到了马尼拉,然后坐卡车直接到了甲万那端战俘营,迎接他们的是皮鞭和无尽的苦役。

  温赖特和英军的帕西瓦尔、希斯,荷兰的塔尔帕顿一样,成为日军战俘营中军衔最高的俘虏。他先后辗转过六座战俘营,最初在菲律宾,后来转到台湾。1944年,温赖特和其他一些盟军被俘高级将领被秘密转移中国的东北,在那里他们不仅吃不饱饭还经常遭受殴打,直到1945年8月16日被苏联红军解救。温赖特一直对自己的投降行为心存愧疚,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回到美国时,民众却给了他英雄般的赞誉。

  作为菲律宾的征服者,本间的麻烦一点也不少。胜利来之不易,原本准备50天完成的任务最后竟用了整整半年,本间完全没了为胜利庆功的心情。东京对他的不满一如既往,除了战役拖得太长,还在于本间对菲律宾人的管理过于宽松。受西方思想影响,本间下令禁止日军烧杀**,要求大家视菲律宾人为朋友,尊重他们的民族习惯和宗教信仰。本间说“这是谨守天皇要求教化东南亚的圣谕”。
  这些作法让那个纯粹的军人—南方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为不悦。尽管对山下也不满意,但寺内对山下在占领地采取的高压政策还是首肯的。更让寺内恼怒的是,本间竟然认为之前美国人对菲律宾的管理很民主,日本对菲律宾的管理应该更加完善,更加开明,这在寺内眼中简直是大逆不道!
  后来到马尼拉视察的杉山元参谋总长也大为不满,他严厉地叱责本间:“菲律宾的军事统治太宽松了。”随后他去了新加坡,对山下执行的高压政策大家赞赏:“大东亚共荣圈内的各国首都都应向新加坡学习。”
  麻烦还不仅仅来自上层,本间的政策受到了下层军官的普遍抵制。菲律宾战役打得窝囊,间接降低了本间的威信。不但寺内向东京历数本间的罪状,嗜杀成性的辻政信也唆使他的手下暗地对菲律宾人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以本间名义下达的追杀令陆续发出。
  5月10日,攻占比萨扬群岛的川口清健少将找到了本间,指责他不应下令处死菲律宾首席大法官何塞阿巴德圣多斯。这位大法官和儿子在4月9日被川口的手下抓到,圣多斯表示愿意配合日军的一切行动。鉴于他在菲律宾人中威望很高,川口向马尼拉建议让他在傀儡政府任职。司令部的答复很快到了:此人罪大恶极,立即处决。

  马尼拉一名叫犬塚的参谋随后赶到,监督川口对圣多斯父子执行死刑。川口告诉圣多斯,“我保证保护你的儿子,请不用担心。”随后圣多斯被带到了附近的椰林里,他刚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枪声响了。
  听川口说圣多斯已被处决本间也懵圈了,他非常敬重圣多斯,也知道他对日本人友好。他记得曾批准过川口那份要求宽大处理圣多斯的报告,并让军行政官林义秀少将关照此事。“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我深感遗憾。”川口第二天遇到了林少将,他们曾经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川口对同学表示了不满,但林反驳说,处决圣多斯是东京大本营的命令。川口追问下命令的人是谁,林犹豫了半天说:“是辻。”

  川口私自放走圣多斯的儿子等于为自己留了活路。战后在接受审判时,川口仅仅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而林则被判终身监禁。
  还有人遭遇了圣多斯类似的经历。参议员曼努埃尔罗哈斯阿库纳在棉兰老岛被俘,之前他曾经担任麦克阿瑟和奎松之间的联络官。马尼拉很快就来了电报,命令占领军司令生田寅雄少将立即秘密处决罗哈斯。这封电报是以本间的名义发出的,由林少将和另外三名参谋盖章。
  当初在巴丹,生田曾经拒绝在没有书面命令的情况下处决战俘。虽然这次有书面命令,但生田还是下不去手。他把责任推给了参谋长神保信彦中佐,天主教徒神保在将罗哈斯和一名省长押往刑场时内心非常苦恼。去刑场的路程足有一个小时,途中那个省长不断哀求饶命,说自己不是军人只是行政官员,历来对日本人非常友好,应该与罗哈斯区别对待。罗哈斯不但未生气还轻松地拍了拍那个省长的肩膀,“你看这茉莉花”,他指着路边一簇簇雅致的白花—茉莉花是菲律宾国花—问道:“它们真美,是吗?”

  罗哈斯视死亡如草芥的高雅风度再次打动了神保,他决定不顾一切留下他的性命。对此生田深表赞同,两人一起偷偷将罗哈斯藏了起来。很快马尼拉来人了,要按“越权”将神保交由军事法庭制裁。
  神保到马尼拉去找本间,司令官不在他只好去找参谋长。和知不相信本间会签署这样的命令,因为他曾经对处决圣多斯一事发过脾气。神保将司令部的处决令拿了出来。
  和知立即找到了林,林正在和四名参谋开会,几个人都不承认自己干了假传命令的事。和知叫来了神保,他把那份盖章的处决命令放在了桌子上,几名参谋这才承认盖过章,当时只不过“没有多加考虑”。随后本间对生田和神保的做法大加赞赏,他下令取消处决罗哈斯的命令。
  此后不久本间就被解除了职务。和山下奉文一样,回到东京后他也未按照驻外司令官归国的惯例去觐见天皇,还很快被打入预备役。日本毫无赢得战争的希望,本间之后能做的事就是等死,因为他打败了麦克阿瑟,战后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是麦克阿瑟说了算,而他是睚眦必报的。况且本间的罪行足够死三回了,即使不是他直接下的命令,作为军司令官他必须为臭名昭著的“巴丹死亡行军”买单,本间必须去死,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本间无疑是打了胜仗的,而且打败的是大名鼎鼎的麦克阿瑟。所以只能说本间倒霉,老酒也只好将“玫瑰榜”第七名的位置留给他。
  说句题外话。那个被生田和神保释放的罗哈斯也非常人。他后来得以在劳雷尔的傀儡政府中担任要职,负责替日军征集大米等军需物资。1944年12月美军收复菲律宾后,得到麦克阿瑟庇护的罗哈斯并未受到追究,还当选为参议员和参议院院长。1946年4月他成为菲律宾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1946年8月,当得知救命恩人神保仍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等候审判时,哈罗斯特意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请求对神保进行赦免。怎么说也算是盟国的一把手,这点面子委员长还是给的。1947年神保获释回国,也算是善恶有报。

  1942年5月7日,菲律宾战场最后一支顽强抵抗的盟军部队放下了武器。在经历了151天饥饿、疾病的摧残和悲壮激烈的战斗之后,远东最后的堡垒科雷希多沦陷敌手,日军全部占领了菲律宾群岛,日本人朝思暮想的“大东亚共荣圈”初具雏形,其对外侵略扩张达到了最顶峰。
  但这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就在温赖特和他的弟兄们去往战俘营的同时,公元1942年5月8日,在澳州大陆东面那个世界最大的海—珊瑚海,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舰之间的生死对决已隆重上演,日军势如破竹的疯狂进攻第一次得到强力遏制!
  天,就要亮了。
  (本节结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